首页 > 网游小说 > 千变神纹

千变神纹

第0010章 再卖

作者: Ping哥

    随着白龙虚影的出现,周边的气浪达到最大。

    没有任何一个士卒可以靠近。

    “组阵!”

    大量的形态虚影放出,走兽组成了麒麟,飞禽组成了凤凰,包围了沈馨和风华。

    威势慢慢变得持平,然后超越,直至镇压。

    这五万大军,可是直属于郝难,动郝难就是直接和五万大军为敌。

    郝难终于挣脱了风华的镇压,站了起来,“两位上使在外出差,应该是有任务的。

    但这个任务应该不包括干涉军阁的军务吧。”

    郝难挥了挥手,麒麟和凤凰撤掉了镇压,但依然在一边虎视眈眈。

    风华能动了,整个人气的浑身颤抖。

    作为葛青山的独子,这是他出生以来从来没有过的待遇。

    “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沈馨皱了皱眉。

    “执行军务!”郝难淡淡说道。

    “军阁不可能下达这样的任务。”

    “这个上使就问不着我了,我只是一个带兵的,不负责决策。”

    沈馨再次蹙眉,现在这个局面,她已经无法拿捏这个人,“师兄,我们走!”

    “师妹?!”

    “我们走!”

    郝难眼睛一眯,但也不好阻拦,上使毕竟是上使。

    这五万人是他的兵,更是圣地的兵。

    他做事,若是无法出师有名,是不会有人愿意拿小命跟着他干的。

    无故袭击圣地上使,是绝对不可能的。

    “将军!”一个伯长走了过来。

    “加强防范,这好歹是上使,要是敌人,你们就得给我收尸了。”

    “是属下失职,请将军责罚。”伯长单膝跪地。

    “会罚的,先记着,将功赎罪!”郝难看向他。

    “是,将军!”伯长站起,开始安排巡逻人手,加强营地的防御。

    回到帅帐,再次召出徐念。

    “动作要快了,你的族人已经接走,现在经此一事,你家族的事情很快就会暴露。”

    “我会失去军权,最后一败涂地!”

    徐念看着他,微微点头,这种时候,他也没有办法。

    大义、师出有名,真的很重要。

    士卒也不是玩偶,身后都有一个家庭要养的。

    “我也想快,但是虎王那边不联系,我也没办法,之前就应该先把这些畜生抓起来。”

    郝难真是越想越生气。

    徐念在一边见此,轻轻摇了摇头,虚影消散。

    郝难也没什么要问的了,他就是想确认一下身后事而已。

    现在家族已经被接走,他随时可以抽身。

    或者,赴死!

    ……

    山脚城,苏氏百货。

    穆青正在二楼的办公室里忙着。

    突然敲门声响起。

    “请进!”

    “青姐!”

    穆青诧异的抬头,道:“赵敏?你怎么会在这里?工厂下班了吗?”

    她话说完,下意识的看向时钟,还没到下班的时间。

    随即转头,重新看向赵敏。

    而赵敏也是一阵苦笑,“青姐,我也不想暴露,可是情况紧急,他们只能启动我。”

    “什么事?”

    穆青心中一动。

    家里竟然在一家超凡商铺里派了两个人。

    不可能是因为苏文。

    那就是说,这个人是监视她的。

    “山脚城封城半个月,紧接着又是虎王长啸,引爆了大规模的兽潮。

    家里觉得,这边恐怕是发生了什么事,希望我们了解一下。”

    “就凭我们,能了解到什么?”

    穆青此时倒是高看了这个女人一眼,竟然瞒过了她。

    还在苏文身边混了这么久。

    要知道,苏文可是第一眼看见她,就怀疑她了。

    苏文的那些本事,她从来不会小瞧的。

    就好比小时候教的摩斯密码,两人挠手心的时候,才没有暴露出什么事情。

    “我们当然不行,但是文哥行啊!”

    赵敏来到沙发边坐下,“家里不仅仅派了我们过来,还有其他人,甚至赤天圣地都有人。

    据我们得到的消息,文哥的背后,至少有一位三阶!

    他通过权限登陆莽荒大世界的事情,很多大势力都是知道的。”

    “三阶?!”

    穆青心中倒吸一口凉气,“如果是三阶,那倒是正常了。”

    “对,文哥的本事可不小,加上这个背景,他想查什么事,还是很简单的。”

    “这个任务,家里限定了时间吗?”

    “今天就要!”

    赵敏肃然道:“青姐,王倩之后,下一个选我吧!”

    “什么?!”

    穆青反应过来,面色大变,够狠啊这丫头。

    “为什么要这样?”

    “我和青姐一样,都是孤儿,只不过长大的地方不一样,所以大家的命运就不一样。

    有时候,大多数人,都是没有选择的。”

    “你认为我有得选?”

    “按照家里的规矩,没得选的人,是魅符,有得选的人,是圣符!”

    嘶!

    穆青瞪大了眼睛。

    魅符,她听说过不少传言,那简直就是给人当炉鼎用的。

    “看机会吧。”

    穆青没有直接答应,苏文这方面的观念其实很复杂。

    她能够感受得到。

    宇通世界不是一夫一妻制,甚至根本就没有这方面的制度,他也喜欢这种自由。

    无论男女,选择都是一样的。

    男人可以有很多女人,女人也可以有很多男人。

    这种风气在很多异界里,简直是三观扭曲。

    可是,又有谁敢肯定,自己的社会发展规律下,所有的一切都绝对正确的呢?

    用某些异界的话来说,宇通世界在这方面,很开放!

    几乎没有边界的开放,只要不要影响到别人,一切出于自愿,都没人会管这个。

    但是在很多时候,他的心中却仿佛有一把锁。

    其他地方还好,对于女人,这个家伙有极大的宽容,好到和宇通世界格格不入。

    说得简单一点,他不会为了自己的享受去玩弄女性。

    他在这方面,责任心极强!

    甚至是无理由的偏袒,小时候,她就是个美人胚子,他没少为她打架。

    惹过她的人,无论男女老幼,他都揍过。

    有时候她都会想,这家伙能活到现在,真的是个奇迹。

    赵敏沉默了一下,“这是家里的要求!”

    穆青眼睛一眯,随即缓缓点头,“我来安排。”

    随即不再理会赵敏,打开了灵能系统,当着她的面,传讯联系苏文。

    ……

    里美给三小只喂完了饭。

    来到客厅。

    整个地下空间,都是苏文按照人族的风格开辟的,房间不少。

    阿祖不知道,但里美是很满意的。

    三小只也很满意,甚至一些苏文的特别布置,还让他们玩的很尽兴。

    这可都是无数人类小孩的临床试验后的游乐设施。

    到底都是孩子,有灵智的孩子。

    所以这一天,玩的有些晚,但是里美很高兴。

    “什么时候联系对方,我心里有些不踏实。”

    “心血来潮?”

    里美摇了摇头,说道:“可能是担心吧,这件事对孩子们太重要了。

    距离年底已经只剩下三个月,按你说的,还要运输。”

    苏文点了点头,沉吟了一下,“现在也差不多了,就是不知道对方睡了没有。”

    “肯定没有!”

    “嫂子什么知道?”苏文诧异。

    里美有些不好意思,“我看到的,今天白天,通信完后,人类的军营内来了两个强大的星纹阶。

    不过过程很不愉快,那个将军将那两人赶走了。”

    说着,又道:“你之前的担忧是对的,人族的军阵的确是很强大!”

    苏文点了点头,“那两个人是一男一女吗?”

    “你也看到了?”里美神情诧异。

    苏文摇了摇头,说道:“我认识他们,他们就是赤天圣地派出来的上使。

    就是来查案子的……”

    突然,苏文停顿了一下,“是了,就是来查案子的。

    不过不是查我,不对,是不单单查我,异族种植师、灵田、灵脉……

    我还是太嫩了,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说着,苏文苦笑起来。

    “怎么了?”

    “没什么。”

    这样说来,沈馨他们应该是早就盯上了那个异族。

    一个种植师?

    不是,是盯上了种植师的灵田和灵脉。

    种植师地位高的一个原因就是,拥有寻找灵脉的能力。

    只不过不容易找到而已,宇通世界本身就庞大无比,更不要说人类占领的地盘也没多少。

    此界还处在晋升期,还在不断扩大。

    所占领的境内被找了无数次,几率不大,想要找到新的灵脉,就只能和荒兽异族抢食吃。

    苏文取出玉石,拿出密码本。

    突然问道:“嫂子你是怎么看到的?没被他们发现吗?”

    里美直接说道:“为虎作伥,这是我们虎族的神通之一,我觉醒时的神通。”

    “伥?”

    “对,一种伴生灵体,我将其融于云层中,一直在盯着那个人族的军营!”

    “能战斗吗?”苏文好奇问道。

    “可以的,伥拥有我一半的战力,战斗应该没有问题。”

    “一半的战力,二品,这么说,嫂子的伴生灵体就和祖哥相当了?”

    里美听完莞尔一笑,“不是相当,阿祖没办法飞。”

    苏文一听,顿时恍然大悟,可不就是么,飞行的确是克制陆地。

    你根本就够不着,怎么打?

    人家在天上可是来去自由的,还可以拿东西丢你。

    可攻可守,先天立于不败之地。

    你唯一能赢人家的机会,就是期盼人家自己犯错误,给你出手的机会。

    否则,你就只能干瞪眼,活活挨揍。

    “咦,要联系对方了吗?”

    阿祖已经把三小只哄睡了,一脸轻松的走了过来。

    苏文嗯了一声,开始发报。

    “一手钱一手货,就在虎王峰之巅交易!”

    “什么时候?”

    郝难看到玉石亮起,顿时一个鲤鱼打挺,对着密码本开始翻译并回复。

    同时召出了徐念,“长老,对方联系我了。”

    “对方竟然要钱?!”

    徐念心中震惊,这说明什么,说明对方有人类方面的人脉。

    有人类和荒兽勾结了吗?

    还是单纯的赚钱?

    “长老?”

    “既然答应了,这笔钱自然不用你担心。”

    郝难闻言,松了口气,“长老认为,对方会怎么交易?”

    徐念摇了摇头,道:“不用管这个,什么手脚都不要搞,现在最重要的,就是顺利拿到地图!”

    郝难回过神来,慎重的点了点头。

    二人没等多久,玉石再次亮起。

    “就现在!”

    “什么?”郝难惊呼。

    徐念也是皱了皱眉,够谨慎的。

    虽然他们没有动手脚的意思,但也不能如此被动。

    “你们有一分钟的时间赶来峰顶!”

    完了又加一句,“过时不候!”

    这句话加完,里美啪的一下就把阿祖抽飞了出去,“有这句话吗?”

    一边打,一边说:“你一天不惹事就皮痒是吗?”

    阿祖顿时嗷嗷乱叫,在客厅里乱跑,还不能太大声,会吵醒孩子。

    最后两只眼睛全给打黑了,蹲在客厅的角落,面壁思过。

    他其实也委屈,不知道为什么,就想放飞一下自我。

    如果是苏文在这里,肯定明白这是什么病。

    其实就是传说中的“斗那啥”,媳妇一天不抽几下,就浑身难受。

    “媳妇,阿文一个人去,会不会太危险了?”

    “知道担心人家了?担心人家还捣乱,发错了话,激怒人家,出事了看你怎么交代。”

    “媳妇,我已经知错了。”

    “光知错有什么用,你改了吗?”

    里美说着,又道:“放心吧,阿文有多精明,谁死他都不会死的。”

    “肯定没事的!”里美心中祈祷。

    ……

    虎王峰,峰顶。

    一只纵云虎蹲在一块巨石上面,目光平静的看着瞬间靠近的郝难。

    “人族?!”郝难惊呼。

    “事情发生了点意外,我们本来正在准备一个安全地址,然后你们把蕴灵果运过去。

    算了,不说这个,暴露就暴露,也没什么,我们索要星币的时候,你们就应该想到了才对。”

    “勾结荒兽,胆子还真是不小啊。”

    意外?

    郝难心中多了一丝疑虑。

    苏文撇了撇嘴,淡淡说道:“赚钱而已,赚谁的钱不是赚,废话就不要多说了,钱带了吗?”

    “带了,阁下打算怎么交易?”

    苏文缓缓推出一个玉盒,“地图就在里面,不过,我们弄了些手段。

    你们先付一半的钱,三分钟之后,我们会传给你们密码。

    然后你再将最后的那一半尾款打给我们。”

    “我怎么知道里面的东西是真是假?”

    “我在这里,就是诚意!”

    苏文淡淡说道:“我若是死了,账号自消,我们的人也得不到钱。

    我为了保命,也不会把钱先打回去,一切为了顺利交易。

    你得到地图,我们拿到钱,我也能保命!”

    郝难听完,点了点头,道理说得通,“好,先打一半,十分钟后打另一半。”

    苏文看向他,“为了彼此监督,灵能系统打开,不得做出任何其他多余的操作。”

    “可以!”

    郝难这时候,更加放心了。

    当然,这也是苏文的修为太有迷惑性了。

    才二变,随手就能捏死的存在。

    叮!

    十亿星币进账!

    苏文和郝难都看着账号里的钱完成了周转。

    苏文也是将玉盒丢了过去。

    两人开始等待,三分钟的时间,竟然变得那么漫长,枯燥。

    “那天山脚城内,就是你杀了那只三品的蛇颈翼龙吧?”

    “你说是就是吧。”

    郝难目光直直看向他,“这个至少说明,你应该是心存人族的。”

    “嗯,你很聪明。”

    “……”

    郝难有些接不上话,这天聊的,他想砍人了都。

    “荒兽很排斥人族,我从来没听说过有人可以和荒兽合伙做生意的,你是怎么办到的?”

    “你猜。”

    郝难又是一顿,深呼吸,“要挟?你捕捉了荒兽的幼崽,或者是一只地位很高的荒兽。

    以此为要挟,让荒兽为你服务?”

    “回答正确!”

    玛德!

    这天没法聊了。

    郝难最终选择了闭嘴,他就是个带兵的,又不是什么心理学家、谈判专家。

    没那个耐心和这个家伙打机锋。

    三分钟很快过去。

    叮!

    郝难收到徐念的传讯,玉石那边已经发送了密码。

    他虽然是虚影,什么都干不了,但是有眼睛可以看玉石闪烁的信号。

    把这个记下来,等郝难回来翻译就成了。

    苏文看向对方,“到你了。”

    “你似乎不怕我反悔?”

    “这个距离下,我可以启动后手,直接毁了玉盒里面的东西。”

    苏文耸了耸肩,笑道:“大家各取所需,我们卖的也不贵,何必呢?

    说不定,以后我们还有再次合作的机会。

    我这边,有荒兽的人脉,而你,能量也不小,应该能让我赚到钱。”

    “那就……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苏文也不动,就那样静静的看着对方飞到山下。

    他才虎翼一振,冲入茫茫天际,在林间转了一圈,才回到地下空间。

    “嫂子,成功了!”

    苏文打开灵能系统,“祖哥,看吧,二十亿星币到手,孩子们终于有钱吃水果了。”

    “是啊,真不容易啊。”

    里美点点头,也是笑的很开心。

    苏文看向她,“嫂子,还愣着干什么,下单啊,先买三千蕴灵果给孩子们尝尝!”

    “哈哈哈……”阿祖彻底大笑出来。

    好在苏文及时招来云气给他整个包住了,不然,肯定又是一番鸡飞狗跳。

    大半夜的大笑,简直不当人子。

    里美心情好,只是瞪了他一眼,开始扫货,价格由低到高。

    花了五亿五千万星币,心疼的要死。

    但还是幸福的笑了,一边笑,一边流眼泪。

    苏文很有感触,两世为人,他最缺的,就是这个。

    也可能正是因此,在这件事上,他是绝对的赤子之心、不含杂念。

    三小只才会全无防备的接受他。

    “阿文,谢了,以后有事就招呼一声,哥这条命都是你的。”

    “阿文,的确是该谢谢你。”

    苏文听完,顿时就板起了脸,“怎么着,过河拆桥,卸磨杀驴了?

    嫂子,我可告诉你,他们这声叔叔可不是白叫的。

    以后长大了,做牛做马,他们都得听我的,想撇清我,没门。”

    “去你的,哥是那个意思么!”

    “就是。”

    里美也是美眸狠狠白了他一眼。

    苏文笑呵呵,道:“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以后照顾好三小只就行了。”

    说着,又道:“对了,嫂子,你们以后怎么打算,虎王峰显然是不能呆了。

    这一带,可能会被人族打下来,也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

    “放心,我们是兽王!”阿祖信心十足。

    “嫂子我当然放心,你那不着调的样子,看着就不靠谱。”

    “我怎么就不靠谱了。”

    “反正就是不靠谱。”

    阿祖听着,就一副想打人的样子。

    苏文不理他,有嫂子在这里,他敢呲牙才怪,“嫂子,孩子们血脉晋升,要不要保密?”

    “怎么说?”

    “在我们人族有句话,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里美听完,想了想,“你是担心,送回族里,会出事?”

    苏文点头,“毕竟,这太不可思议了,不是吗?”

    “那就不送回去了。”

    “可是,那样,成长的资源怎么办?”

    里美瞪了阿祖一眼,没好气的道:“蕴灵果都能买,还有什么是不能买的?”

    苏文也是瞪了他一眼,“就是。”

    说完,两人都是微微一笑,阿祖也是轻轻一笑。

    ……

    一晚上过去,太阳升起。

    叮!

    苏文打开了灵能系统,穆青的画面出现,“什么事?”

    “林区爆发大规模兽潮了,你没事吧?”

    “赵敏和我一样,都是间谍,我盯着你,她盯着我,以后要小心了。”

    苏文看完对方的暗语,心中一紧,仔细回忆了一番。

    好悬,他没暴露什么要紧的东西。

    嘴上回复道:

    “我没事,你还不知道我么,做事谨慎,还会飞,怎么会有事。”

    “她没发现什么吧?”

    穆青双手抱胸,侧着身,以赵敏死角的方向,手指轻点。

    同时,一样的摇了摇头道:

    “你在外面,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吗?会不会影响到山脚城,我们要不要做什么准备?”

    “她什么都没发现,你别恨她,也是个可怜人。

    她被启动,是因为大规模兽潮这件事太大,那边想知道情报!”

    她将赵敏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

    苏文被唬的一愣一愣的,他背后有人?还是三阶?!

    (一段是嘴上的话,一段是摩斯密码,应该能看懂吧)

    苏文见此,立马回复道:

    “的确是碰巧查到了一些!”

    此言一出,赵敏立马就激动了,走到穆青身边,不过没被拍摄到。

    “怎么回事?”穆青放下手,一脸好奇。

    “还记得之前死了一个异族吗?”

    “记得,是城卫将军和驻军将军联手杀的,整个山脚城都传开了。”

    苏文点头,说道:“那个异族其实是一个种植师,在我们山脚城这边的百万大山区域内,有一块灵田!

    不过那个异族死了,剩下的知情人就只有虎王峰的虎王了。

    普通人不知道,但我还是知道的,那个异族是追杀虎王跑出来的。

    所以,虎王应该去过异族的老巢,知道灵田在哪里!”

    “这个和大规模兽潮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驻军将军对外说是封城,其实是悄悄派兵包围了虎王峰,谈判很不愉快,要开战了。”

    “天啊!”穆青也不知道这件事。

    她真的是第一次知道,兵围虎王峰,这是要挑起战争吗?

    那可是兽王啊!

    一边的赵敏也是目瞪口呆,瞠目结舌。

    这里面,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

    这个消息传回去,家里还不得爆炸啊,这是多大一笔情报啊。

    她下意识的转过头,穆青也是几乎同时转头。

    两女眼中仿佛擦出了火花。

    “文哥,你打算什么时候回来?”

    “暂时不急,我打算看看,其实你不知道,我大概也知道灵田在什么地方,只是无法精准定位而已。

    不过只要找一找,应该能找到,到时候,我们就发财了!”

    “什么?文哥你怎么知道?”

    “你忘了,那天晚上,我也在外面,我当时就在天空中,看到了异族从什么地方追出来的。”

    穆青深深吸了口气,脸上笑开了,“那你一定要小心,事不可为就回来。

    钱可以以后慢慢赚,真遇到危险,保命要紧!”

    “放心,这些都是我当初教你的。”

    “……”

    穆青闻言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关掉传讯。

    她看向赵敏,道:“你来上报,积分算我一半,没意见吧?”

    “好!”赵敏想了想,同意了。

    这件事上,她的确是已经大赚了,不能太贪。

    更不要说,以后还要靠她接近苏文。

    赵敏也是打开灵能系统,发出传讯,接通,一个身穿白色宫装的少女看向她。

    “弄到情报了吗?”

    “是的,秋长老,情报刚刚到手,属下就联系您了。”

    “说吧!”

    赵敏很老实,一字不落,不敢有一丝隐瞒。

    穆青在一边看着都不由得皱了皱眉,同样是间谍,但这么卑微,是她无法想象的。

    不过这在世间却很正常,这就是孤儿的命运。

    但凡优秀的孤儿,都会被明面上的,或者暗地里的存在提前挑走。

    明面上的,就是穆青这样的,不过现在看来,还是暗地里的先下手了。

    而暗地里的,不是间谍就是杀手。

    并且每一个这样的人都经历了残酷的训练才能放出来。

    “灵田!”秋槿听完惊呼。

    灵田下面有灵脉,这个赵敏不知道,但是她知道啊。

    她的震惊,比赵敏还要夸张。

    只见她连忙询问道:“你的意思是说,那个苏文,知道灵田的大概位置?”

    “他是这样说的!亲口说的!”

    “联系他,位置我们出钱买,一定要尽快!”

    “长老,要彻底暴露我吗?”

    秋槿闻言怔了一下,随即想了想,摇头道:“我们不是有几个小号跟苏氏百货有合作吗?

    挑一个出来,这些小号就是干这个的。”

    赵敏听完松了口气,“是,秋长老,属下现在就去传达命令!”

    “辛苦你了,功劳我都记着,积分已经打过去,放心做事!”

    “多谢长老!”

    赵敏面色一喜,躬身拜谢。

    传讯界面关闭之后,才直起身来,“青姐要一起去吗?”

    穆青摇了摇头,“那是你的线,我接触就是违规了,会被执法堂找麻烦的。”

    赵敏点了点头,转身就走。

    她也就是问一问,怎么可能不懂这个规矩。

    ……

    回到城主府的风华,彻底失控。

    整个开会用的大殿给砸了个稀烂,狰狞的面孔,暴戾的眼睛,嘶哑的咆哮。

    一切的一切,都刷新了她对于这个人的印象。

    沈馨收回灵识,再看下去就被发现了。

    有些事情,只能是秘密,是不能为人所知的。

    这时,沈馨突然神情一顿。

    叮!

    她点开灵能系统。

    苏文?

    “大老板也有空联系我?”

    “再没空,对于大恩人还是要放在心上的,不然岂不是忘恩负义了。”

    呸!

    沈馨嘴角抽了抽,鬼的放在心上。

    “有什么事就说,我很忙!”

    苏文闻言收起笑容,对于这个高冷少女,他还是不敢太过,“莽荒大世界的标匙是你提供的吧。”

    “你到底要说什么?”

    “想还你人情。”

    “……”

    沈馨不说话,就是静静地看着他,静待下文。

    苏文也不再啰嗦,“我知道灵田在哪里,那天我也在场,虎王被异族追杀,异族被两位将军杀死。

    整个过程,我都看见了,而且很早就看见了。”

    “你想告诉我灵田的位置?”

    “当然,不过不是免费的,我想上使也不会认为,区区一枚标匙,能值一块灵田,甚至是一条灵脉吧!”

    “你知道灵脉?”

    “我不知道,但是有人知道。”

    苏文嘴角一扬,“怎么样,要买吗?”

    沈馨想了想,问道:“你想要什么?”

    “这个生意恐怕很大,上使你确定能做主吗?”

    “先说说。”

    “我想要莽荒大世界设定标匙的权限,钱可以我自己出,但我要权限!”

    “你疯了吧,你觉得一条灵脉值这个价钱?”

    “一条灵脉当然不值,但是,阻止它落入某些人手里,就非常值得了。”

    苏文笑道:“更不要说,这个权限,也不是只有赤天圣地能给我。”

    “你这是在找死,别以为有一个三阶给你撑腰……”

    “我本就是蝼蚁,现在多活一天都是赚的!”

    沈馨被噎的说不出话了,“等着,我现在就联系圣地。”

    苏文嗯了一声,“尽快,我这边还有约。”

    沈馨闻言,整个气得要死。

    有约?

    这是已经勾搭上那些人了吗?

    ……

    她点开葛青山的传讯,发了一条信息。

    然后登陆莽荒大世界。

    紫阳皇朝,大脚郡,城郊之外的一座庄园内。

    沈馨的身影出现,直接走出房间,来到后院的一个亭子里。

    里面,葛青山已经躺在那里。

    “长老?”

    “什么事情,需要动用紧急联系方式?”

    葛青山睁开眼睛,直直看向她,一股威势流转,仿佛随时都能够镇压下来。

    他可是三阶,还是战力顶尖的那种,赤天圣地执法堂堂主。

    一举一动,都牵动了各方的神经。

    就仿佛一个行走的和谐,随时都有可能把手放在发射的按钮上面。

    沈馨躬身说道:“灵田的位置确定了。”

    “就这个?”葛青山眼睛一眯。

    沈馨将事情讲述了一遍,苏文那隐隐的威胁也不列外,一字不落。

    “还真是多事之秋,什么蚂蚱都跳出来了。”

    “长老,这个苏文无牵无挂,没有弱点,他一旦真的把灵田卖给了百花阁那几个势力。

    恐怕只会让事情更加失控,最关键的是,那条灵脉还不知道是什么等级。”

    “这样的地方,只能是小型灵脉!”

    葛青山一顿,又淡淡说道:“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权限只是权限,想要设立标匙可不便宜。

    那可是莽荒大世界的标匙,他既然心这么大,那就给他。

    也算是给他背后那个人一个面子。”

    “遵命,长老!”

    沈馨领取了权限信物,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葛青山独自坐在这里,“快了,还有三个月的时间,届时吞噬将更进一步。

    这个时候谋划权限。

    哼!

    又是一个提前布局的阴谋家么,就怕你吃不了这碗饭。”

    ……

    这边沈馨担心迟则生变。

    一下线。

    她就开始联系苏文,不过灵能系统才打开,门就被推开了。

    “师妹挺忙啊?”

    “师兄有事?”

    风华此时已经换了一身,还洗了澡,一身香喷喷的,目光看向灵能系统,“你在联系苏文?”

    “嗯。”

    沈馨的表情依然平淡,在圣地内,她就有万年冰块的美称。

    风华倒是习以为常,“你还跟他有联系?你喜欢他?因为那句话?因为同病相怜?”

    “师兄喝酒吗?”沈馨看向他。

    “没有,为什么这么问?”

    “没有喝酒,为什么说这么多胡话?”

    此时,正好传讯接通。

    “呦,上使动作倒是挺快的,谈好了吗?”

    “这是权限信物,怎么激发你应该懂,现在,告诉我坐标!”

    所谓的信物,无非就是一段神秘编码。

    这会儿苏文看见,直接输入自己的账号,这下子,他的账号下,就有了三个权限。

    一个已经处于使用状态,就是定点降临。

    另一个和定点降临一起,都是他得自那两个凉凉的三阶手中。

    现在又多一个,他这个账号,绝对是大佬级的存在了。

    忙完后,他也干脆利落,直接把坐标发过去。

    虎王峰附近,地下。

    里美和阿祖目瞪口呆,瞠目结舌,看向苏文的目光,竟然罕见的有一丝丝崇拜。

    苏文也是神情得意,很快,灵能系统再次有人联系。

    他仔细一看,那是一个标记的名单。

    是穆青那边的人的小号。

    “赵老板,不忙着发财,怎么有时间联系我?”

    “跟着文哥才叫发财,自己忙能赚几个钱啊。”

    苏文笑道:“赵老板还真是谦虚,我手底下那些个供货商,赵老板的供货量可是前十的。

    我那小商铺能不能赚钱,可都看着赵老板的脸色呢。”

    “文哥说笑了,一点小生意而已,主要是文哥没有放出口风去,不然,整个山脚城,还不得是文哥说了算。”

    “哈哈哈……”

    有了圣地外门弟子的身份,这个说法,还真的有可能。

    两人一阵商业互吹。

    赵洋最后压低了声音,贼兮兮的说道:“文哥,有一个背景很大的老板托我和您谈笔生意。”

    “什么生意?”苏文故作诧异和好奇。

    “灵田!”

    “什么?!”

    苏文也是压低了声音,“赵老板,不怕赤天圣地砍脑袋啊?”

    赵洋说道:“文哥,咱明人不说暗话,既然那老板提了,文哥这里肯定有货。

    怎么样,什么条件,文哥你尽管提。”

    “尽管提?”

    “哈哈哈,这个……文哥,也得价值对等是不?”

    苏文没好气的笑了笑,“二十个亿,不二价,你仔细想想,我这会儿还有客人呢。”

    “二十个亿?什么?还有客人?”

    “对呀,赤天圣地的上使,整天来打秋风,但又不能不配着,你说是不。”

    “等等,文哥等等,二十亿没问题,钱这就打过去。”

    赵洋那是想都没想,就直接把钱打了过去,他甚至都不担心苏文会跑了。

    “赵老板爽快啊,那行,这是坐标,应该就在这一片。”

    “哈哈哈,多谢文哥照顾,那个……”

    “有什么话就说,别吞吞吐吐的。”

    赵洋讪讪一笑,道:“文哥,我的意思是,这一女不嫁二夫,是吧。”

    “放心,我就不是那样的人!”

    苏文一脸鄙夷,笑骂道:“就为了二十亿?可能吗?我现在的产业,二十亿也就几年的时间。

    别人不知道,赵老板还不知道吗?不至于!”

    “那是,我当然相信文哥,我就是出于专业,替那个老板提一提。”

    “都懂,咱都是小人物,日子都不好过的。”

    “可不是嘛,那文哥,我就去交差了,不打扰文哥的大事了。”

    苏文笑了笑,挂了传讯。

    这边,里美和阿祖已经彻底一脸懵逼,看着苏文的目光,仿佛在看一个怪物。

    “阿文,你平日里,就是这样做生意的吗?”

    “太赚钱了!”

    阿祖也是回神,“阿文,带我一起呗,我也要做生意。”

    那手拉着,是打死都不准备松手了。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jsgs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