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游小说 > 千变神纹

千变神纹

第0009章 都疯了

作者: Ping哥

    回到巢穴,老幺直接扑到苏文身上。

    苏文苏文的叫个不停。

    里美眼中满是温馨,“好了,都里面去玩,我和你们叔叔还有话要说。”

    “不嘛不嘛,苏文苏文……”

    “快点!”

    老幺瘪了瘪嘴,一脸的不高兴,苏文面上微微一笑,把老幺丢出去的时候,塞了个毛球。

    那是他路上抓的一只猪鼻鼠,速度很快,胆子很小。

    面对三小只,应该、可能、也许能跑得掉吧。

    阿祖肩膀撞了一下他,“什么东西?”

    “猪鼻鼠!”

    “我去!”

    阿祖和里美都是目瞪口呆,急忙向里面跑过去。

    “……”

    什么情况?

    吼吼!

    吼!

    在苏文目瞪口呆之下,里面顿时满是小虎的稚嫩咆哮,嗷嗷的叫个不停。

    阿祖和里美赶到的时候,里面已经一片狼藉。

    一个个满头的黑线。

    “完了,媳妇,晚上我们睡哪里?”

    “你说呢?”

    阿祖简直气得要死,但以他对媳妇的了解,应该是找不了小叔的麻烦。

    目光看向被虎威吓得瑟瑟发抖的猪鼻鼠。

    “行了,都乱套了,就让他们玩个尽兴吧,对了,玩归玩,不许见血!”

    脸上刚刚露出笑容的大虎,听完这话,顿时眉毛就耷拉到了一起。

    “你这是什么表情,那是你小叔的礼物。”

    “知道了!”

    里美没管他,大虎被阿祖教坏了,也就二虎和老幺还小,还能重新教。

    那一天,苏文说的那些话,她仔细考虑了一下。

    觉得改变一下也没什么,嗜血暴戾这些东西,的确不是什么好东西。

    “额,那个,嫂子,我不知道这个……”

    “没事,是我担心出事,所以让他们呆在我屋里了。”

    苏文点了点头,看来外面的局势的确是吓到这一家子兽王。

    三人重新来到洞外。

    阿祖直接就问了,“你说你知道外面那些人是干什么来的?”

    苏文闻言,点了点头,道:“祖哥,还记得我们之前采集灵材的那个地方吗?”

    “记得啊,对了,你卖钱了吗?卖多少了?”

    “别打岔。”

    里美瞪了他一眼。

    苏文也是白了他一眼,继续说道:“那个种植了大量灵材的地方是一块灵田。

    可以卖很多钱的,我本来打算联系买家,就耽误了一点时间。

    可是后来我了解到,灵田的下面,是一条灵脉!”

    “灵脉!”

    阿祖和里美齐齐惊呼。

    苏文表情肃然,轻轻点了点头,“没错,一条灵脉,对于一个势力而言,是很珍贵的战略资源!

    到这里,我就知道事情搞大了,没想到,还是迟了一步。

    他们竟然直接出动了军队,看来那天我们被那个异族追杀,祖哥应该是暴露了。”

    “应该是,唉,这地上跑的,就是吃亏。”

    阿祖仔细一想,还真的有可能,气的直叹气,“媳妇,你什么时候二阶啊。

    到时候,我们把臂同游,翱翔天空……”

    “你行吗?”

    “我怎么就不行了。”

    “你恐高!”

    阿祖顿时摔了个五体投地,看的里美想笑。

    苏文也是一乐。

    他也带阿祖飞过,刚开始还担心这家伙捣乱呢,没想到,上了天,一动都不敢动。

    这个毛病,恐怕要二阶之后,才能克服了。

    “所以,他们是找我们要地图的!”

    “对,那个异族死了,他们不知道灵田在什么地方,只有我们去过那个地方。”

    听到这里,阿祖眼睛一亮,“那我们还怕什么,我们直接把灵脉卖给他们不就完了?

    到时候,孩子的水果钱就有了!”

    里美也是心中一动,不过还是看向苏文,想听听他的看法。

    “理论上是可以的。”

    苏文点了点头,不过又是很快摇头,“但实际上,如果能够白拿,这么大一笔钱,他们会很愿意省下来。”

    “怎么白拿,我不告诉他们,他们就不知道在哪里!”

    苏文看向阿祖,“如果他们抓了三小只呢?如果你们之中,有人被抓了呢?

    到时候,命重要,还是钱重要?”

    阿祖被问的目瞪口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荒兽的世界,终究是没有人类的世界复杂,他还有很多东西要学的。

    里美一听到这里,心里就直接否定了阿祖的意见。

    看向苏文,“阿文有什么想法,嫂子听你的,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阿祖也是疯狂点头,这个时候,他的确是没辙了。

    苏文仔细思忖了一下,很快就有了办法,“还是祖哥的办法,谈判!”

    “啊?”阿祖闻言一愣。

    苏文没理他,说道:“不过要先把三小只安置好,先藏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没有了后顾之忧,再跟他们谈判。”

    “就这样?”里美追问。

    “嗯,大体就是这样,不过,哪怕三小只安全了,虎王峰也不能出事。

    所以,谈判之前,嫂子就再发动一次兽潮。”

    说着,他问道:“对了,嫂子,你能发动的最大兽潮有多大?”

    听到这个,里美和阿祖就笑了。

    苏文一脸懵逼。

    这个笑容,很邪恶啊。

    第二天早上,人族的大军缩小了包围圈,一些地方已经能看到营地了。

    “将军,这么近了,两只虎王怎么还没有露面?”

    “担心什么,不过是两只一阶荒兽罢了。”

    郝难眼中厉色闪过,最好一切顺利,否则,就算是兽王,也不是不能杀的。

    他抬头看向日初照耀下的虎王峰。

    正好这时候,一只斑纹巨虎睡意惺忪的走到望风石边趴下,“人类,你们越界了!”

    郝难眼睛一眯,一步迈出,人已经来到了半空中。

    高度与阿祖持平,“虎王阁下怎么称呼?”

    “就叫我虎王阁下吧,挺好听的。”

    藏起来的里美看向苏文,苏文摇了摇头,这句话真不是他教的。

    里美见此,顿时秀眉就蹙了起来。

    苏文只能心中祈祷,祖哥回来后多多挨一点揍了。

    望风石外,郝难嘴角轻轻一抽。

    他深深吸了口气,说道:“前不久,虎王勾结百万大山内的星纹阶异族,入侵我山脚城的林区。

    虎王阁下,是不是该给我一个交代?”

    “交代?人不是已经被你们杀了吗?还要什么交代,我又不是星纹阶,我能给你什么交代?”

    “这么说,虎王是承认勾结一事了么,你们荒兽打算挑起战争,攻打我山脚城?”

    郝难一套接着一套,流程清晰,口才老练。

    可以看出,这种栽赃陷害的事情,这家伙要么有文案,要么就是以前经常这样干。

    已经到了张嘴就来的地步。

    “有证据吗?没有证据你就是栽赃陷害,我这可是留了影的!”

    “那个异族的尸体,现在还保存着。”

    “哦,我还以为你保存着他的灵魂呢,吓我一跳。”

    郝难眼中瞬间闪过一抹杀意,这只虎王,比想象中的要难以对付。

    郝难思忖半响,看向阿祖,“这个并不难,我重新找一个异族杀了,拿这个新灵魂做点手脚。

    也就是费点时间,虎王到时候要看一看吗?”

    阿祖也是转头看向他,“可以啊,我也想看一看,你的手段能不能骗得过三阶。”

    郝难背在身后的双手一紧,握成了拳头。

    却是强忍着怒意,退回了大营。

    而阿祖还在晒日出,一直到太阳略高,八九点的时候才走了回去。

    一回去,整个人就飘了。

    “媳妇,怎么样,我刚刚的表现怎么样?帅不帅,酷不酷,是不是很爷们?”

    “是很爷们!”

    里美咬着牙,噼里啪啦就是一顿揍。

    看着好像是被一群母鸡给啄了。

    全身上下就没一寸好皮。

    “媳妇,我咋了,你这样打我?”

    “咋了?要不要我也叫你一声虎王阁下?”

    里美闻言,气就不打一处来,“你还玩上了是吧,这么严肃的事情,你还玩上了是吧。”

    说着,是又要动手揍一顿的样子。

    苏文连忙拦着,“嫂子别急,那句话加的没问题,还是挺好的,这种情况下,太严肃了反而不好。

    说实话,刚刚祖哥发挥的还是很不错的。”

    “哼!我看在阿文的面子上,暂时饶过你,下一次再敢乱改乱来,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

    阿祖一脸感激的躲在苏文身后,被训的连连缩头。

    苏文小声说道:“祖哥也别怪嫂子,嫂子也是担心你,人族做事,喜怒无常。

    我不太清楚这个人族的性情,要是万一你哪一句话激怒了他。

    他可是货真价实的星纹阶,一刀给你砍了,嫂子岂不是要守寡了?”

    “我会守寡?我直接找一个更好的!”

    阿祖听了,脸更黑了,“媳妇,我下次再也不敢了,我一定按照阿文的话来。”

    “哼!”

    里美不理他,看向苏文,“接下来怎么办?”

    苏文闻言,眼神凌厉,刚刚阿祖没看见,但是他和里美都看见了。

    那个家伙眼中带着杀意,明显不怀好意,不是个善类。

    “发动兽潮,最大规模的兽潮!”

    “早就该这样了,谈判我们荒兽也懂,先亮拳头,打完了才好谈。”阿祖笑道。

    里美也是点了点头,显然很赞同这个计划。

    眼看中午将至。

    里美和阿祖齐齐登上了虎王峰的最高峰,在那里,就是星纹阶上来了,都呆不长。

    罡风太大,人类的肉身可没有荒兽那么强大。

    吼吼!

    吼!

    吼吼吼!

    一声接一声的虎王咆哮冲破了天际。

    呼啸声之大,哪怕是远在山脚城,都能够清晰的听到。

    附近的四花城和黑帽城的人也是被惊动。

    “怎么回事?”

    “听着像是老虎的叫声。”

    “是虎啸!”

    “是虎王长啸!”

    一个正在钓鱼的灰衣老者面色大变,“不好,虎王峰出事了,虎王正在召唤荒兽,掀起兽潮!”

    一个正在白日宣()的刀疤男也是急匆匆的下床。

    穿好衣服,当即飞空而起。

    两道虹光直直向着山脚城而去。

    而此时的山脚城,也是炸锅了,经验老道的散修已经听出了什么意思。

    “什么情况?”

    “都疯了,都疯了,虎王峰这是想干什么?想挑起战争吗?”

    “完了,现在封城还没有解除,我们都完了。”

    “难道是我们刷的太狠了,虎王在报复?”

    “我觉得不可能。”一个男中年摇头。

    “那你说这是怎么回事?”马脸不满道。

    “会不会是有人激怒了虎王,虎王这是在报复那个人?”

    “有可能!”男中年这回点头了。

    兽潮死的再多,其实也和虎王无关,后者才是有直接关系的因果。

    中年男的分析其实是很老道的。

    多年混迹于山林,狩猎了那么多的荒兽,看得多了,也就是懂得多了。

    荒兽,没有灵智的,和有灵智的,差别非常大。

    有灵智的荒兽,是绝对不会在乎没有灵智的荒兽的死活的。

    相反,死的多一点,还能给他们省点资源。

    城卫府。

    安中惊得下巴掉到了地上,眼中一脸懵逼。

    “将军,我们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赶紧启动护城阵法!”

    陆明听完,也是反应过来了,急忙转身就跑了出去,连行礼都忘了。

    城主府。

    沈馨和风华直接飞上天空。

    随即冲入了外围林区,直直扑向虎王峰。

    “到底是谁激怒了虎王,都特么疯了吗?”

    “郝难!”

    沈馨只是想了想,就大概猜到是谁了,这个家伙在荆棘卫那里的审核级别很低。

    换句话说,就是怀疑他有问题,但是没有证据。

    再加上前阵子,这个家伙反常的表现,完全没有将兽王放在眼里的态度。

    站在她那个高度,很多事情已经不需要证据了。

    风华闻言,神情诧异,“怎么会是他?”

    沈馨没有说话,两人都是不顾法力的消耗,急速破空飞行。

    星纹阶,是一个星辉锻体的阶段。

    在某些异界,有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的说法。

    其实在宇通世界也是差不多的道理。

    只是大家炼精化气的方式不一样罢了。

    那个异界是通过吃来解决,不过这样做太伤嘴了,饼干吃多了口腔都得破皮。

    靠这个来补充精气,得吃到什么时候。

    那个画面只需要想一想,就知道,有多令人瘆的慌。

    宇通世界就不一样了,这里是通过星辉锻体来补充精气,最后炼气化神,进入聚魂阶。

    万法殊途同归,但终究宇通世界的更好一些。

    这得益于宇通世界良好的修炼环境。

    星辉的力量非常充沛。

    ……

    正当边境乱套了的时候。

    虎王峰。

    郝难听到虎啸之后,顿时面色大变。

    这么干脆,他也是没想到,虎王峰竟然敢这样干。

    直接发动了最大规模的兽潮。

    五百万起步,近千万的荒兽一旦涌入外围林区,将会摧枯拉朽的一路横推。

    直至将整个山脚城,以及周边所有的边城全部摧毁。

    他来到最高处,顶着冷冽的罡风,“两位虎王阁下,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你们当真要掀起荒兽和人族的战争吗?”

    “人类,别装了,你都兵临城下了,我要是再不招兵,岂不是任人宰割了吗?”

    这一次阿祖没有擅自给自己加戏。

    不说之前的教训。

    就是此时,媳妇可就站在身边呢,他得喝几斤才敢乱说话。

    郝难被阿祖的话给堵的一愣。

    “我知道你们的目的,是想要灵脉吧?”阿祖泰然自若的开口道。

    山巅之上,就那么大点地方。

    两只巨虎趴着,郝难就没有落脚之地了,只能飞着说话。

    这里可不是一般的地方,罡风冷冽。

    那丫给冻的,已经开始哆嗦了。

    “既然知道,就更应该知道,兽潮吓不住我们!”

    “没想吓你们,等兽潮来了,杀光你们就行了。”

    郝难神情不屑,淡淡一笑,这个表情落在苏文眼中,显得有些奇怪。

    “那又如何,我会活得好好的,而兽潮终将会散去。”

    郝难轻声笑道:“到时候,我再回来重建这里,并且把灵脉占据下来。

    始终是我赚了,至于其他的,与我何干!”

    “不好,这是个疯子!”

    苏文面色一凝,脑海中思绪急速的转,对着话筒开口。

    而山巅处。

    阿祖沉默了许久,也是肃然道:“计划不错,但你凭什么敢肯定,我不会把灵脉的事情传出去?

    到时候,有没有你的份,可就不知道了。”

    “你敢!”

    郝难一急,威势就镇压了下去,阿祖直接就动不了了。

    里美倒是可以动,不过她此时扮演的,是一只修为比阿祖低的一品虎王。

    而且她的修为实在是不够,顶多带着阿祖滚下山去。

    打架是肯定打不过的。

    阿祖倒也硬气,“我有什么不敢的,我是兽王,到时候肯定会有很多人给我垫背,甚至包括你。”

    “你想要什么?”郝难终于进入阿祖的节奏。

    “这才对嘛,别什么都想白拿,这是不对的,至于想要什么,我现在心情不好,明天再说吧。”

    阿祖说完,闭上眼睛,就不再管他了。

    他倒是想潇洒的下山去,关键是,这个家伙还没有撤回威势。

    他动不了,白白浪费了一次大秀的机会。

    ……

    郝难最终还是下山去了。

    阿祖和里美也是后脚回了洞穴。

    一见面,苏文就说道:“嫂子,该走了,留下一个传讯用的东西,他想通了,自然会联系我们。

    我们已经不需要冒险留在这里了。”

    “媳妇?”阿祖也是这个意思。

    “我留下吧,谈判还是要亲自谈才能谈清楚。”里美想了想,却是摇了摇头。

    此言一出,阿祖和苏文就立马着急了。

    里美笑道:“不用担心,我可是四品兽王,打不过他,但他想杀我,也没那么容易。”

    “可是嫂子想没想过那二十多万大军?”

    “他怎么说,也是星纹阶的强者,对付我一个人,还不至于吧。”

    苏文闻言,耐心解释,“嫂子,大虎他们不能没有母亲,这个万一,不能赌!”

    说着,又道:“暗码传讯没问题的,只要他真的想要灵脉,肯定会跟我们谈,再麻烦也不会介意。”

    “对对对,媳妇,咱不能赌这个,我可不会带孩子,没有你,他们会饿死的。”

    “……”

    里美闻言,美眸狠狠白了阿祖一眼。

    最终还是听了他们的话,从隐藏的地道离开。

    那是苏文挖的,不管是寻宝鼠,还是百灵鼠,鼠类天生都是挖洞小能手。

    而与此同时。

    刚刚回到临时营地的郝难也是脸色一变。

    “不好,他们要跑!”

    终究,阿祖和里美下山还是着急了一些,不过也没办法,苏文总是觉得这个人怪怪的。

    只能提前叫他们两个下来。

    而且是一下来,就准备跑路了。

    “将军?”黄立走过来。

    “上山,大军上山,所有路口封锁,一直苍蝇也不许跑了!”

    “是,将军!”

    大军终于开始出动,层层推进。

    几名伍长担当先锋,变化为各种巨兽,硬是犁出了一条条可以让人行走的道路。

    特别是其中一只巨大的双角犀牛,像推土机一样撞倒一棵棵十几人环抱的参天大树。

    各种凸起的山石,也是撞碎,烟尘滚滚,一路畅通。

    很快,大军就来到了虎王的洞穴。

    黄立守在洞外,郝难走了进去,四下一看,发现了传达信号用的玉石。

    以及……洞壁上,爪子划出来的暗码规律。

    这一刻,郝难气得想砍人。

    被耍了!

    被两只畜生给耍了!

    戍边多年,从来都是他猎杀荒兽,无视荒兽,今天,他竟然被荒兽耍了。

    还是不止一次的那种。

    他收起玉石,抹去洞壁上的一切划痕,走了出去。

    脸色发黑的问道:“有发现吗?”

    黄立躬身说道:“回将军,虎王峰什么都没有,那两只虎王应该是逃了。”

    “兽王也会逃吗?”一个副将走过来。

    满脸的疑惑,这种情况,可真是第一次遇见。

    郝难说道:“现在不管这些了,命令各部队,直接向着百万大山推进。

    提前抢占有利地形,修筑防御工事,抵抗兽潮!”

    “是,将军!”

    其他副将全部离开,行动起来。

    黄立没有走,“将军,那可是最大规模的兽潮,凭我们能挡得住吗?”

    “挡不住!”

    “那我们还……”

    郝难摇了摇头,道:“放心,之前爆发过一次小型兽潮,靠近这一带的荒兽已经没了大半。

    更远处的兽潮要过来,没几天是不行的,我们还有时间。

    这件事,圣地肯定不会放着不管的,我们只要做好我们自己的事情。

    开疆扩土,抢占更多的土地,修筑防御工事。

    等一切成为事实,圣地也不会放弃这大好的土地资源。

    最关键的是,灵脉就在附近,就算虎王跑了,大不了我们把地方占下来,以后慢慢找就是了。”

    “将军英明!”黄立听完就懂了。

    也是跟着离开,安排部队进发,同时给一些还心有疑虑的副将解释一下。

    别看他们走的干脆,真正的二愣子可没几个。

    二愣子也走不到今天这个位置。

    回到帅帐。

    郝难再次祭出玉罗盘,徐念的虚影再次出现。

    “情况如何了?”

    “虎王跑了,留下了这个!”

    徐念点了点头,“兽潮被引爆,我就有不好的预感,现在你打算怎么办?”

    “长老,我想先看看虎王的条件。”

    徐念闻言,沉吟了一下,“你是想要谈判额度,可是荒兽想要什么,我们都不知道,现在谈这个是否为时过早?”

    “可以先定一个最大额度,这样属下也有信心!”

    “先说说这两只虎王,你觉得怎么样?”徐念没有直接回答。

    “很狡猾,很难对付,对人族很了解。”郝难说道。

    徐念听着已经在心中描绘出了一只精明得像人的老虎形象,“也就是说,得当个人来看了。”

    “是的!”郝难不敢在这种事上撒谎。

    这个徐长老,已经是七十二星层次的星纹阶,哪怕现在突破三阶都没有问题了。

    是妥妥的准三阶存在。

    当然,听说他还在收集资源,要搞八十一星。

    那是最高层次的星辉锻体了!

    一旦成功,到了三阶,他就是同阶之中,战力最强的那一小撮人。

    打这样的基础,三阶如果没出什么意外,四阶都可以试试的。

    “先谈着,我给你随时联系我的权限!”

    “是,长老!”

    郝难面上一喜,这才是最大的权限,最大的支持。

    一个长老啥也不干,就等着给你站台,你还想要什么?要什么自行车?这就是最好的自行车!

    一天过去。

    在帅帐坐了一天的郝难突然睁开眼睛。

    盖因为,那个玉石亮了。

    暗码时长时短的闪烁起来,不清楚规律,还真的莫名其妙。

    这东西,其实就是摩斯密码,是苏文弄出来的。

    郝难早已经将暗码规律,也就是密码本抄了出来,此时一对照,信息出来了。

    “想清楚了吗?”

    “堂堂虎王,竟然也逃跑?”

    “怎么,在人族眼里,荒兽全是傻白甜?”

    郝难咔嚓一声,就把茶杯捏碎了,回道:“虎王阁下到底想要什么?”

    “蕴灵果!”

    这一次,苏文没再吊他的胃口。

    反正该出的招已经出了,刀已经架在了脖子上,对方不管不顾的话,那就两败俱伤。

    “就这个?”郝难突然神情一顿。

    这个他有些看不懂了,他连忙召出徐念,“长老,对方这是什么意思?”

    徐念先是看向玉石,然后看向密码本,赞赏的点了点头。

    “以后不要小瞧了荒兽,这种方式,简单,波动还小,是搞地下工作的利器!”

    “……”

    大哥,我召你来是要花钱的。

    一分一秒都是钱,咱这关注点是不是有点问题啊。

    徐娘仿佛没看到他的表情,继续说道:“能发明出这种东西的荒兽,绝对不简单。

    不仅仅要将对方当成一个人,还得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

    说着,他终于说道:“问问他,想要多少。”

    郝难不懂,是因为某些内幕不便传开,否则荒兽那边会发疯的。

    宇通世界何其大,人族才占了多少地盘。

    如果不是人族精神文明建设方面发展的不错,早慧,智商大多偏高。

    至少是相比于荒兽高出不少,导致修炼文化进步神速,多出现了些顶尖强者的话。

    想要在这个世界上站稳脚跟,可没那么容易。

    真要论,人族其实也是荒兽的一员,荒兽可不是一族,而是许多种族。

    就好比虎王峰的这两个兽王是虎族的一样。

    很快,苏文的回答到了,“六千颗,对于你们来说,不贵!”

    不仅是郝难愣住了,徐念也是下巴差点掉地上。

    真敢开口啊。

    而在虎王峰附近的地下某处,阿祖和里美也是惊得虎目圆睁。

    “阿文,要的是不是太多了?”阿祖嘴巴直哆嗦。

    “祖哥,你懂还是我懂?”苏文白了他一眼。

    他客气,里美可是不会客气,一巴掌就呼了过去,彻底安静了。

    然后目光回到玉石那,死死的盯着对方的回复。

    没多久,玉石亮了。

    “快快,密码本,翻译!”里美又把阿祖拉过来帮忙。

    一阵手忙脚乱之后,终于翻译出来。

    “你知道六千颗蕴灵果多少钱吗?”

    “大概十几亿吧,我很了解你们,别想着骗我。”

    苏文熟练的发出信息,玉石在不断的闪烁,这一刻,阿祖和里美心跳都要骤停了。

    两人对视一眼,眼中都是一个意思:生,再生三胎!

    阿祖虽然有些腿软,但仍然一副慷慨赴死的架势,里美的目光都柔和了许多。

    这句话说完,苏文等了一阵,再次传过去一句话,“我更清楚一条灵脉对于你们人族是什么价值!”

    “什么价值?”里美好奇问。

    “对啊,一条灵脉多少钱啊?”阿祖也是问道。

    苏文放下传讯玉石,开口解释道:“一条灵脉,那怕是小型的那种,一个月也能产出一颗灵能石。

    这还是不破坏灵脉的前提下。

    而一颗灵能石能卖多少钱你们知道吗?整整十亿!”

    “什么?!”

    一瞬间,两只斑纹巨虎的下巴就拉长了。

    “那不卖了,咱不卖了!”阿祖就是下意识的护食道。

    这可都是他的钱,一个月十亿,那得是多少钱啊,别说六胎,十二胎他也生得起了。

    以后他的家族,个个都是天级血脉,过不了多少年,虎族就是他说了算。

    不是有句话么,父凭子贵!

    他是那么多天级血脉大佬的爹,以后走路都是虎虎生风的。

    里美没说话,但也是疑惑的看向苏文。

    苏文也没让她失望,“祖哥别捣乱,你以为灵能石是怎么来的?

    那是需要一个三阶强者夜以继日的抽取灵脉的灵气,凝聚出来的。

    你们有三阶强者给你们打工吗?”

    “那媳妇,联系族里,咱联系族里派强者过来,不就是三阶么,四阶都行。”

    “安静!”

    里美又是好几巴掌下去,才让这个亢奋的家伙安静下来。

    “白痴,通知了族里,还有我们什么事,到时候连个添头都没有了。”

    这个时候,就体现出了里美家庭顶梁柱的地位了。

    她不仅仅修为高,也有智慧,懂得取舍,“是,贡献出去,对族里的帮助很大。

    但是对我们,肯定没什么收获。

    我们目前最主要的任务,是年底之前,弄到足够的蕴灵果!”

    她一巴掌按着阿祖的头,“听明白了吗?你再给我捣乱,我就敲晕你,让你连晕三天!”

    “……”

    嫂子不愧是嫂子,家里管理的井井有条。

    堪称模范妻子。

    随即她看向苏文,“阿文,别管他,就照你的意思来,先弄到蕴灵果再说。”

    “嫂子放心,这声叔叔可不是白叫的。”

    里美闻言,面上轻轻一笑。

    阿祖也是目光柔和。

    “虎王阁下,灵脉就在那里,跑不了,我可以先把地方占下来,慢慢找的!”

    “怎么,不怕我将此事传出去?”

    “传出去又如何,大不了我们几大势力一起占着,一起分,虎王阁下,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打算?”

    发完这句话,郝难神情有些疑惑。

    他看向徐念,但徐念的表情很显然没有要解释的意思。

    他也不管郝难,继续说道:“真的给了你们这么多蕴灵果,我就是人族公敌了!”

    “这有什么,不让别人知道不就行了,这蕴灵果是我的,不是虎族的!”

    “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是字面意思!”

    徐念皱了皱眉,啥意思,这么多蕴灵果,对方不打算上交?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也不是不可以。

    十几亿而已,顶多也就是两颗灵能石的事情。

    两个月这笔钱就能收回来,后面全是赚的,这笔生意巨赚,能做!

    但是,对方为什么不上交?

    突然,徐念想到什么,看向郝难,“你之前说,那两只虎王是一公一母?”

    “是的,长老!”

    “原来是这样,一公一母就对了,要是两只公的,早打起来了。”

    徐念整个豁然开朗,“告诉他,我们答应了,问一问他们怎么交易。”

    这边苏文接到回复,也是神情一愣,随即就笑了。

    而里美和阿祖也是目瞪口呆,瞠目结舌,六千颗蕴灵果,就这样到手了?

    “嫂子,不知道你们吃蕴灵果还有没有效果?”

    “不用想了,我们已经过了时间,这是灵魂层面的东西,不是肉身。

    肉身可以后天补,但是灵魂的基础定了就是定了。”

    里美说着,脸上没有一丝遗憾,此时的她,只要家人都过得好,就满足了。

    苏文了然的点了点头。

    这就好比人类,生长在什么样的家庭,孩子未来的成就已经几乎可以预见。

    个例差异,毕竟只是少数。

    比如苏文这样的,就算是个例差异,而和他一样出身的,此时大多数依然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这个才是正常现象,命运天注定,老祖宗早已看明白。

    “那就留着,以后看情况,如果再生,就再用。”

    苏文笑了笑,“或者,给他们三个当底蕴,以后他们三个成家了,有孩子了,也能用。”

    “对对对,留着留着……”阿祖都乐疯了,再次亢奋。

    里美却是看向苏文,“那你呢,怎么都不要?”

    苏文摇了摇头,“嫂子忘了?如果蕴灵果的事情解决了,那两棵三阶树苗就不用卖了。

    还有那些灵材,加起来也好几亿了,我不亏的。”

    “那也行,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以后有需要,就找我们,灵材这种东西,我们都是生吃的。

    如果你有用,我们以后都留着,给你用。”

    “那可就说定了。”

    阿祖也是拍着胸脯,“放心,我们荒兽吃那个,其实效果不大,因为不太懂。

    灵气波动太大的不敢吃,太小的,吃了没用。

    有时候运气不好的,还会中毒,给你正好,还能卖钱花。”

    “说的没错,哈哈哈……”

    三人都是笑了。

    “那我们怎么交易?”笑完,里美就问道。

    蕴灵果没到手里,她还是有些不踏实,不过也明白,这件事得靠苏文,着急没用。

    “先不急,我得给对方一个,我们在准备的假象。”

    “为什么?”

    “太直接了,对方会警惕的。”

    如果对方以为他是早就计划好了,哪里还敢来交易,别到时候人财两失。

    这个准备的缓冲时间,是给双方的,都需要。

    ……

    这一天,晴空万里。

    郝难等了几分钟,没收到回信,知道谈话结束了。

    也就在这时。

    徐念的虚影突然消失,帅帐外,临时营地中心,两团气浪掀飞了所有靠近的士卒。

    “上使大驾光临,末将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原来是你在搞事!”风华声音低沉的说道。

    沈馨也是锁定了他,神情淡漠,“郝将军,这件事,是不是该给我们一个交代?”

    “回上使,这是军事机密!”郝难微微躬身。

    你葛长老是个厉害人物,可终究管不到军阁这边,整个赤天圣地的军务,都只对军阁负责。

    “放肆!”风华彻底怒了。

    背后升起一条百丈白龙虚影,风卷云涌,狂暴的威势,让人无法靠近。

    此时只要他一个念头,瞬间就能以白龙形态,将其撕碎。

    郝难当即给压得半跪在地,心中暗暗心惊。

    这个家伙,至少勾连了三十多颗星。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jsgs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