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游小说 > 千变神纹

千变神纹

第0004章 新世界

作者: Ping哥

    话音一落,人就飞走了,留下一阵阵香风。

    只不过,这些风在苏文和安中两人这里,有些发凉,不对,是彻骨冰寒。

    夷平!

    这就是大佬的世界吗?

    “看来,上使也是个好人啊!”苏文感叹一声。

    “那是必须的!”安中瞪了他一眼。

    实则心中腹诽不已,红斑区掌握在三大家族手里,沈家就是其中之一。

    真以为夷平像她说的那么轻松吗?

    这里面多少利益,你知道吗?

    当然,这些话,他是绝对不会跟苏文说的,这个臭小子小聪明不少,可别坏了事。

    安中看向他,“接下来怎么打算的,范老头跑了,你一个人撑得起百货铺吗?”

    “我一变了,虽然修为才0级,但也算是一阶符纹师!”

    苏文面上笑了笑,“也不是谁都敢来找我麻烦的,再说了,不是还有安将军给我撑腰么。”

    “滚蛋,你可别害我啊,官商勾结,那是犯法的!”

    “怎么能叫勾结呢,我小本经营,老实本分的做生意,别人来找我麻烦,安将军出手,那叫主持正义!”

    “说破天,我也顶多照章办事!”

    苏文听到这里,顿时喜笑颜开,“那就是最大的帮助了!”

    照章办事,可是最大的公平公正。

    不错,红包没白发。

    “你要弟子身份我理解,可以避免被人报复,你帮范老头也说得过去,知恩图报还是很正能量的。”

    安中说到这里,眼睛直直看向他,“但是你要那个莽荒大世界的登录标匙干什么?”

    宇通世界正值世界升格时期,这些年来,出现了不少的初生世界。

    异界资源并不少。

    甚至你根本瞧不上的一个散修,手里就可能掌握着一个异世界。

    莽荒大世界虽然能级很高,但难度也会很高。

    一下子登录这样的世界,连打怪刷经验都做不到。

    更不要说,还要谋划什么好处。

    “做生意赚钱啊!”苏文一副看白痴的眼神看向他。

    “你有门路?”

    “安将军不算吗?”

    安中再次脸黑,“别给我装傻充愣,我再说一遍,官商勾结是犯法的!”

    苏文见此,耸了耸肩,“可是安将军,商业机密也是不可告人的。

    除非安将军愿意入股,大家合伙赚钱,不然真的不能说。”

    安中撇了撇嘴,心中“靠”了一声,无语至极。

    但同时,又有些心痒难耐,好奇得不行。

    这小子手里到底握着什么牌啊,这么大手笔,搞得这么神秘。

    苏文见此,心中略微有些好笑。

    不过他的确是有些计划。

    这还要得益于在虎王峰的收获,那两个三阶存在,可是有不少好东西。

    其中就有一个信物,让他登录的时候,不用随机降临。

    他可以选一个还未被开发,或者开发的人少的下层世界起步发展。

    莽荒大世界可是一个大世界,灵能系统捕捉的时候,世界架构已经非常完善。

    商机非常的大,苏文的资质其实不算高。

    作为一个底层小人物,没权没势没背景的情况下,可不能再没有了钱。

    只有赚到了足够的钱,他才能有足够的修炼资源。

    将来才能像那些穿越前辈那样,一手指天,一手指地,鼻孔外翻,动不动就我来过,我啥啥……

    多牛批,多酷,多么风光!

    “当我没问!”安中轻哼一声。

    两人喝茶聊天,眼见天亮,一道丽影从天而降。

    梅花香气,扑鼻而来。

    “上使!”两人连忙起身行礼。

    沈馨点了点头,嗯了一声,看向苏文,“这是赤天圣地外门弟子的身份牌。

    因为程序有问题,你只有身份,没有特权。”

    “换句话说,我也不用履行圣地的义务,不用管圣地后勤部的任务。”

    “想的美,那些任务是你能接的吗?”安中忿忿不平。

    那些任务,可都是基于圣地如此大的情报网落下弄出来的,每一个都是不小的福利。

    完成了,都会有不小的收获。

    这是机缘,不是谁谁谁都可以接取的。

    沈馨点了点头,“没错,你就是挂个名,当然,外界并不知道这一点。”

    苏文点了点头,他其实也不感兴趣这些任务,他走的是赚钱路线,不是个人角色扮演。

    天天接任务,打怪,拿奖励变强。

    今天一个顿悟,明天一个突破。

    三天小爆,五天大爆。

    爽感永不断。

    好像谁都能当猪脚,好像宇通世界就围着这些人转似的。

    前世这些东西都写烂了。

    每一次他看这些,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得到,作者那深深的来自智商层面的侮辱。

    本来挺爽的感觉,瞬间凉凉。

    他感觉他有心理疾病,每看完这一类作品,都要换换口味,不然真的会吐。

    “呦,圣地的商城系统!”

    “你无法做任务换取圣地积分,但是可以通过资源换取积分。”

    “多谢上使!”苏文躬身一礼。

    这个他的确是需要,不矫情,深深鞠躬!

    沈馨移开身形,淡淡说道:“这是外门弟子本身就有的特权,你不用谢我。”

    说完,看向他,“现在,你该去上班了!”

    “这是当然!”

    莽荒大世界的事情他们都没提。

    这件事,其实找圣地没用,所以,应该是她动用了自己的人脉弄了一个。

    这个人情,苏文得记着,以后要还的。

    ……

    凌晨,就在山脚城的居民以为还要重复昨天的沉重时。

    一道道鞭炮声响起。

    就在平日里最繁华的那条街上,噼里啪啦炸个不停,新鲜事物啊。

    宇通世界可是第一次出现了鞭炮的身影。

    苏文一脸乐呵的看着这一幕,熟悉又陌生的感觉,家乡的味道。

    可惜,回不去了。

    之前只是走了后院,还真没注意前面。

    今日一看,百货铺已经和之前见到的截然不同,装修焕然一新。

    虽然都是廉价的普通装饰,并没有使用高端的灵材,但至少比之前那破落的样子好了无数倍。

    听着鞭炮声,闻声而来。

    街道上人流还不错。

    而店铺的生意,看上去也还不错的样子,好似之前发生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一般。

    那些挂上百货铺资格的供货商,得到消息之后,一个个都是紧赶慢赶而来,生怕赶不上热乎的。

    一些人抬头,看到店铺的牌匾时,微微一愣,只见牌匾上写着四个字:苏氏百货。

    “这是……文哥回来了?!”

    “姓苏的,应该是吧?”

    “进去看看就知道了,打开门做生意,还不让进不成。”

    “对对对,快进去看看。”

    沈馨女扮男装,和普通人一样,进了店铺。

    店铺很大,足有四五百平的样子。

    诸多货架上,摆着许多东西,虽然大部分都是些不值钱的货,有部分还是代售。

    但由此也能看出,这家伙在山脚城的能量了。

    店铺的经营模式颇为新颖,没有聘请专门的导购,整个店铺被分成了数个区域。

    每个区域有着疏密不等的货架,货架旁,站着一名女服务员。

    这种经营模式,很明显是来自他的前世。

    整个店铺的中心位置,是一个小型的全息投影仪,界面看上去像个拍卖系统。

    此刻的界面上,正显示着一些虚拟物品,那是一些较为珍贵的灵材。

    显然这东西,也是出自他的小金库,两名三阶强者的腰包又被掏了一些东西。

    界面上,还滚动着几个字:下午两点拍卖。

    “添加了小型拍卖元素,挺有想法。”沈馨旁边,是一个俊逸得让男人走不动道的男人。

    “别捣乱,后果严重。”

    “知道,屠城嘛,那老东西除了这个,还会什么?”

    风华折扇哗地一声打开,神情不屑,“整天想那些旁门左道,早晚有一天,他自己把自己玩死。”

    沈馨嘴角抽了抽,没打算接话。

    她只是葛青山的弟子,而身边这位却是葛青山的儿子。

    有些话,他能说,但是她不能说。

    两人打量了一圈店铺,来到了所谓的辅助灵材区,风华突然顿住。

    神情诧异的说道:“你们这店里,还售卖兽王菇的?!”

    女服务员微笑着点了点头,道:“公子,兽王菇只参加下午的拍卖,并不会参与日常售卖。”

    “兽王菇!”

    “天啊!”

    “可以凝聚王符为本命符纹核心的辅助觉醒材料!”

    “文哥这是发财了呀!”

    柜台前。

    苏文和这些供货商聊天,迎来送往,面带笑容。

    他处于被舔的一方,应付起来自然轻松,一个个都发誓,立马回去取货。

    “这一次去了一趟百万大山外围,的确是有些收获。”

    “何止是有些啊,这收获大了去了。”

    “是啊是啊。”

    “文哥,您这兽王菇到底有多少存货?”

    一群人说说笑笑,但在这一刻,却是集体声音小了下来。

    竖起了耳朵,生怕漏了什么关键的话。

    “没多少,这等宝贝,怎么能多呢,大家说是吧,也就十天半月的拍卖一次,不能多!”

    “我去!”

    “十天半个月就拍卖一次!”

    “疯了吧,文哥发财了!”

    突然一个声音响起,“文哥,听说范老犯了事,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啊?”

    苏文闻言,立马转头看过去,发现是一只同行。

    顿时咧嘴一笑,“张老板也来了,范老的事情官面上的确是不好说。

    我也没那个人脉,就是范老给我回了一次信。

    说是好像收了一件赃物,没办法,只能把铺子转给我。

    他人现在的话,应该已经去其他圣地避风头了。”

    “原来是这样。”

    “就是嘛,范老那样的人,怎么可能违法犯罪,这是被人给坑了。”

    “这一行的确是容易打眼,假货还没什么,赃物就麻烦了。”

    “是啊是啊。”

    “特别是官方还追上门的赃物。”一个大胖子极小声的说道。

    “是啊是啊。”点头男再次点头。

    苏文面上淡淡一笑,“我昨天才从百万大山外围回来,也是没办法帮忙。

    不过范老虽然不在了,但是店还会继续开下去。

    毕竟,那么多人要吃饭,不能坐吃山空,我也还小,正在长身体的时候。

    吃的、穿的、修炼用的,都要赚钱才能支持。”

    苏文的话让一众人纷纷无语。

    你还小?

    我们一大把年纪还得叫你哥呢。

    还小。

    一边的张顺又开口了,“文哥,这以前是有范老在,上面多少给点面子。

    现在就你一个人了,收货不难,但是能不能发货啊?”

    “对对对,货砸手里,可就亏大了。”

    “要不我们先少量供一点,文哥先试试水?”

    “是啊是啊。”

    一大群又是议论纷纷起来,偷瞄苏文的几个供货商看见对方脸色难看。

    心中顿时咯噔一下,不会真的是打肿脸充胖子吧。

    “文哥别介意,大家伙也是为你着想,一下子收那么多货,这资金上肯定也有难处。

    先试试水也是好事,等打开了局面,我们这些货都给你备着。”

    “没错,我家也一样,全都存着,等文哥慢慢打开局面,一定随叫随到!”

    “……”

    此言一出,响应的人越来越多。

    不过,也有一些老合作伙伴没搭理他们,其中就有许斌。

    这些人,都是有多少就放多少,只要苏文吃得下,一概不管其他。

    苏文看向这些人,“怎么着,这是看不上我了?”

    张顺干咳了一下,闪闪笑道:“文哥说笑了,大家也是好意,这不是担心文哥你资金紧张么。”

    苏文收货,肯定不可能一下子全款。

    这要是正常卖不出去,心一狠,低价全给贱卖了,卷款潜逃,他们不得哭死。

    谨慎是应该的。

    不过做生意,风险与利益并存。

    支持他的,肯定享受更大的好处,没支持的,那就没有人情,只能照章办事了。

    苏文铁青着脸,“好,今天全拿货的,以后收货有福利,具体看情况。

    至于其他人,合同也要重新签,以后收货,全部照章办事。”

    说着,他眼露凶光,“我把话放这里,大家都仔细考虑清楚,可别到时候后悔。”

    张顺心里都笑开花了,终究是年轻啊,竟然出这样的昏招。

    你要是有底气,逼人站队也没什么。

    都要吃饭,该妥协还是要妥协。

    可你一个新嫩,没点底蕴,就敢放狠话,也是没谁了。

    很快,一片嚷嚷声中,所有的供应商回去拿货了,至于是全部拿来,还是应付了事。

    苏文心里都有数。

    虽然他放狠话了,但终究还是被舔的那一方,倒是没人敢怼回来。

    “张老板,还有事?”

    “哈哈,没事,我再看看。”

    张顺路过那个全息投影,一脸羡慕,那可是王符啊。

    这小子走狗()运了,能不能再起来不知道,但肯定饿不死就是了。

    远处沈馨风华看着,一脸的神色莫名。

    “他竟然没有拿圣地外门弟子的身份做文章!”风华眼睛一亮。

    仿佛走路撞到了空间节点,发现了新世界。

    “不是不做,而是利益最大化的做。”沈馨若有所思。

    这个家伙,小聪明不少,肯定不会简简单单的就拿出来咋呼。

    不好好利用一番,她都觉得对方不正常。

    听这话,风华诧异的看向对方。

    “干什么?”

    “这么另眼相看,有点奇怪啊。”

    沈馨摇了摇头,说道:“昨天晚上,我以其性命相逼,你知道他是怎么回答的吗?”

    “怎么说的?”

    “我本尘埃,自渡金身,生有何欢,死又何惧!”

    风华闻言一怔,喃喃自语,“自比蝼蚁吗?也是,自知之明很重要。”

    沈馨在一边听着,美眸一翻,狠狠给他白了一眼。

    店里有了不错的坐镇之物,客流量倒是不错,哪怕看看也是出了力的。

    被吸引而来的人,也肯定会有真正的消费者。

    不怕你动,就怕你静,动起来就是活水,就肯定能赚到钱。

    ……

    时间流逝。

    下午一点左右,诸多供货商开始给百货铺供货了。

    不再是上午那样,大多都是便宜货。

    超凡商铺也终于是开始有了一丝超凡的气象,货架上多了不少好东西。

    散修进入百万大山带回来的货,被这些人收走。

    这些人提货卖给超凡商铺。

    然后超凡商铺积累了更多的货量,卖到稀缺的地方,既能赚到钱,又能让商品流通到需要的地方。

    因为量比较大,运输成本下降,利润不小。

    大家都有得赚,多方共赢,

    商业、资本,谁敢小瞧它的力量。

    谁敢无视它对社会的贡献。

    与此同时。

    超凡商铺还有一个特殊的地方,那就是拥有使用灵能速递的权限。

    比较贵重的物品,就不能批发了,也没办法批发。

    所以,这些供货商真的收到好东西,也只能卖给超凡商铺。

    这一整条链,那都是捆绑了很多人的,多少家庭要靠这个吃饭呢。

    “多龙会,货物达标,签福利合同!”

    “方家,货物达标,签福利合同!”

    “……”

    新开业,肯定要签新合同的,但是才第一天,就区别对待了。

    这让很多老牌供货商都皱了皱眉,心生不满。

    本以为就是年轻气盛,简单说两句,没想到他竟然来真的。

    许斌在一边看着都着急,冒虚汗。

    想不明白苏文这样做的目的。

    苏文拉开了抽屉,咣当一声,取出账本,就打算开始验货。

    一瞬间,嘎的一声,给他吓了一跳。

    “怎么了?”

    “令牌!”

    “令牌?”

    一个马脸凑过去一看,也是紧跟着嘎的一声,目瞪口呆。

    紧接着,不断嘎嘎嘎的声音响起,一群人瞠目结舌。

    张顺照例过来看戏,此时已经两眼无神,“赤天圣地外门弟子令牌!”

    “天啊!”

    “我还以为认错了。”

    咣当!

    苏文翻了翻白眼,一本正经的把抽屉给合上了。

    “好了,别吵吵,我要验货了!”

    “等等!”

    一个小个子不顾所有人的意见,直接插队,“文哥,我这还没运完呢,怎么就验货了。

    通融通融啊,给点时间调度啊,家里那么多人要养活呢。”

    “对对对,文哥,时间还早,还早啊,我先回去把剩下的货都安排起来。”

    “文哥也真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工人搬运也挺累的,慢慢来不好么。”

    “就是,我先走了,回家调货去。”

    “还有我!”

    “是啊是啊。”

    苏文一眼瞪过去,怎么哪都有你,就知道点头。

    他也是无语了,这帮家伙,脸皮厚的要死,最后竟然还说他心急。

    也是没谁了。

    不过,这个局也没白费,哪些该着重照顾,哪些正常合作。

    他心里也是由此有一份名单了。

    这就跟打江山一样,肯定会亲疏有别,后来投降的,肯定不能一视同仁的对待。

    这一下子,苏氏百货的名头可就这样打出去了。

    那些被请来的小报,一个个喜笑颜开。

    他们已经几乎可以肯定,这个月的奖金应该是拿下了。

    这个月的业绩,也可以在同行面前吹一段时间了。

    整个下午,人来人往,车水马龙。

    期间还有拍卖会。

    真真是热闹了一整天,苏氏百货也因此大赚特赚了一笔。

    一直快到晚上的时候才收完货。

    苏文敲了敲桌子。

    后院直接就安静了下来,眼尖的他,还发现其他几家同行的小号。

    看来,好奇他嘴里的福利的人还不少。

    “相信大家都很好奇我说的福利是什么,其实很简单,我所说的福利,就是一个名额!”

    “名额?”许斌神情疑惑。

    苏文点了点头,解释道:“大家都知道,这市面上有些东西是有钱也买不到的。

    比如,赤天圣地内,商城系统里的东西!”

    嘶嘶!

    嘶!

    诸多供货商老板,包括那几只同行的小号。

    全都在这一刻,集体倒吸一口凉气。

    苏文拿出了一份清单,“有人脉的也可以自己去查一查,我不靠这个赚钱。

    你们想换什么,自己凑资源给我,我去换!”

    说着,语气重了一分,“记住了,我给你们多少名额,你们换多少东西。

    多的,我就算是可以也不会继续换,毕竟,细水长流的道理,应该不用我教了吧。”

    “文哥哪的话,这么大好处,我们怎么可能还会得寸进尺!”

    “对,那就不是人该干的事!”

    “这下好了,家里那小子一直嫌弃没有好的辅助材料,多谢文哥了。”

    “是啊,咱这小地方,爷爷不疼,姥姥不爱,文哥此举可是大功德啊!”

    “没说的,文哥,我老穆就是个粗人,以后有事招呼一声,我们东野车行的人随叫随到!”

    “……”

    太阳落山之后,苏氏百货再次热闹起来。

    各家都不藏着掖着了,有好东西的,都拿到苏氏百货代售。

    这一整天下来,苏文一招接一招,可算把这些老狐狸全部掏空了。

    “这都晚上了,诸位照顾,今天赚的不少……”

    “对,得喝一杯,文哥请客。”

    苏文心里那个气啊,我话没说完呢,你们一个个的,就开始吃大户了。

    没办法,翻不过去,只能破财免灾了。

    不然,以这帮家伙的厚脸皮,指不定扛起他就走了。

    这一顿酒,那真是不醉不休,整个给他喝糊涂了。

    早上,和煦的阳光透过窗口倾泻而下,笔直的照射在大床上面,暖洋洋的让人不想起来。

    不过想到什么,还是起来掀开了被子。

    一看,松了口气。

    还好,他的内内还在,外面这一面还残留着某些浑浊的痕迹。

    这个足以证明,这条内内,就是他的内内。

    “醒了!”一个轻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

    女人?!

    什么情况?

    苏文一愣,扭头就见一个黑长直正站在门口。

    “穆青?”

    他也是没想到,宿醉起来,居然会看到熟人。

    小时候,加上许斌一起,大家都在一家福利机构内讨生活。

    十岁之后,他们那一届就毕业了。

    许斌开始混,他开始拼,面前这位资质检测很不错,直接高升去了总区进修。

    这么多年以来,双方一面都没有再见过。

    “好久不见!”

    “老同学,这么多年不见你第一句话就跟我说这个?”

    苏文讪讪一笑,两世老光棍,说实话,和女人交流,这个他真不擅长。

    以前大家都是孩子,他虽然是装的,但很像不是。

    现在怎么装?

    缩回去?

    他这种男人,唯一的出路,就是等哪个女人玩够了,想过日子了,他才能有机会。

    太老实,嘴笨,还不懂浪漫。

    过日子找这种没事,谈恋爱找这种,完全就是吃饱了撑的。

    “这个,你先坐,我洗漱一下。”

    “我不会见外的。”

    穆青见此笑了笑,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很快,苏文洗漱完。

    拿了杯奶,一杯橙汁,放在桌子上,橙汁是给穆青的。

    “还以为你不回来了,没想到还能再见到你。”苏文感慨的说道。

    整个红斑区,总区就是最发达、最繁华的地方。

    像是山脚城这样的小地方,怎么可能有人出去了还会回来。

    还是去总区那样的地方。

    不可思议!

    “你如今发展的也不差,圣地外门弟子,现在整个红斑区的小报都把你吹上天了。”

    “我上热搜了?”

    “大媒体还没得及出报道,不过也算是吧。”

    闻言,苏文苦笑。

    看来自己还是低估了那个上使的能量。

    不是说几个边城闹一闹么,怎么整个红斑区都搞上了。

    他感觉被坑了,还是巨惨的那种。

    “现在在忙什么?”

    苏文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的纠缠,连忙岔开了话题。

    “能有什么好忙的。”

    拿起他推过来的橙汁,穆青喝了一口,表情苦闷。

    语气幽幽的说道:“你也知道,我学的是艺道,看着光鲜,其实里面的水很深。

    所以我回来了,就是这边艺道相关的工作不太好找。”

    小时候穆青就是个能歌善舞的人,几乎每一次福利机构的文艺活动都有她的身影。

    不仅仅是歌舞,琴棋书画,甚至是茶道、酒道、灵厨之道她都有涉猎。

    她的志向,就是要自力更生的同时,也要活得舒舒服服,漂漂亮亮的。

    她时常挂在嘴上的话,就是喝别人泡的茶,永远不如自己泡的香。

    “以你的条件,哪怕不走歌舞这条路,茶艺师、灵厨师、酿酒师都可以。

    有什么好担心的,车到山前必有路嘛。”

    “就是有些不甘心啊。”穆青叹息,她是真的不甘心。

    谁不想干一件自己喜欢的,又能养活自己的工作,要不然以她的条件,有大把的机会。

    甚至,再随波逐流一点,指不定现在已经是中上层的人物。

    然而,别看她是一个走艺道的符纹师,心中其实很传统,甚至很反感那些随波逐流的行为。

    “不提这个了,怎么样,现在当上老板了,不请一顿?”

    穆青突然像一只发现了苏文粮库的小仓鼠,贼兮兮的说道:“还是说,有了新欢,就把我这老同学给忘了。”

    “别瞎说,我至今老光棍一条!”

    “是你瞎说吧,你小时候可是经常说什么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的!

    别以为我不懂,那是一些异界内,国家制度的产物。

    我们宇通世界虽然没有国家制度,也不是一夫一妻制,但也没见谁有这么大胃口的。

    再看看你现在的铺子,那一个个女服务员,颜值全是七十以上。

    要不是山脚城美女资源就这样,你现在恐怕早就左一个右一个了吧。”

    “没有的事,我现在还是处男一条呢。”

    “真的?”

    穆青满眼不信,脸色也是微红。

    当真是一个敢说,一个敢问还敢听,疯了都。

    “你怎么还是那么女汉子,老大不小了,矜持一点不行吗?”

    “我才十四,怎么就老大不小了?”

    “别拿异界那一套说事,我们什么世界,十四就单拳四百公斤了,是一回事吗?”

    穆青撇了撇嘴,一脸可惜,“不说就不说,凭啥说我是女汉子。”

    “……”

    这天没法聊了。

    “说正事吧,你现在不是无业游民么,今天就上班吧,正好那群女汉子就交给你管了。”

    “同情我?”穆青眼眶一红。

    苏文起身,双手框住她,“我可是穿你裙子长大的,咱们什么关系,这个念头就不该有,明白吗?”

    “我们什么关系?”穆青眼泪流出。

    “什么关系!”苏文深深吸了口气,“当年你要是没走,现在你就是我媳妇!

    就是这个关系,听懂了吗?明白了吗?”

    他大吼着说出来,转身甩头就跑了。

    啪啪!

    啪!

    几乎是苏文前脚走,许斌就后脚来到门边,“厉害,终于把这家伙这句话逼出来了。”

    “滚!什么叫逼,是老娘天生丽质!”

    许斌顿时躬身摇手,很绅士的离开,穆青也是笑了出来。

    那鼻涕直接喷了出去,吓得她湿湿的脸又红又白,好悬没人看见。

    不然还怎么见人。

    当年错过,两人看似啥都懂,也大大咧咧,无话不谈。

    可在感情这件事上,却都是胆小鬼。

    没人先开口,就只能是错过。

    这一错过,差点就是终身。

    这一年,是院长催婚的第二年,终究年纪还小,没太催。

    但她一直也想回来看看院长,却都没时间。

    结果看到那张八卦杂志的封面,心中顿时一股蠢蠢欲动,心跳都要起飞了。

    当即递交辞职,连夜就从总区飞了回来。

    还好,这家伙没变。

    还好,自己终于修成正果。

    一想到这里,又笑喷了,一个鼻涕泡吹得大大的。

    啪的一声,吓得她手足无措,连忙四下看了看。

    关上门,跑进卫生间,直接拿苏文的洗漱用品将就了一次。

    ……

    下到二楼,沈馨已经等在那里。

    “上使?!”

    苏文连忙躬身行礼。

    沈馨身侧的沙发还坐着一个男子,帅到没喉结的那种,他就是风华。

    只见他说道:“表现的还不错,外门弟子的令牌给你,倒也没辱没了。”

    “这位上使是?”

    “我叫风华,你的那句话给了我惊喜,可以知道我的名字。”

    “是我的荣幸!”苏文亲自上前倒茶。

    沈馨神色淡淡的说道:“你的计划成功了,并且将那件事彻底压了下去。

    可以说,此事到这里,也就结束了。”

    “那上使来找我是还有什么吩咐吗?”苏文抬起头,疑惑问道。

    结束你就一路顺风呗,来我这里干什么。

    不知道你的段位有多高吗?

    要是被人发现了,是祸不是福啊。

    沈馨看向楼梯口那边,“你不觉得她来得太巧了吗?”

    苏文闻言皱了皱眉,有些不解,随即眼珠子瞪得老大,“你偷听我说话?”

    风华眼中闪过一抹寒芒,“胆子不小。”

    沈馨看了他一眼,才继续说道:“回答我的问题!”

    苏文给自己倒了一杯水,饮了一口,道:“每个人在这个世上都有价值。

    不然和死人朽木何异?

    只要我的价值够高,就可以换取任何利益。

    甚至包括她的真心,我有自信让她对我死心塌地!”

    “女人的胃口很大的!”风华道。

    “这有什么,我大不了把整个世界给她!”

    苏文眼中精光闪亮,“男人征服世界,女人征服男人来征服世界,她只要敢想,我就敢给!

    给不起就不要招惹,招惹之后再去嫌弃,那就是你的不对了。”

    一个男人真能管得住自己,就绝对不会被女人骗。

    风华被噎了一下,“口气挺大!”

    苏文淡淡一笑,没在意。

    就凭这两句话,他就大概了解了一些,这家伙,就是个傲娇男。

    倒是没什么恶意。

    他轻声说道:“数日前,范老问我,本命符纹核心是要选虎符吗?

    我说我选王符,范老也笑我。

    我说了一句话,让他哑口无言,并且支持我前去百万大山寻找机缘。”

    “什么话?”沈馨突然好奇了。

    “一个人如果没有梦想,那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一股清新的香气袭来,在苏文开口之前,将这句话说了出来。

    苏文点了点头,“没错,就是这句话!”

    沈馨嘴巴微张,风华目瞪口呆。

    “咸鱼?”两人异口同声。

    苏文摊了摊手,拉着穆青坐在身边,“没错,咸鱼!”

    沈馨感觉脑壳疼,揉了揉眉心,“行吧,你自己注意就行,我来就是想问一问。

    你进入莽荒大世界,是打算什么时候登录。

    要不要我在圣地那边给你要个位置,人多,发展也安全,更快速。”

    “不用了,多谢上使的照顾,我目前的实力还不够。”

    “你能想到这一点,我就放心了。”

    沈馨点了点头,起身看向穆青,面无表情的离开。

    “小子,你说的是真的吗?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

    “什么?”

    “风师兄!”

    风华顿时一个激灵,“来了!”

    随即他很有深意的打量了苏文一眼,这才噔噔噔的下楼,追上沈馨。

    “说,有没有怀疑过?”

    “有!”

    苏文说完,就闭上眼睛,结果印象中的掐耳朵没有出现。

    只是肩膀上传来了湿润的感觉。

    “怎么哭了。”

    “你还是跟以前一样,理智在前,情感在后。”

    苏文没说话,他就这性子,在前世就有人说他性子有问题。

    凉薄!

    能找到的,最接近的,就是这个词了。

    别看他到处都能搞好关系,实则真遇上事了,就是死,他也得是最后那个。

    “……”

    苏文突然撇了撇嘴,她在挠我手心?

    下意识的看了过去。

    却被穆青右手掰了回来,两人直接就“嗯嗯”到了一起。

    “我身上有禁制,三阶,你什么时候有本事解开禁制,我们什么时候说这个话题!”

    “明白!”

    互相挠完手心,二楼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

    过了一会儿,某女汉子有力气了。

    苏文说道:“好了,该上班了,不懂的就问许斌,店铺就交给你了。”

    “交给我?”

    “不然呢,你不是听到了么,我要去莽荒大世界的。”

    穆青突然有些莫名其妙的被推了下去。

    坐在沙发上,苏文闭上眼睛,一阵深呼吸,怒火才降了下来。

    终究是蝼蚁!

    师傅被人赶走追杀,女人被人挟制威胁。

    他终究只是一只蝼蚁!

    拿出了标匙,那是沈馨给的,再一翻,那是沙漠世界的标匙。

    前者,世界核心被灵能系统捕捉。

    后者,独属于他,是他身上最贵的两件物品。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jsgs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