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游小说 > 千变神纹

千变神纹

第0003章 会飞了

作者: Ping哥

    异界,万里无云的天空下。

    一道黑影急速划过,且还在不时的加速,音爆声不断的炸响。

    跟着跑的阿祖,满头黑线,累的实在是不想动了。

    直接跑到一个高耸的沙丘上趴下。

    ……

    不知过了多久。

    阿祖伸着懒腰睁开眼睛。

    随即想到什么,猛然从地上坐起,随后不顾朦胧的视野开始警惕的打量起四周。

    这时,一道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祖哥醒了,睡的还好吧。”

    阿祖听到是苏文的声音,本能的放松警惕,开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同时还一边问道:

    “我这是……睡着了?”

    “嗯,睡的还很香。”

    阿祖听完直接惊呼,“这怎么可能,我在野外这种地方睡着了?”

    “没错,睡的很香很香,足足一个时辰。”

    苏文笑着指了指沙丘四周,“祖哥你看,为了让你睡好一点,我可是杀了一个时辰的沙蝎。”

    听着苏文的话,阿祖面色一红,有些尴尬。

    媳妇啊,你可是害苦我了,我现在都这么虚痿了吗?

    苏文面上笑了笑,开始解释道:“祖哥不用多想,这个世界应该是初生世界。

    依附于宇通世界,法则还没有同化。

    我刚刚也有些睡意,不过因为事先知道,提前预防,所以没有睡过去。

    祖哥就是太累了,放松了警惕,才这样越睡越沉的。”

    “原来是这样,吓我一跳!”

    阿祖神色恍然,心中大呼侥幸,还以为自己是太过劳累,虚痿了呢。

    “好了,祖哥,我们该回去了。”

    “这就回去了?”

    苏文两手一摊,“我就是进来熟悉一下纵云虎形态的战力和飞行能力的。

    你看看,那么多学徒级的沙蝎,还有几只一阶的。

    这么一圈的尸体,还不能证明什么吗?还需要继续证明吗?”

    “不需要了。”阿祖下意识的摇头。

    他当初一品的时候,可没有这能耐,这么多沙蝎,他是怎么杀的。

    苏文见此轻轻一笑,“系统,回归!”

    两人的身影很快就原地消失,化为无数的光点散去。

    很快,两人出现在一个杂乱不堪的山谷中。

    “世界标匙还未设定,请问是否设定?”

    “……”

    苏文一脸懵逼,范老还没有设定这个世界的标匙吗?

    随即突然脸一黑。

    不会的吧。

    他故意告诉我这个世界,还让我顺便进去看一看,不会就是本着这样的想法吧。

    “设定!”

    一瞬间,苏文似乎听到了百宝戒内那些钱钱不舍的声音。

    这些钱不是他的,他的钱之前都花完了。

    现在这些钱,是来自那两个聚魂阶,很多,大概两千多万的星币。

    不过就这一个标匙的设定,直接给他蒸发了五百万。

    财产直接没了四分之一,心疼的要死。

    不过也有好处,以后想进入这个世界就不用专门来空间节点这里了。

    “苏文,苏文……”

    “怎么了?”

    阿祖放下爪子,他刚刚差点就一巴掌呼过去,“你这一副便秘的表情是什么情况?”

    “唉,这不是设定标匙么,花了我五百万。”

    “五百万,很多钱吗?”

    苏文一脸郁闷的点了点头,范老这事做的不地道啊,“大概相当于五十颗蕴灵果。”

    “什么!”阿祖直接惊骇的跳起来。

    他找了一年的蕴灵果,到现在一颗都找不到。

    结果你为了一个什么标匙,丢出去五十颗蕴灵果,你还是个人吗?

    “这么大反应?”

    “能不大吗?”

    苏文耸了耸肩,说道:“祖哥,这可是一个初生的异世界,现在设定了标匙,以后就没必要从这里进入了。

    我可以通过标匙,在任意的地点进入这个沙漠世界。”

    说着,他加重了语气,“这就相当于,我手里掌握了一个世界的资源。

    而我才付出了五十颗蕴灵果,你说,我是赚了,还是赔了?”

    “……”

    阿祖无言以对,他是逗逼,可不傻。

    怎么可能会不知道,掌握一个世界的资源,是什么概念。

    两人都是齐齐深吸一口气,喜笑颜开的走出山谷。

    穿山过林,慢慢向着更外围而去。

    苏文不打算回虎王峰了,打算直接回去。

    临行前,虎母也是交代过阿祖,让他把人安全的送回去。

    赶了三个多时辰的路,临近下午的时候。

    “祖哥,你回去吧,这里差不多了。”

    “嗯,有空来看我们。”

    “小心点,祖哥!”

    “放心。”

    苏文看着对方被林木淹没,这才转过头,向着山脚城而去。

    这一带再往前,可是军事驻地,的确是不能靠近了。

    倒是苏文,他是人族就没有这个问题。

    ……

    “就是他吗?”

    “是的,少爷,他应该就是那个失踪的苏文!”

    一个身穿黑袍的青年,一动不动的站在一株十人环抱的巨木后面。

    他的身后,是一个仿佛傀儡一般的枯槁老人。

    青年看了看靠近边城的苏文,又转头看了看斑纹巨虎。

    嘴角一咧,一抹残忍之色闪过。

    苏文并不知道这些,没多久,就一步踏入了山脚城。

    只是此时的山脚城看着,给人的感觉有些诡异。

    往日里,车水马龙的大街,此时变成了垃圾和碎纸片的天下。

    漫天的飞,看着有些萧索。

    “什么情况?”

    “这得问你了。”

    一个嗡嗡的声音响起,咔嚓咔嚓的金铁摩擦声紧接着传来。

    回头一看,却是山脚城的城卫将军安中。

    一年的时间里,他一季度一次的去过城卫府,自然认识这位山脚城的大佬。

    “安将军!”

    “苏文,你可真是让人好找啊。”

    苏文神情警惕起来,目光游离四方的看了看,“安将军找我有事?”

    “先回店里吧,晚上记得来一趟城卫府!”

    安中也是看了看四周,已经有不少人注意到苏文了。

    在这小小的边城,超凡商铺可不多,他苏文在这里也算是个小有名气的人物。

    有些话,有些事,在这里还真是不方便。

    苏文面色微变。

    伸手对着一条小巷招了招,“黄毛,过来一下!”

    一个戴着耳钉,骨瘦如柴的黄毛跑了出来,“文哥,你回来了。

    你怎么还回来啊,你们家的铺子都让人给占了。

    听说范老都被人打伤赶跑了。”

    说着,黄毛贴近了一些,贼兮兮的说道:“我有道上的消息,听说,范老已经被人通缉了。”

    “到底怎么回事,我不在的这几天,发生了什么?”

    黄毛名叫许斌,和苏文一样,都是山脚城的蝼蚁阶层。

    只不过,一个乞讨吃百家饭长大,一个坑蒙拐骗走上了另外一条路。

    当然,倒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徒。

    专业点来讲,就是主观意识不是为了害人,只是为了生存。

    本性不坏。

    这种人,就算是真抓了,量刑也会从轻。

    自从“那啥百货铺”出事之后,他就直接在山脚城四座城门安了眼线。

    这个南门,更是他亲自盯梢。

    因为他知道,苏文经常会从这里出去,进入百万大山外围找吃的。

    猎杀荒兽,采集灵植,从十岁开始,年年如此。

    两人“青梅竹马”的长大。

    而且从未断过联系,哪怕是苏文搭上了范忠的关系,也是依然如此。

    两人边走边说,走的小路。

    苏文也是担心连累人,许斌则是职业性的谨慎。

    走的快,讲的也快。

    苏文没多久就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难以想象,心中一阵错愕的同时,也是一脸懵逼,莫名其妙。

    但他终究不是真的只有十五岁,很快就明白了事情的关键。

    那枚百兽香,有问题!

    有大问题!

    而且现在就放在百宝戒之中,不是范忠所说的什么被人给买走了。

    不是他把东西昧下了,而是他没说谎。

    他真的有渠道,高价处理这东西,所以范忠是知道这件事的。

    所以,范忠那样说,应该是想要保护他。

    一想到这里,苏文身上就飙起了一股熊熊怒意,“外界都在传,铺子被官府的某些人占了?”

    “难道不是吗?”许斌诧异。

    “是就简单了!”苏文咧嘴,不屑一笑。

    这些家伙是想平息事件,这种公关,都是他前世所在的世界玩剩下的。

    他查看了一下四周,打开了百货铺的后门。

    伸手拦住了许斌。

    许斌顿时就怒了,“干什么,不信小爷?”

    苏文撇了撇嘴,直接给他踢了一脚,“看门,望风!”

    戏还挺多。

    许斌揉了揉屁股,嘴里喃喃,“早说嘛。”

    他走到一个隐秘的角落,眼睛仿佛雷达一般的盯着整条空无一人的小巷。

    这样的地方,一有人来就能知道。

    但他还是躲了起来,他不能被人发现,他还得报信示警的。

    也得保证自身的安全。

    不得不说,这个家伙,哪怕没有宿世,也是非常精明通透的一个人。

    ……

    关上门,苏文脚下生风。

    毕竟是一变了,法力灌体之下,身体素质妥妥高过普通人。

    很快,他便来到了自己的卧室。

    拉开床底的一个大箱子,撬开一块小砖,里面一个圆形开关。

    他使劲按了下去。

    床尾处,一块一米厚的巨石移开。

    露出了一个地下入口。

    苏文走了下去,然后在地下七拐八拐的,来到了范忠卧室的地下位置。

    在那里,一个以前他打不开的球形铁球打开了。

    里面有些不同颜色的灵植种子。

    还有一张地契。

    “这老头还挺谨慎。”苏文喃喃自语,轻轻一笑。

    看到这里,他其实已经放心了,范老应该是成功逃脱了。

    作为一个三变鼠纹师,已经提前发现了不对劲,并且成功留下了暗号。

    按照许斌的讲述,出手的是一个四变猿纹师。

    如果外面没有埋伏,不出什么意外的话,那个四变猿纹师是留不下他的。

    力量再大,速度跟不上,有毛用。

    拿上灵植种子,他来到范忠的工作台前。

    一番操作猛如虎后,通过鉴定师的手段整理一遍,仿佛电脑编程一般。

    这些种子分别是不同的颜色,此时按照某种规律排列。

    辅助于法力,竟然投射出了当天发生的整个过程。

    没有一丝错漏,就是像素有点低,不过也足够苏文了解事情的始末。

    再结合许斌的讲述,整件事他就大体了然于胸。

    “呵,葛长老……”

    苏文眼中闪过一抹厉色,他可没有这个世界的底层人那些该有的敬畏。

    手诀变幻,收诀,他转身就离开了百货铺。

    “怎么样?”

    “不用担心,范老没事,相反,那老头现在应该活的更滋润了。”

    范忠一直就有关门歇业的心思。

    这些年赚的,其实已经够他晚年挥霍,再加上那些房产,收租过日子,没什么问题。

    三变是一阶初期。

    身体机能比普通人好得多,再活两百年不在话下。

    “啥意思?”许斌没听懂。

    “意思就是,这一摊子鸡毛,他丢给我了,铺子也丢给我了。”

    苏文没好气的说道:“他自己享福去了。”

    这老头,也不是个省油的灯。

    一看出问题,立马就留下各种后手,硬生生的把他推到台前。

    这也的确是个机会,但一般人怎么受得了啊。

    他还是个孩子啊。

    苏文心中,简直无法吐槽。

    “范老让你顶罪?”

    “你觉得一个四变猿纹师会为了一枚价值一万星币的百兽香砸一个三变鼠纹师的超凡商铺吗?”

    苏文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

    许斌其实也不傻,就是没接受过系统的学习和训练。

    就智商而言,也是碾压不少人的。

    真以为,一个成功的混混是谁都可以当的?

    会死人的!

    而他从十岁开始就下海了,这些年来,越混越好,这都是智慧。

    “这个,不太可能吧。”

    “是绝对不可能,所以,那枚百兽香应该不是普通的百兽香,或者干脆就不是百兽香!”

    苏文脸上露出轻蔑的神色,这些把戏都是前世话本写剩下的。

    当然,看明白是一回事,怎么做却是另一回事。

    想掰手腕,也得有手才行。

    他现在就一间百货铺,哪怕地契在手中,是不是他的,还得看人家脸色。

    他连手都没有,怎么跟人家掰。

    一边的许斌神色变化,很快想明白了一些事,“怪不得呢,他们通缉范老,是想杀人灭口!

    那这枚百兽香可就很不简单了,指不定是什么宝物呢。”

    “就算是宝物,你觉得会是我们这些蝼蚁能看出来的?”

    苏文摇了摇头,“可惜,灵能速递谁都没有权限查询,而且现在时间也过了。

    不然,我肯定提交一个货物质量申请,把东西弄回来。

    这样的宝贝,现在看不出来,以后肯定能。

    要真的捡了个大漏,以后说不得星纹阶的修炼钱都整出来了。”

    “你还是那么会做梦!”许斌撇了撇嘴。

    “哈哈哈,做梦总比咸鱼好吧。”苏文不在乎对方的调侃。

    ……

    城主府,安中进入这里。

    现在和以前的感受,已经截然不同,整个人战战兢兢。

    但今天,却是好了许多。

    “上使!”

    “有进展了吗?”

    沈馨头都没抬,闭目推演法术,一心二用。

    安中也是头都没抬,小声说道:“回上使,范忠的侄子,苏文,已经回来了。”

    “他之前去哪里了?”

    “百万大山!”

    安中回答道:“属下调查过此人的关系网,汇总的资料显示,此人的确是经常前往百万大山。”

    “他什么修为?”

    “学徒级!”

    沈馨听到这里,略微有些疑惑了,“学徒级就去百万大山混,不怕死?”

    安中简单介绍了一下苏文的成长经历,道:“此人虽然资质偏低,但意志坚定,一直在准备晋升。

    据传,他去百万大山,应该是为了兽王菇。”

    “想觉醒王符,野心倒是不小。”沈馨撇嘴一笑。

    她选的是翼符,且资质不凡,走天使路线,如今的战力,同阶之间也是上游。

    翼符也是一个广义模板。

    可选范围非常广大。

    但凡长翅膀的,她都可以临摹神韵,凝聚形态。

    百级十变,每一变一个形态,战力相辅相成,且以后遇到强大的,还可以换。

    这既是基础,也是核心的战力来源。

    而可选范围大不大,就决定了未来的道路是宽还是窄。

    她看向安中,问道:“人你看过了,你觉得那东西在不在他身上?”

    安中摇了摇头,“上使,他当时的确是不在。

    我们在装修百货铺的时候,也把铺子搜了一遍,没什么发现。

    同时,那段时间,百货铺也的确是发了几个灵能速递。”

    沈馨点了点头,“之前还能怀疑,现在他回来,的确是不可能了。

    不过,该有的监视也不能放下!”

    “属下明白!”

    安中点头,这个不用智囊教,他也懂,“属下约了他晚上来一趟城卫府。”

    “按规矩办事,别再节外生枝!”沈馨瞥了他一眼。

    这些人,总是喜欢把一手好牌打到烂。

    反过来还要怪上面没给支持,没给好处,说什么既想要马儿跑,又不给马儿吃草。

    我人都来了,官方支持,怎么的?

    还得加个明面上的通告吗?

    这种支持力度,钱都买不到的好吧,还不知道知足了。

    就像那个李世生,明明只需要派一个城主府助理就能办妥的事情,偏偏就能把事情办成那样。

    也是没谁了。

    他不凉,谁凉,凉了活该。

    ……

    时间过去的很快。

    晚上。

    苏文独自一人,来到城卫府。

    “来人止步,何事?”门卫不是深藏不露的大爷,而是两个虬髯大汉。

    眼若铜铃,肌肉发达,没想到,城卫将军爱好这么独特。

    他突然有些后悔了,晚上来的话,会不会太危险。

    不是有句话么,出门在外,男孩子要保护好自己。

    这样的都下手了,他这样的还能有好了?

    “安将军请我过来的。”

    “阁下是苏文先生?”

    就在这时。

    不等门卫开口,一个二十来岁,身材偏瘦的青年迎了过来。

    苏文笑道:“你年纪比我大,叫我苏文就行,就别叫什么先生了。”

    “文哥客气了,我可是知道你的,我叫陆明,是城卫府新聘的文书。

    文哥可是学徒级鉴定师,这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有的资质!”

    一边的门卫闻言,连忙收起了轻视之心。

    陆明的话夸张了些,但说的也大部分没错。

    拥有副职资质的人很少,像是苏文这样的,一个人就能在山脚城支撑起一个超凡商铺。

    这种手艺,真不是一般人能干的。

    “客气了,我都没出师。”

    苏文面上轻轻一笑,“陆大哥年纪轻轻就能进入城卫府工作,才叫人羡慕呢。”

    “哈哈哈,文哥不愧是文哥,将军已经在里面了,这边请!”

    两人一边说,一边聊,都是八面玲珑的人物。

    远远看着,竟然有些惺惺相惜的味道。

    “读书人都这样吗?”

    “是啊,好可怕。”

    两个门卫甩了甩头,挺直腰板,比之前都认真了许多。

    ……

    内院,一个较为隐秘的院子。

    苏文站的微微靠后,陆明微微躬身,敲了敲门。

    “进来吧。”小院里,传来安中的声音。

    陆明轻轻的推开了院门。

    苏文笑着点了点头,一步迈进去,道:“安将军,你这日子过得真是越发的惬意了,可真让人羡慕。”

    安中看了他一眼,道:“你要是喜欢,咱两可以换换,我这干的比谁都累,赚的比谁都少。

    说不定哪一天啊,就死在哪只荒兽的嘴里了。”

    “将军这话说的,是嫌我们铺子的孝敬少了呀,这也没办法,小本生意,还天天有人惦记。”

    安中摇了摇头,“惦记?谁敢哦,现在你那铺子可是出了名了。”

    苏文微微笑道:“是啊,外界都在说,是官老爷看上了咱的铺子,这更没办法了,自古民不与官斗的。

    要不,将军来接手,我给将军打工,就赚个辛苦钱。”

    这时安中顿了顿,看着干站在一旁,有些打怵的陆明,道:“下去吧,这里不用人伺候。”

    “属下告退!”陆明两腿有些发软。

    心里直嘀咕。

    这个真的是刚刚那个差点跟他结拜的十五岁少年?

    这气场,可一点都不比将军差了。

    安中打开茶盒,一边摆弄茶具,一边说道:“事情都了解清楚了?”

    苏文点了点头,道:“都听黄毛说了。”

    安中头也不抬,幽幽的问道:“那你现在有什么想法?”

    他可不是李世生,从来没小瞧过这个小家伙,他知道这个小家伙的本事。

    同时,这个小家伙也把他给看透了。

    平时他维持一副莽天莽地的莽夫形象,却是在给自家妻子找姐妹的时候,被看穿了。

    那个时候,他可是英俊潇洒,七窍玲珑。

    差点同时把好几个妹子撩到碗里。

    然而这个小家伙,就为了少交一点孝敬,竟然安排了套子,圈他。

    巧了,还给圈了个正着。

    他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智商输给一个十几岁娃娃的。

    苏文苦笑道:“还能有什么想法,自古以来,民不与官斗,自然是配合各位官老爷,把事情压下去了。”

    安中抬眼,看了苏文一眼,“别不知福,要不是百花阁、千艺楼,还有圣火教在捣乱。

    你觉得范老头和你,会是什么下场?”

    “跺碎了喂狗?”

    “别侮辱狗,知道李世生么,现在应该已经扬灰了。”

    苏文神情错愕,这个他还真的不知道,毕竟是内部秘密处理的事情。

    他一个小老百姓,怎么可能知道这种事。

    就是许斌那样的混混头子也不知道。

    “那……那现在城主府里没人了?”苏文突然小声说道。

    “这里没人偷听。”安中白了他一眼。

    “哈哈,我这不是太震惊了么,太骇人了。”苏文尴尬的笑了笑。

    “朱明茶,一品的好东西啊。”

    “不错,鉴定术有长进。”

    安中得意的笑了笑,道:“现在的事情就如你说的,尽快平息事件的影响。

    赤天圣地不能乱,你应该知道,这里面,孰重孰轻!”

    “那我能得到什么补偿?”苏文问道。

    “你倒是挺直接的,范老头还活着吗?”安中没有直接回答。

    一年时间,学了鉴定术,现在又到手一间超凡商铺。

    不得不说,他有点酸了。

    这得顶他多少年的俸禄啊,想想就羡慕嫉妒恨。

    不过再想想,之前圣地来的那个冰山女专门提醒过的话,一些不好的念头又不敢冒出来了。

    “这个我怎么知道,我刚从百万大山外围回来。”

    “行吧,继承了那间铺子,钱呢,你应该是不缺了,你说说看,想要什么?”

    “将军能做主?”苏文问道。

    “李世生已经被扬灰了,你说现在的山脚城还有谁能做主?”

    “圣地来的上使!”

    安中闻言一愣,眼中闪过精芒,这小子怎么知道的。

    苏文见此咧嘴一笑,“将军,如果不是圣地来人,谁敢动李家?谁敢动城主大人?”

    “你先说说你的条件!”

    “我要一个圣地外门弟子的身份!”

    “不可能!”

    安中眼珠子瞪得老大,“我现在星纹阶,都进不了圣地。

    别说外门弟子,连杂役弟子,挂号的客卿都没资格。”

    苏文见此,一摊手,“将军你看,你做不了主。”

    “你这是狮子大开口,不要小命了?”

    “将军此言差矣,时势造英雄,圣地外门弟子的身份在我们这些蝼蚁眼里很珍贵。

    但在真正的大佬眼里,却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

    苏文面上笑了笑,淡淡说道:“现在这种波云诡谲的局势,可不是我造成的。

    但是我知道,我出手,能带来的影响有多大。

    圣地外门弟子的身份,我值这个价!”

    啪啪!

    啪!

    一道掌声响起,一阵梅花清香扑鼻而来。

    安中神情错愕的抬头,惊诧非常,连忙起身行礼,“上使!”

    苏文也是九十度弯腰,头都不敢抬。

    这个人,很可能就是将李世生扬灰的狠人,惹不起。

    一双洁白的羽翼张开,一个身穿碧玉劲装的女子徐徐落下,看向安中的眼神,透着一股复杂。

    莽夫?

    这个人厉害啊,连她都骗过了。

    这一趟任务,真的是学到了不少东西,长知识了。

    权利最大的城主李世生,是个自己聪明,却用人失败的蠢货。

    一间小小的超凡商铺内也是卧虎藏龙。

    老板非常精明,圣地在这一带的荆棘卫,追了几天,硬是让人跑了。

    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气场不低,有口才,城府也不差。

    一个莽夫城卫将军,竟然是一个比李世生还要出色的老狐狸。

    “苏文,你说我要是找一个假的,代替你,会怎么样?”

    “事情应该也能平息!”

    沈馨诧异的看向他,淡淡说道:“那你不是没有价值了?”

    苏文低着头,小声回答:“用我,那就是一百分,用替身,最高只有九十九分。

    这一分之差,苏文斗胆,应该值得一个外门弟子的身份。”

    大势力之间的交锋,可不简单。

    哪怕一分之差,也足以给对方造成很大的破坏。

    嗡!

    噗通!

    苏文猝不及防,差点膝盖都碎了。

    只见其浑身颤抖的趴在地上,安中眼中闪过一抹精光。

    苏文竟然害怕了?

    不可能吧。

    “现在你还坚持这个条件吗?”

    “这只是其中一个!”

    苏文牙齿打颤的说道:“我还有一个条件,我要莽荒大世界的登录标匙!”

    “外门弟子本身就有这个权限。”沈馨轻声说道。

    她没有解除威势镇压,自顾自的走到上首坐下,目光平静的看着苏文。

    “那是伪标匙,随时可以被人取消权限。”

    “你是真的不怕死吗?”

    苏文沉吟了半响,声音低沉的说道:“我本尘埃,自渡金身,生有何欢,死又何惧!”

    安中听着浑身一震,仿佛看到了一只朝天咆哮的蝼蚁。

    沈馨也是神情一顿,眼中闪过一丝欣赏,她虽然不是蝼蚁,在家中,也只是一个庶出。

    自小被送到圣地修炼。

    她付出了多少,无人知道,家族因此得到了多少,却是历历在目。

    她也不甘,她也想挣扎,可惜牵绊太多,动弹不得。

    慢慢的,威势撤去。

    “还有吗?”

    “还可以有吗?”

    苏文表情有些不可思议。

    安中也是神情惊诧的看向沈馨这边。

    这么好?

    他又看向苏文,长的倒是不错,不会是……想认弟弟吧!

    沈馨安静的看着他,等着他。

    苏文深吸一口气,想了想,说道:“我希望你们不要再追究范老的责任。

    他虽然是个一阶鉴定师,但肯定看不出那‘百兽香’是什么。

    你们这样,只会显得此地无银三百两。”

    “你知道是什么?”

    “我才学徒级,上使觉得我能知道什么?”

    沈馨脸上表情一抽,她话出口就后悔了,可惜无法撤回。

    安中在一边问道:“你凭什么认为范老头不知道?”

    苏文说道:“安将军,那东西如何宝贵,上使应该知道,你可以问一下上使,那东西是范老能看出来的吗?

    再者说,如果范老知道,你觉得他为什么没有提前跑掉,反而还把东西卖了?”

    他两手一摊,耸肩道:“现在你们也看见了,范老的手段并不差,到现在依然在逃。

    如果提前走,你们觉得,你们能摸到他的影子吗?”

    “……”安中。

    “……”沈馨。

    不得不说,话很有道理。

    然而,沈馨还是摇了摇头,道:“这件事,必然会有一个垫背的。”

    “可以让城主……”

    “你觉得官方背锅合适吗?”沈馨问。

    苏文直接就闭嘴了,怎么可能合适,这件事影响了官方的公信力。

    而官方的公信力又和社会的安定有关。

    这种大局观他还是有的。

    只要没到最后关头,维持一个大方面的稳定,对社会民生还是很重要的。

    反正,该处置的人都处置了。

    现在就剩下最后的公关了。

    “保持通缉可以,但是只是表面工作,不能真的派人追杀。”

    “可以!”

    沈馨嘴角微扬了一下,“这回应该没有了吧?”

    苏文挠了挠头,面上有些不好意思,讪讪道:“没有了,我这个人,还是很容易满足的。”

    安中无语。

    沈馨也是心中狠狠白了他一眼。

    突然,她有些不敢肯定的问道:“你一变了?选了什么模板?是王符吗?”

    “嗯,去了一趟虎王峰,趁着巨虎外出,偷了兽王菇。”

    “虎王峰!”两声惊叹响起。

    安中直接开口,“你胆子可真不是一般的大,那可是虎王峰啊。”

    “怎么了,安将军,不就是两只斑纹巨虎吗?”

    “那是两只虎王,可不是普通的荒兽。”

    苏文有些不在意的开口道:“那又怎么了,我是偷兽王菇,又不是搞猎杀。”

    再说了,他也打不过啊,偷而已,不会有什么危险。

    这两人的反应有点大了吧。

    非亲非故的,这么担心他的安危,不会是有什么不能言的企图吧。

    “猎杀?你有那本事吗?”安中没好气的说道。

    “以后不要去那边了,兽王都是潜规则不能惹的,哪怕修为不高也不行。

    历史上,敢动王级血脉荒兽的,无一例外,都凉了。

    自己凉了也就算了,最关键的是,还容易扩大事件,牵连无辜。”

    苏文点了点头,“放心,我这个人,还是很善良的。”

    他眼神清澈,这一点,他还是很自信的。

    安中干咳了一声,问道:“说正事吧,你打算怎么配合官方善后?”

    苏文疑惑问道:“这个不是问你们吗?”

    “你先说说你的想法。”

    “真的要我说?”

    “快说!”

    苏文沉吟了一下,开口问道:“其实这个事很简单,我明天开始正常上班就行了。”

    “就这样?”沈馨微微蹙眉。

    “就是这样!”苏文解释道:“自然,才能容易让人相信,太刻意了,相反,很可能会起反作用。”

    沈馨看向安中,“安将军怎么看?”

    安中迟疑了一下,还是点点头,“我觉得他的话,有一定的道理。

    不过,也不能太简单了,毕竟,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越早解决这件事,百花阁、千艺楼,还有圣火教才能无从下手。”

    沈馨看向苏文,面无表情道:“再想想!”

    苏文简直无语了,这不是你们的事情么,为什么要为难我一个十五岁的少年。

    我还是个孩子啊!

    没办法,这位小姐姐不知道抽了什么风。

    现在完全就是一副不能惹的状态。

    “八卦小报!”苏文开口道。

    他直接开始解释:“不要小瞧了这些小报的能量,除了国家大事,老百姓最喜欢看的,就是这一类信息。

    如果我们跟山脚城的小报打招呼,让他们出人偷拍报道。

    肯定会瞬间引爆,之后那些大媒体也会蜂拥而至,不刻意,又速度快,解决了!”

    沈馨又是看向安中。

    安中冷汗还没擦干这就又开始冒了,很快他说道:“还是慢了。

    现在这件事可不仅仅是对山脚城有影响。

    这样,把山脚城,以及周边其他几座边城的小报全部发动。”

    “好,安将军果然聪明!”

    “……”安中。

    “……”沈馨。

    两人都是齐齐无语,这小子,还知道让功劳。

    沈馨说道:“那明天你就开始上班吧。”

    谁知道苏文却是摇头,“那不行,话不是这样说的,条件没有达成,我不会去上班。”

    沈馨闻言一愣,站了起来,“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之前的威势再次出现,直直锁定了苏文。

    苏文却是毫不畏惧的看向她,“我只是一只蝼蚁,但我从这个社会学的东西,不见得比你们少。

    过河拆桥,卸磨杀驴,这种事不是阴险小人的专利。

    你们这些大佬也喜欢干,而且干的比那些阴险小人还要多。

    甚至可以说,这两个词,就是你们这些大佬发明的!”

    “苏文,你不要得寸进尺!”安中低喝一声。

    他看了看沈馨,好像下一瞬间,这里就会成为屠宰场。

    锁定的威势越来越大了。

    沈馨直直看着他,“你想怎么做?”

    苏文此时已经豁出去了,淡淡说道:“现在距离早上还有时间。”

    “好,我跑一趟圣地!”

    “上使,这太赶了吧。”

    沈馨摇头,“事情搞砸了,这一带的边城都会被夷平!”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jsgs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