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游小说 > 千变神纹

千变神纹

第0014章 河口县

作者: Ping哥

    武道六品的修为,穆青更加放心了。

    她的本命符纹核心是圣符,等级达到了将级,且修炼的是百花阁的功法。

    可不是行符诀那种地摊货,如今修为已经反超了苏文。

    达到了一阶八变,第一形态是超光炮。

    那是百花阁的镇派奇珍,虽然是一件宝物,但却拥有灵性,有灵性就有神韵。

    有神韵就承载了法则,就可以被人临摹形态。

    在百花阁内,凡是选择圣符的,几乎都凝聚了这个。

    而宋嫣和苏文一样,选的都是王符,功法用的也是行符诀,一变形态同样是纵云虎。

    这件事上,苏文给她开了挂。

    如今修为一阶三变,战力却是比穆青还高出不少。

    王级的本命符纹核心加持战力,共计有八个小境界,只多不少。

    “是你们先破了规矩,我们才动手的!”

    “我的东西,卖什么价是我乐意,输不起就别玩!”

    穆青话说完,眼神一冷,大手一挥。

    “杀!”

    身后,众多白衣会弟子顿时抽出了武器,开始了抓对厮杀。

    也不用司吉三人多说什么,所有人都知道落到他们手里的下场,一个个嗷嗷的迎了上去。

    原本平静的场面,顿时陷入了混乱的厮杀之中。

    “杀!”

    一柄长剑入手,穆青脚下狠狠一跺,身体如同离弦之箭一般迸射而出,朝着徐武斩了过去。

    这一剑,她没有任何留手。

    一阶八变的修为,将级的本命符纹核心加持了四个小境界。

    那便是一阶巅峰的战力,顷刻间爆发出来,长剑上白光闪烁,威势惊世骇俗。

    锵锵!

    锵!

    几乎是瞬间划破空气阻力,发出了一连串的嘶鸣。

    徐武接连几招格挡,双臂发麻。

    却在这时,背后毛骨悚然,转身一看。

    这一刻,在徐武的眼中。

    宋嫣像是一头傲啸山林的巨虎,凶悍的气息仿佛寒冬腊月一般,让人心神冰寒。

    但徐武到底是武道六品的武者。

    鼎盛的气血冲刷下,顿时让他清醒了过来。

    手中握住大刀,以力劈华山之势,重重的迎了上去。

    轰!

    那不是假的巨虎,而是真的,虽然没有显出形态,但力量一点不差。

    两者刚一接触。

    徐武的脸色就骤然一变,一股恐怖的巨力自他的大刀上传来。

    顷刻间,便震得他双手虎口崩裂,两只手臂完全承受不住这股力量,骨头咔嚓一声裂开。

    砰!

    膝盖一软。

    徐武重重跪倒在地,两条手臂无力垂下,手中的大刀早已经滚落到了一边。

    而在他的视线中,宋嫣的手仍然余势不止的落下。

    最后,瞳孔被放大的玉手全部占据。

    嘭!

    咔嚓一声!

    健硕的胸膛整个向内一凹,塌陷了下去。

    到最后一刻,他都没有料到自己会败的这么轻易,败的这么凄惨。

    一阶三变,本命符纹核心加持,那就是一阶巅峰战力。

    在旁人看来不可力敌的武道六品,在她们的眼中,和武道一品二品没什么区别。

    徐武被一击毙命!

    两女的目光落到了宗州和司吉的身上。

    如果说徐武还能勉强格挡几招,那么宗州和司吉这样的武道五品,就真的是垃圾了。

    两人见两女看过来,瞬间仿佛被什么可怕的存在盯上了一样,毫毛炸起,浑身颤栗。

    徐武被瞬杀的过程,他们一帧都没有错过。

    如今徐武的尸体都还在抽搐,血腥的场面依旧存在。

    特别是宗州,其内心悲切的同时,也是涌起了一股惊惧和骇然。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徐武的强大。

    武道六品,气血已经可以随意流转全身,一般的小伤几乎可以瞬间痊愈。

    两个副帮主之中,他是最不安分的那个。

    时常和徐武切磋,明确自己和徐武之间的差距。

    以五品斗六品,每次打完,自己一身的伤,而对方最糟糕的情况只是衣服破了。

    然而,就是这样强大的存在,被两个女人合击。

    正面挡了几招,随后就一击毙命。

    所以当两女的视线落在他们身上的时候。

    宗州顿时惊慌失措:“快撤,撤回县里,去请县尉出手!”

    这两女绝对是武道七品以上的恐怖存在。

    县尉?

    闻言,穆青心中微微一动。

    “青姐,黑手帮背后的人就是县尉吗?”

    “不知道,不过为了避免麻烦,直接解决就行了,速战速决准没错!”

    “嗯!”宋嫣坚定点头。

    而被盯上的宗州还没跑多远,一声惊天动地的虎啸爆发,声震十里。

    宗州身体如坠冰窖,在这一声虎啸中,竟硬生生停滞了下来。

    浑身僵硬,他动不了了。

    噗嗤!

    长剑划过,鲜血飞溅。

    宗州完全来不及做出反应,就直接被一剑斩杀。

    “我愿降!”

    司吉看着身边十步远的宗州,脑袋滚到身边,想都不想就跪了下去。

    噗嗤!

    穆青眼睛都不眨一下,手下没有一刻停留。

    一声厉喝,“投降不杀!”

    “……”

    所有人都无语了。

    你面前就跪着一个好不好,好吧,那是领头的,必须要死。

    帮主凉了,两个副帮主也凉了。

    穆青终于停下了杀手,允许投降,不仅仅是原黑手帮的,就是白衣会的都松了口气。

    那毕竟是杀人啊,不是杀猪,心理负担不小的。

    “我们投降。”

    咬了咬牙,一些小头目还是颓然的低下了自己高傲的头颅。

    现在的局势非常明朗,白衣会这是要开始整合整个河口县的地下势力了。

    把所有不属于自己的帮会全部清除出去。

    这是大势,他们再怎么坚持,也无非就是那几种结果。

    要么被赶尽杀绝,要么像丧家之犬一样,被人灰溜溜的赶出河口县。

    然而看这架势,前者的可能性最大,这就是一群刽子手,杀人眼睛都不眨的。

    还不如老老实实的接受收编。

    趁着这个机会,好歹还可以给自己争取点儿好处,总比一无所有的强。

    能当小头目的,都有点真本事,收编之后的待遇,再差也比回家种田强。

    看到对手接受了收编,白衣会的人也是开始收手,两方人会合到一起,开始打扫战场。

    在一些头目的带领下,前往各自的产业接收整理账目。

    接下来,类似的情况在整个河口县,各个帮会的地盘上,都是接连的出现。

    有的选择退让,自己主动退出,直接离开河口县。

    有的被杀光了领头的,才开始投降,接受收编,比如这个黑手帮。

    当然,终究是混口饭吃。

    不可能出现那种战至最后一人的情况。

    一群混混而已,真以为拍电影?

    真正的精锐军队都很少有这种情况发生,混混而已,真以为是个人物了?

    ……

    清除了帮会,白衣会终于开始对家族下手。

    “杀!”

    “这是不给我们活路了。”

    “和这群狗娘养的杂碎拼了!”

    “干他老母的!”

    厮杀声、嚎叫声、怒吼声,此起彼伏。

    某条阴暗的小巷里,衣着各不相同的两方人,各自拿着各种各样的武器,疯狂厮杀。

    鲜血横飞,残肢断臂到处都是,场面一片狼藉。

    不过镜头拉近之后,就会发现,这其实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

    对付家族私兵,和对付帮会混混是不一样的。

    家族私兵有家人牵挂,敢战敢杀,士气往往都不低,这就不能乱拼了。

    “弓箭手清一下场,让那边几个退下来!

    受伤的盾战后退,注意替补!

    近战的闲着没事可以清理一下尸体,别走着走着队形乱了都不知道。”

    巷子里,不时响起一道女性的呼喝声。

    这种厮杀,属于灰色械斗,只要不涉及到平民百姓,事情别闹得太大,县衙根本不会管。

    顶多就是在两方人厮杀结束之后,胜利一方送上好处。

    县衙自会派人过来收尸,善后收尾这些事,事情也就这样结束了。

    对于县衙而言,谁胜谁负他们不关心,只要该他们的好处,一分不少就行。

    小巷的尽头,一个白衣劲装的女子站在那里。

    右手握剑,双手交叉抱胸,身姿挺直的站在那里,目光直直看着宋嫣。

    看不出来,这丫头还是个女将军。

    其曼妙的身姿,被紧身的劲装紧紧的勾勒出优美的弧线。

    尤其是波澜起伏之地,经过开发,更是吸引眼球。

    就在这个时候,从小巷外鱼贯而出一群人,低着头,根本不敢直视穆青。

    一个个的,都是谨小慎微,恨不得底下有个洞,能让他们把自己的脑袋给塞进去。

    “穆会长,打完了吗?”

    “嗯,辛苦兄弟们了,钱你们应该不缺,这是郡城那边新出的真元丹,好好修炼!”

    说完,穆青又是一翻手,“这是精元丹,黑手帮的事,是我们事先没调查清楚,算是赔罪。

    劳烦转告一声县尉大人,以后该有的孝敬提高一成。

    我们白衣会上交的,只会比黑手帮多,

    哪怕生意不好,我们自己补也不会让县尉大人吃亏,这一点,说到做到!”

    “会长客气了,会长放心,这些话,小的一定一字不落的转到大人耳中。”

    “谁!”

    就在这时。

    小巷里传来宋嫣的厉喝。

    吼!

    穆青等人看过去,只见宋嫣仿佛化身为一头纵横山林的斑纹巨虎,虎啸惊天。

    那个梁上君子被吼的身形一顿。

    锵!

    穆青出手了,凌厉的剑光划过天空,璀璨夺目,速度快到了极致。

    刹那间,白光接连闪动。

    说时长那时短,一颗头颅已经飞上天空。

    同时,穆青面色又是一冷。

    下一瞬!

    轰!

    恐怖的剑光再次斩出,瞬息间便发出巨大的气爆声响。

    隐于暗中的一个黑衣老者突然感受到一股致命的威胁,本能的拔刀格挡。

    却在这时,身后一头猛虎凌空跃起,虎掌整个压下。

    前有剑光闪烁。

    后有暴戾虎扑。

    嗡!

    突然间,一股恐怖的力量汹涌而出。

    却是那黑衣老者捏碎一个玉佩,一层金光将自身紧紧笼罩。

    “手段还不少,但你还是要死!”

    穆青眼神坚定,无视那金光结界,长剑裹挟着凌厉的劲风,疯狂劈砍。

    宋嫣则是阻止对方逃离,硬撞也要把对方赶回去。

    “不!”

    黑衣老者绝望的大喊,“贱婢,你敢杀我,我是天灵派的外门弟子!”

    “穆会长剑下留人!”

    唰!

    下一刻,穆青皱了皱眉,长剑停在了黑衣老者的脖颈处。

    她看向那个捕头,“怎么,张捕头要保下此人?”

    张生连连摇头,抹了把汗,随即一脸兴奋,“穆会长,这可是天灵派的间谍。

    天灵派可是黑水宗的死敌,抓住了他,绝对是大功一件。”

    “原来是这样!”穆青了然。

    一只玉手伸出,直接印在了黑衣老者的胸膛上,恐怖的巨力顷刻间爆发,直接将他震下房顶。

    “人我已经重伤,你带走吧,功劳什么的,我不稀罕,别妨碍我赚钱就行。”

    “会长说笑了。”

    张生笑的很献媚,单手提起黑衣老者,转身就走。

    当然,临走前该交代的都交代了,反正收尸也不是什么复杂的事情。

    ……

    穆青飘然而下,宋嫣也是凌空一跃。

    “打完了吗?”

    “青姐,都杀干净了,从今天开始,整个河口县地下世界就是我们白衣会的天下了。”

    一个大队恭敬的回答道。

    “很好。”

    穆青听完,满意的点了点头,道:

    “那就回去吧,受伤的兄弟好好治疗,别省丹药,我们不缺丹药。”

    “是,会长!”

    一群人狂热的看着穆青。

    不到一年的时间,他们白衣会就拿下了河口县。

    他们似乎已经可以预见,一个超级大势力正在冉冉崛起,他们赶上了风口,坐上了快班车。

    而这个机会,就是眼前这个女人给的。

    “一个河口县而已,这就飘了么,都赶紧回去修炼。”

    宋嫣不太满意,感觉进度太慢,一年一个县,整个黑水国那么大,何时是个头啊。

    一想到王倩已经快要一阶巅峰,她就隐隐有些着急。

    还有姚娜那个丫头也是后来居上,居然摸到了一阶炼丹师的瓶颈,得到了文哥的支持。

    直接吃经验大礼包,晋升到了二阶炼丹师。

    虽然她战力强大,但修为进境慢啊,不到二阶,不算超凡。

    她可不想掉队,成为一个被人养在家里的花瓶。

    “别太着急了,文哥不也才四变么。”

    穆青走过来,一把搂住了宋嫣,咸猪手就上手了。

    苏文也知道她的这个恶趣味,赵敏也有,真不知道百花阁那些姐姐都教了些什么。

    “青姐!”宋嫣惊呼。

    连忙四下看了看,好悬附近没人。

    “好大,文哥的手法就是高明,你才十七岁吧,好羡慕。”

    “你十四岁也不比我小了。”

    宋嫣心里翻了翻白眼,眼看着呼吸粗起来,连忙拉开距离。

    这地方是下山的路,真等车速快了,可就刹不住车了。

    ……

    城北,白衣会总部。

    这边出城,就可以直接前往山腰村。

    此时,总部大殿内,穆青大马金刀的坐在太师椅上,一身劲装,霸气十足。

    目光冷冷的扫视着下方站成两列的一群堂主香主。

    “诸位。”

    穆青的声音并不大,但却清晰的传到每个人的耳中。

    “河口县我们已经拿下了,我知道,大家都非常的兴奋,甚至有人都开始飘了。

    我劝你们一句,飘之前,先听我把话说完。

    我们势力的确是扩张到了整个河口县,但是,手底下的人也是变得良莠不齐。

    在一次次的战斗中,我们的精英骨干也是损失惨重,所以,暂停开拓计划,我们需要修整一段时间。

    在这段时间里,会里将会挑选骨干,着重培养,藏经阁也会开放。

    以前给你们发积分,你们有些人不要,现在别后悔。

    想进入藏经阁挑功法,只有积分才行,其他的钱一概不认。”

    “会长!”

    听到穆青的话,很多人不由得身形一顿,呼吸粗重了起来。

    高级功法可不是谁都有机会接触到的。

    混地下的,大多数都是渣渣。

    小混混打架,抢地盘,更多的时候其实是靠的一身血勇。

    身体素质好的在打斗中比较占便宜。

    所以一般黑帮招人,都是优先挑选那些长得人高马大的,看起来就威猛霸气的。

    往那一站,不用动手也可以很唬人。

    一个急性子就急忙开口了,“只要有积分就行么,不管身份地位?”

    “只认积分,只要是会里的兄弟,都可以!”

    这些功法,穆青她们也能修炼,不过尝试了之后,觉得没什么用。

    都是套路,还不如直接加强力量、速度、反应等等。

    这样就不需要辛辛苦苦的通万法,然后又化繁为简的绕一遍。

    符纹师的修炼体系,一开始是临摹神韵,就已经是初步的接触了法则。

    直接往前走就是了,没必要绕路。

    真遇到好的,拿来用用就行,不用专门浪费精力。

    “那我们……”

    一些投降过来的,一些身份的确是很低的,一个个都眼巴巴的看着她

    其实,哪怕就是堂主香主这样的,有好功法的其实也很少。

    “放心吧,我再说一遍,只要你们积分足够,每个人都可以学习高级功法。”

    穆青目光平静,轻声开口道。

    经过这么久以来的积累,扫荡了那么多的势力,收集到的高级功法,着实不少。

    虽然比不上宗派的收藏,但是用来给这些草根渣渣学习已经是天大的恩赐。

    白衣会如今三千成员,从中挑选身强体壮的,也不需要他们达到多高的层次。

    二阶应该没多少有这样的资质。

    一阶巅峰,也能雄踞一方了。

    不要小瞧了一阶,真的多起来,加上合击技,二阶也要绕路走的。

    ……

    散会后。

    穆青随意问了一句,“君子堂报名的人多少了?”

    宋嫣回答,“五百,不能再多了,目前暂时还养不起。”

    “五百也不少了,资质检测怎么样,有好苗子吗?”

    “有两个武者资质达到了帅级,现在修为都是武道四品。”

    “没有将级的?”

    “没有,其他全部是兵级的资质。”

    宋嫣摇了摇头,“那两个帅级应该是漏的,黑水宗常年在各地招收弟子。

    将级或者以上的资质,应该都被挑走了。

    兵级他们又觉得浪费资源,不想要,倒是便宜了我们。”

    穆青点了点头,情况应该是这样,“那就抓紧训练吧,那两个帅级资质的送到山腰村去。

    得尽快培养出足够的强者,不然,都不好意思去西宁郡见那两个丫头。”

    “是啊,她们两人支持了不少珍贵的高级丹药。”

    说着,宋嫣突然说道:“对了,青姐,文哥说要组建一个苏氏商会,整合我们现在的产业。

    这件事要交给谁去负责?”

    “放心,他不是新收了五个姐妹么,以后苏氏商会就交给她们负责。”

    “那五个掌柜的?”宋嫣嘴巴一嘟。

    其中一个还是她的副手来的,结果现在成了姐妹。

    穆青一阵笑,“文哥就一个人,换言之,苏家就他一根独苗,多点姐妹有什么不好。

    开枝散叶,我们弄一个大家族出来,咱也站在巅峰,看看云彩。”

    “巅峰有啥好站的,那么冷。”

    穆青白了她一眼,直接出动咸猪手。

    这里可不是下山的路了,情况允许开车,没一会儿……

    外面守门的女弟子脸色微红,连忙把门关上。

    ……

    自从一统了整个河口县之后,所有人都以为白衣会将有更大的动作。

    没想到,一连一个月,半点风声都没有。

    整个白衣会,竟然完全沉寂了下来。

    他们仿佛满意了这种收保护费的日子,就盯着河口县这个小池子。

    当然,这样做的好处也不少,最明显的,就是治安变好了,商家生意都火爆了不少。

    看看,一个政治正确,还统一的地下世界有多重要。

    百样米养千样人,总有些人是法律无可奈何的。

    比如,我天天花点小钱找个乞丐半夜给你的店铺泼上几盆翔。

    你生意还做不做了?

    再比如,时不时的就请那些流动的外来人口去丢死老鼠。

    只要有客人就丢,丢完就跑,反正当天就走,你又能怎么办?

    这些事交给白衣会,却是能一针见血,百治百灵。

    整个河口县突然只有一个声音,规则全部都由白衣会来制定,带来的治安效果,比满大街的捕快还要管用。

    只要遵守规则,按时缴纳保护费,就没有人会,也没有人敢去找麻烦捣乱。

    像以前那些闹事的,白吃白喝的现象也不再出现。

    这样一来,生意反而火爆了,毕竟,顾客也希望有一个安全的消费场所。

    因此,这些商家连保护费都交的心甘情愿。

    不仅是商家满意,县衙也满意。

    孝敬不少,反而多了,治安也好了,那都是政绩,对白衣会就更满意了。

    然而没人知道的是,白衣会在消化了所有胜利果实之后,整个势力到底膨胀了多少。

    山腰村的灵田达到了十亩,灵米已经可以敞开了供应。

    还配上了灵丹辅助,会里的武者,修为一日千里,高手层出不穷。

    特别是五百君子堂弟子,个个武道五品以上。

    反正二阶无望,那就不要顾忌什么根基,直接吃,直接莽就行了。

    “会长,最近城里来了不少江湖中人,各个商家都有递上条子,闹事的不少。

    有兄弟出头处理,不过都被打伤了。”

    特高处的处长恭敬的站在下首,头也不敢抬。

    “是么。”

    正在处理事务的穆青缓缓抬头,淡淡说道:

    “让君子堂的人去,谁打伤的,砍一只手,支付医药费,和精神损失费。

    如果有人敢还手那就全砍了,尸体吊在城门楼上,给那些外来者看看,这就是闹事的下场。”

    “是,会长!”

    项生头低的更深了,会长威势更重,一个人站在她的面前,背脊直发凉。

    “会长,这么多江湖中人不可能无故来河口县,这件事,我们需要跟进吗?”

    “不用,没干扰我们赚钱就行,谁要是乱来,废了喂狗。”

    穆青想了想,摇头,他了解苏文的行事风格,她自然也是学了不少。

    比如,从来不会主动的去多管闲事。

    遇到的另说,没遇到的,不管有多惨,他都从来不会管。

    目前紧要的事,就是增强实力,早日进军西宁郡。

    而这个基础,就是赚钱,他们修炼也是需要不少资源的。

    有些资源,在莽荒大世界是一个价,在宇通世界可就是另一个价了。

    如今的白衣会,除了老产业百货铺之外,还开设了赌坊,青楼剧院等娱乐产业。

    赚老大钱了!

    然后再通过苏氏商会的渠道,从西宁郡进购他们需要的修炼资源。

    “天灵派这么嚣张,是要和黑水宗正式开战了吗?”

    穆青面色严肃,同时还有些担忧。

    她已经一阶十变了,但她无法突破到二阶,她的圣符其实不完整。

    要不然,一条这么宽的大道,怎么可能才将级。

    此时,正好收功的宋嫣出来,一身一阶八变的修为缓缓收敛。

    “青姐,我觉得你还是回去一趟吧,跟文哥说一下。”

    “不要,进了苏家的门,就是苏家的人,有些事情,他不介意,但我介意。

    我就不信了,等我们发展起来,百花阁还敢限制我!”

    “那得多少年以后?”一个声音突兀的响起。

    “不管多少年,都不能损害苏家的利益!”

    话说完,穆青突然惊愕的站起来,眼睛满是不可思议的看向门口。

    那里,苏文背着双手,一袭白衣的站在那里。

    穆青的眼睛,直接就被泪水灌满了。

    天知道,她心里多委屈,修为停滞不前,宋嫣每一次小突破她就彻夜难眠一阵子。

    苏文身形一闪,来到她的面前,直接揽进怀里。

    “傻姑娘,要不是嫣儿跟我说,你真打算憋到天荒地老不成?”

    “我只是担心,百花阁虽然都是一群女子,但一个个都不是好相与的。”

    苏文嘴角不屑,“我就好相与吗?”

    说着,他问道:“敏儿的魅符也是残缺的吗?”

    “是,真正完整的魅符其实等级不低,我估计得有帅级!”

    “那算了,帅级而已,废了重修一个王级的!”

    穆青本来哭的稀里哗啦的。

    此时闻言,顿时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想要提升本命符纹核心的等级又不是没办法。

    为什么要废了重修?

    符纹核心其实就是大道法则的雏形。

    构建符纹时的每一个直行,每一个转弯,每一次交织,都是大道至理。

    我们只需要不断领悟更多的大道,不断完善符纹就可以。

    大道三千,小道无数,排名虽有先后,但各自的战力却是平等的。

    强与弱,除非是存在相生相克的关系,否则完全看个人发挥。”

    “是这样吗?”苏文瞪大了眼睛。

    他是野路子,这些东西大势力会教,但他真的不知道。

    “就是这样的!”

    穆青解释道:“就好比我的圣符,本是王级,甚至阁主已经将其完善至皇级了也说一定。

    说是残缺的,不如说是最初版本,后面那些更加完善而已。

    当然,我自己的悟性有限,哪怕是百花阁,也是无数年,无数前人一起努力。

    一步一个脚印的将其完善到王级的。”

    “那还不如转修王符的好!”

    “王符是王级,但同一条路走的人多了,将来资源会不够用的。

    越是高阶的资源,越是稀缺!

    他日这一类资源供应你都不够,嫣儿、欣儿还有姚娜怎么办?

    如果以后其他姐妹也都选择王符,那到了三阶之后,岂不是都要等死了?”

    苏文张大了嘴巴,这些他也不知道。

    “你应该提早跟我说的。”

    “对不起,我就是想,现在是苏氏发展提升期,多一份战力就能加快一分速度!”

    苏文摇了摇头,“没关系,大不了,咱以后多赚点钱,咱去买!”

    “买不到的!”穆青小声说道。

    “那就抢,一个世界一个世界的抢过去,神挡杀神,魔挡杀魔!”

    穆青看了看宋嫣,坚定的点了点头,“我带头去抢!”

    “那不用,你在家带孩子,我可不会带孩子。”

    “文哥!”

    两女听完,顿时脸就红透了。

    苏文咧嘴嘿嘿嘿的笑,把人扛起,一个肩膀一个,直入里间。

    ……

    宇通世界,山口城,苏府。

    这里是三派新圣地的总部城市所在。

    这样的地方,又靠近山脚城,自然要拿来当苏府的大本营所在了。

    “说吧,请我过来有什么事?”

    秋槿一开口,一副更年期的语气就扑面而来。

    实在是圣地建设工作太忙,哪怕他们仅仅是指挥,时不时签个文件,也是累得很。

    体力工作,谁都能做,只要肯吃苦,不同的只是适应期而已。

    可脑力工作,就不是谁都能做的了。

    而且他们是三阶,一些关键的地方也需要专门盯着,别给敌人弄了后门都不知道。

    “百花阁有种植师吗?”苏文问。

    “有!”秋槿诧异的看向他。

    大老远叫她过来,就是为了问这个?消遣她?

    “有四阶的吗?”

    “什么?”

    秋槿站了起来,反应过来了,目露惊骇神色的看向他,“苏先生到底想干什么?”

    “我想要完整版的圣符和魅符,并且贵派解除她们的禁制!”

    “这不可能!”

    “一个四阶的种植师来换,也不可能吗?”

    秋槿再次皱眉,“你到底什么意思?想干什么?”

    苏文见此,轻轻一笑,“一份刻录了四阶种植师修炼心得的传承玉简!

    你们拿回去,给一个三阶种植师看看,应该就能晋升了。”

    “你竟然有这种东西?”

    “废话,我怎么可能有这种东西?”

    秋槿闻言一顿,随即恍然,“是了,是那位出手了,不过你也是舍得,就为了区区两个女人?”

    “我和别的男人不一样!”苏文看向她,淡淡说道。

    “虽然看不惯你口是心非的样子,但……成交!”

    她右手一挥,同样是传承玉简,分别是王级的圣符,帅级的魅符。

    同时凌空虚画。

    拉开了一张圆形阵符,抹去了其中两颗小红点。

    “这里面,全是你们百花阁的弟子?”

    “没错,如果成功晋升二阶,就可以自动解除身上的致命禁制,但束缚禁制还在。

    要是能够成功晋升三阶,便是真正的自由。”

    秋槿看着他,也没隐瞒,“这么多年以来,选择走的人不多,大多都留了下来。

    这个世界,对于女人太残酷,没有一丝包容。”

    “所以,你们还自己为难自己?”

    “这不是为难,这是在教她们生存之道,百花阁的规矩,看似严苛,实则保命。

    至少人活着,活着就有一切可能!

    如果是在外面,她们饱受欺凌之后,仍然是死路一条!”

    苏文沉默的点了点头,宇通世界其实还算好,毕竟是超凡世界。

    女人拥有强过男人的机会,看得到希望。

    他的前世记忆中,那个世界,女人永无出头之日,因为无论怎么努力,社会上都是男人在做主。

    她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多多参与社会角色,增加维权的能力。

    说来好笑,女人走出家庭是为了保命。

    而男人做个家务活,却是一种屈辱。

    当然,优秀的人,三观正确的人,不管男女,还是有一些的。

    并且未来只会越来越多。

    只是,苏文是没机会看到那个世界了,他直接被车撞到了宇通世界。

    原因仅是因为带头跟老板要工资。

    一声苦笑,他甩了甩头,抛掉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听青儿说,圣符完整版是皇级?”

    秋槿不知道他刚刚在想什么,但能感觉得到对方的善意。

    此时闻言,思忖了一下,说道:“的确是皇级,不过整个百花阁只有阁主拥有!

    而且我劝你不要提这个,不可能的,这是门派根基!”

    苏文张了张嘴,随即轻轻摇头,“没错,这是根基,是我贪心不足了。”

    他收起了完整版圣符和魅符的传承玉简。

    手一挥,刻录了四阶种植师心得的传承玉简出现。

    秋槿瞬间收了起来,连验证都没有做,况且,这东西也没办法验证。

    但她相信苏文,不说他没有骗她的动机。

    她更相信百花阁拥有追债的能力。

    秋槿顿了顿,说道:“那以后,她们还算是百花阁的弟子吗?”

    “只要不是间谍就成。”

    苏文笑道:“她们是我苏文的女人,又不是我的奴隶。”

    “苏先生这话我爱听,虽然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我还是以茶代酒敬你一杯!”

    秋槿突然笑了,声音轻柔,一袭蓝裙将她的身材衬托得凹凸有致,风韵犹存。

    苏文的目光,几乎下意识的,落在了她身上。

    随即立马脸色一黑,别过头去,“肯定是真的,既然完事了,喝完就赶紧走。”

    “咯咯咯……”

    看见苏文那一脸窘态,秋槿忍不住,直接笑了出来。

    与此同时,眼中闪过一丝异样。

    只见她嘴上说道:“那么着急干什么,正好偷懒一下,听说你在攻略黑水国,进展怎么样?”

    “你从哪里听说的?”苏文皱眉。

    “你一下子弄了那么多标匙,不会以为我们不知道吧?”

    “特殊权限?”

    秋槿点了点头,“没人跟你竞争,应该能拿下吧,年底就是风口了,没有一国气运,可没有资格下棋哦。”

    “差不多了,一个小地方而已。”

    “真的?”

    “要不你问问青儿和敏儿?”

    秋槿撇了撇嘴,一副嫌弃的模样,“我可不想自找没趣,那两丫头指不定心里多恨我呢。”

    苏文笑了笑,心中一想,突然说道:“我想要一批勾连星域的筑基材料,顶级的,百花阁能提供吗?”

    “能啊,又不是只有千艺楼能做生意。”

    秋槿说着,幽幽道:“但是,你又能给我什么呢?”

    “你想要什么?”

    “苏先生,你这就没有诚意了。”

    苏文眉头再次一皱,“我可以给你搭一条线,但是我要八份满额的筑基材料。”

    “满额?八十一星!还是八份?!”秋槿眼珠子一凸。

    你这是给我介绍一个天王老子还是给我拉皮条?

    苏文看向她,神秘一笑,“还记得之前韩明前辈的怀疑吗?”

    “什么?!”

    秋槿惊骇的站起来,“你……你有?!”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jsgs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