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游小说 > 千变神纹

千变神纹

第0011章 圣火教

作者: Ping哥

    宇通历某某年,九月十八日,晴。

    百万大山,八百多万荒兽,此时正在撒腿狂奔,烟尘滚滚,气浪滔天,

    莽莽大森林中,各个方向上看,满眼都是荒兽。

    一身重甲的陆地霸主,身怀剧毒的庞大蛇群,各种各样的荒兽,潮水般向着各大关口冲过来。

    关口之上,是眼中充满绝望的人族士卒,在不断的厮杀。

    荒兽倒下一群,立马又会涌上来一群,连绵不绝,杀不胜杀。

    “黄将军,驻军将军呢?”

    “是啊,只有我们在拼命,中军呢?”

    他们一边说着,一边指挥战斗,这种时候,可不敢走神,出了差错,都得死。

    像割麦般杀死一排排靠近的荒兽,

    但是,不知疼痛,悍不畏死的荒兽实在是太多了。

    在它们不顾一切的攻击下,人族这边仰仗地利之便,依然是不时的出现伤亡。

    不得不说,两只虎王同时一起发动兽潮,效果实在是太恐怖。

    黄立听着这些质问,“还要我说多少遍,我们只是拖延,主战场可不在这里。

    将军正在抓捕那两只虎王,我人就在这里,难道我不怕死?”

    其他副将撇了撇嘴,却也无言以对。

    只能拿杀之不绝的荒兽出气。

    “省点力气,我们的任务可不是死拼,那边高了,把尸体烧一下!

    都不要着急,会有援军的,我还能陪你们一起死不成。”

    “知道!”

    嘴上语气不耐烦,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做了。

    荒兽很多,但是只要城墙不倒,局势就没有失控。

    就在这时。

    突然一声炸响,却是让缩所有人骤然一惊。

    下一刻,一个个都是赶忙抬起头,眼睛朝着晴朗的天空看去。

    只见原本万里无云的天空,突然乌云滚滚,不时有黑色闪电划过。

    紧接着,四方浓厚的黑云滚滚涌来,不过片刻便将这一带群山的天空遮掩得漆黑。

    再然后,一道道火红的光线从这黑云中照射下来,黄立眼睛瞪得老大。

    乍然看上去或许没什么,但仔细一看,他认出这东西了。

    许多人也已经将这些火红色的光线连贯了起来,那就是一道巨大的火焰门户。

    “圣火教?!”

    “圣火传送门!”

    诸多副将看向黄立,这就是你说的援军?

    你开什么玩笑,荒兽大不了弄死我,但勾结圣火教,可是会死全家的。

    然而,这件事很显然是个霸王合同。

    圣火教没问他们,直接绑上车了。

    不仅仅是前线关口这里。

    此时此刻,整个林区,包括山脚城,只要没被高耸建筑挡住视线,都看到了这突如其来的变故。

    滚滚的乌云,火红色的华光,无不预示着圣火教的正面降临。

    山脚城,城主府。

    “圣火教,你好大的胆子!”沈馨的脸色瞬间就黑了。

    “他们这是要挑起大战吗?”风华也是惊呆了。

    这场景看着,绝对是三阶强者降临了,而且看这威势,只强不弱。

    苏氏百货,穆青和赵敏站在阳台上。

    齐齐看向天空。

    “圣火教竟然率先出手了?”

    “难道他们也找到了灵脉所在之地?”

    赵敏紧接着说道:“难道是文哥?他一女嫁二夫,还卖了圣火教?”

    “不可能,他这样干,以后在赤天圣地就呆不下去了。”

    “那就是圣火教也查到了灵脉所在地!”

    穆青看向她,“也只有这个说法了,也只能是这个说法,我相信文哥!”

    一条大街上,赵洋也是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

    他也是第一个念头就怀疑了苏文,不过想想又觉得不是,太明显了。

    苏文得蠢到怎么程度,才会这么干。

    动机上说不通。

    正当各方心头一团浆糊的时候,天空的门户已经燃起了大火。

    仅仅几分钟过去,那火焰便已经包裹了整个门户,门户几乎是瞬间化作了数十米那么高。

    门户中间,是一个扭曲的黑色漩涡。

    这一刻,随着大地上一道道灵能缓缓升腾聚集到这火焰门户之中。

    那黑色旋涡开始剧烈扭曲,拉长,变成了一条空间通道。

    一只红色的大手缓缓从其中探出,先是骨感十足的手,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露出了整个小臂。

    沈馨拳头紧握,心中怒火中烧,普通人或许不懂,但是身为赤天圣地弟子,却是认得这东西。

    那是炎魔形态!

    在三阶之中,也是异常强大的战力了。

    而这,还只是其中一个,后面又是连续的几道惊雷炸响将所有人惊醒。

    天空之中,火焰门户附近,一团团黑云也是悄然凝聚。

    那是炎魔的召唤法术。

    来人也是狠辣,直接连通了深渊世界,那是一个宇通世界都无法拿下的世界。

    当然,总体实力还是宇通世界强一些。

    圣火教就喜欢前往这个世界捕捉深渊系的怪物,以此为临摹模板,教内实力越发强大。

    吼吼!

    一声声尖锐的厉啸响起。

    赫然是天空中的黑云内传出来的。

    随即大量的黑影从中跳出,那是劣魔,是深渊世界最低级的怪物。

    但是数量庞大,成千上万,跟下雨似的往下跳。

    到最后,甚至超过了荒兽的数量。

    人族这边的压力反而缓解了,荒兽内却是遍地开花,杀成了一片。

    火焰门户内,炎魔终于完全走出来。

    类人型的身材,但长满了骨刺,模样狰狞,身高近二十米,巨大且冒着火的头颅上獠牙毕露。

    头顶之上,还生有两根银色弯角,赤红的身躯之上更是有着无尽魔气在翻涌,仿佛一个滚烫沸腾的熔炉。

    山脚城内。

    维持治安的士卒看见了这恐怖生物的真容后,满眼惊恐,甚至有不少人两腿发软,瘫倒在地。

    “那是什么?”

    “好恐怖,是荒兽吗?”

    “看灵气波动是人族,是一种未知的形态吧。”

    “好强!”

    “是很强大,但是看着好邪恶,是敌人吗?”

    “看着不像,他好像在对付荒兽,是我们的援军吗?”

    “不可能吧,圣地怎么会这种形态?”

    “不知道。”

    这时突然有人说道:“那是圣火教的人,那是炎魔形态,三阶!”

    嘶!

    一道道倒吸凉气的声音响起。

    ……

    九泉殿,葛青山神情一愣。

    “堂主?”

    一边一个三阶长老诧异,这开会呢,您怎么还走神了。

    葛青山看向他,“山脚城那边,圣火教出手了,你们谁走一趟?”

    “圣火教也发现灵脉了?!”

    “既然堂主说了,那就应该没错,现在的问题是,要尽快过去把灵脉拿下!”

    “堂主,知道是谁出手了吗?”有人问。

    葛青山淡淡说道:“炎魔杨凌,我不便出手,你们最好两个一起去。”

    “区区圣火教……”

    “个人荣辱我不关心,灵脉丢了,我就找你们!”

    ……

    此时的赵洋已经回到店里。

    他也在这里开店,不过不是超凡商铺。

    此时急忙打开了灵能系统,面色恭敬,一字一句的似乎在汇报什么。

    很快,对面传来一道惊讶之声。

    “炎魔形态?赵洋,你确定是深渊世界中的那种炎魔?”

    赵洋语气恭敬的回答道:

    “是的,秋长老,我敢确定!”

    “好!好你个杨凌,你终于冒头了,这一次,老娘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闻言,赵洋心中诧异,问道:“秋长老,您难道要亲自过来?”

    “做好你的事就行!”

    “属下多嘴了!”

    ……

    虎王峰附近,临时军营。

    郝难也是目瞪口呆,喃喃道:“怎么可能,圣火教怎么会知道这件事?”

    随即他回到帅帐内,召出徐念。

    “徐长老!”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那边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异象?”

    郝难面上惊恐的说道:“是圣火教,圣火教的炎魔形态,三阶强者!”

    说完,心中委屈,他觉得好难啊。

    付出了这么多,忙前忙后,眼看着收获的季节。

    却又出了这种变故。

    炎魔可不好对付,不仅仅单体战力强大,还特么会召唤术。

    数百万的荒兽都被压着打。

    普通的三阶来了,恐怕也是送菜的货色。

    ……

    百万大山内。

    无数的荒兽和劣魔战到了一起。

    一只仿佛小透明一般的寻宝鼠穿梭其中,“没看见,没看见,全都没看见。”

    此时双方都已经打疯了,看见啥都想砍一下。

    苏文好几次都被莫名其妙的追着砍,好在他不仅气息全无,速度也快。

    追了一阵,仿佛追空气一般,也就不追了。

    轰隆!

    突然一阵地动山摇。

    不远处一座高峰竟然被撞塌了。

    那座高峰本来结构就不稳定,这下整个爆开。

    上面不管是荒兽还是劣魔全部化作了一团团的血雾。

    抬头看过去。

    赫然是一只五十米高的百眼魔和一只四十多米高的雷角龙兽战斗。

    百眼魔见此,眼中露出一抹嘲讽之意。

    “愚昧的蝼蚁,二阶了,连脑子都没有,吃了你,我应该能再进一步了,桀桀桀……”

    吼!

    雷角龙兽怒吼一声。

    它愤怒了,它的确是没有灵智,但是它知道愤怒。

    大战再次爆发。

    苏文不断穿梭在林中,躲避各种战斗。

    向着目的地而去。

    那个山谷的确是很偏僻,似乎还被布置了幻阵,或是还有其他阵法。

    比如能够激发生物恐惧,让荒兽自动退避。

    这样就不会有那么多荒兽靠近那里。

    就在这时,一道人影从山脚城方向飞射而来,几乎是瞬间便来到了林区的天空之上。

    看其穿着,赫然正是赤天圣地的强者。

    炎魔停了下来,目光饶有兴趣的看着对方,“就你一个,不怕死在这里吗?

    葛青山没来,怎么,怕被人围杀在外面?”

    “这里是我们赤天圣地的领地!杨兄,你越界了!”年富淡淡说道。

    “好大的口气啊,赤天圣地现在这么了不起了吗?”

    “杨兄,圣火教确定要和我们开战吗?”年富眼睛一眯。

    “年老弟,麻烦你看清楚,这里是百万大山,我可是一只劣魔都没有过界?”

    杨凌哈哈哈大笑,说道:“相反,你们这里爆发了大规模的兽潮,还是我救了你们的人一命呢。

    你不感谢我就算了,还倒打一耙。

    不过我不介意,你们一向是这么无耻的。

    不过就算是要倒打一耙,也要讲证据,至少要捏造好了再说。

    否则,无法服众啊。

    若是赤天圣地不打算讲道理了,我们也不是不可以跟你们一起耍流氓。

    真的,我们并不介意,更不怕你们!”

    年富身周的空间都在扭曲,极力压抑着怒意。

    而杨凌却是仿佛没看到一般,继续说道:“而现在,我圣火教出兵,在百万大山内占领了一块无主的地盘。

    年老弟,按照宇通世界的规矩,我现在请你移步一下。

    麻烦你离开我圣火教的地盘,可不可以,道理我先讲了,如果你要耍流氓,我也接着!”

    “根据宇通世界的规矩,势力开扩地盘,要与原地盘接触,才能合法!”

    “年老弟学富五车啊,不错。”

    杨凌哈哈一笑,轻声说道:“那么你知不知道,还有一种占领名为临时占领。

    只要我在规定的时间内,将这块临时占领的地盘扩大到一个标准圣地那么大。

    并且挡住了荒兽的进攻,就可以完成实际占领目标!

    也就是说,到了那个时候,这块地盘就是我圣火教的了。

    我如果记得没错的话,你们赤天宗当年也是这样变成赤天圣地的,对吧?

    只是不同的是,当年你们有我们的帮助,而我们却要自己干。”

    说到最后,杨凌的眼中已经满是杀意。

    “怎么,一群忘恩负义之辈,现在这么懂得讲规矩了?”

    杨凌忍不住又吐出一句,身形慢慢向着年富靠近,威势压迫着对方。

    “无所谓恩义,成王败寇而已。”

    “没错,这一课上的很深刻,那么,现在,我请问一下,你们打算讲规矩,还是讲拳头?”

    这句话,不是杨凌说的,而是一个宫装少女。

    “秋槿!”

    “好久不见了,年大哥,这么多年过去,你还真是勤奋呢,一点长进都没有。”

    秋槿伸出了玉指,砰的一声,将杨凌推开了一些,“我感觉,我现在一只手就能捏死你。”

    “臭婆娘你干什么?”

    “别靠的太近,被碰瓷了怎么办。”

    “额……也对。”

    年富嘴角抽了抽,浑身都绷紧了,一副抬起脚就要跑的架势。

    这些年,他的确是没什么长进。

    而面前这两位,单挑都能揍他,合一起,真能给他送走了。

    四阶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他现在的确是有些意兴阑珊、得过且过。

    三阶寿命一千年!

    他还有大把的时间挥霍,不想全耗在密室里。

    “临时领地的前提,是清理完荒兽,可惜,你们没机会了。”

    高空之中,又是一位赤天圣地的聚魂阶强者现身。

    现在,圣火教一人,百花阁一人,而赤天圣地却是两个人。

    “怎么会没机会,八百多万的荒兽,我们击杀大半,杀光了,我们分数最高!”

    几乎是同时,一个风度翩翩的紫衣男子,横空而来。

    脚下踩着一朵白里透红的莲花。

    这东西可了不得,乃是千艺楼最新出品的三阶灵能装备,一种速度普通,但防御接近四阶的飞行器。

    “韩大哥,你们千艺楼的耳目还是那么厉害,我这可是花了钱的,你是怎么知道的?”

    “可别瞎说,我们就是一群下九流,赚点苦命钱,这一次就是碰巧路过。”

    此言一出,现场四人集体翻白眼,就没一个信的。

    ……

    天空中,五大强者的对峙,所有人都看见了。

    而且对话也是让所有人都听到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三阶大佬?”

    “别乱说话,都当没听见,乱传谣,小心小命不保!”

    “……”

    不过,话是这么说,但仍然一个个听的津津有味,但真是大开眼界。

    虎王峰附近的地下空间内。

    里美和阿祖也听到了。

    “媳妇,来了这么多强者,阿文那边会不会很危险。”

    “我上去一趟,你看好孩子。”

    阿祖闻言一顿,没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小心,我等着你回来。”

    这一刻,他第一次觉得以前不努力修炼的自己有多可恶。

    出事了,竟然让媳妇出头。

    这不是歧视女性,而是男人该有的担当。

    现在的他,连和自家媳妇共同面对困难的资格都没有。

    里美没有离开太远。

    而是就在虎巢的附近,仰着头,浑身颤栗,血脉激活。

    她没多少机会,她只有吼一声的机会。

    所以,她要来一次狠的,这可能会让她虚弱一阵子,不过很值得。

    这些人不是说了么,杀光荒兽才算完事。

    那我就让你们一次杀个够。

    一个个都是视荒兽如粪土的架势,什么时候,宇通世界最强大的群体被人这么小瞧了。

    今天就让整个世界看一看,兽王的致命咆哮,有多可怕。

    没多久,原本娇小的里美眼中精芒一闪,一改之前的娇小柔弱模样。

    几乎是一瞬间,她腰背瞬间鼓胀,整个人似乎凭空变大了几分,一股压抑的气息开始弥漫开来。

    虎口微张,口中含着一颗血红色的光球。

    吼!

    没有声音,仅是光球飞射了出去。

    里美动作很快,身形一晃,变成了两只斑纹巨虎,一只跑回虎巢,一只飞奔向山后。

    进入虎巢之后,直奔地道口,进入就直接封死。

    这是苏文留下的后手。

    这样一来,他们一家子就只能等待苏文的救援了。

    如果苏文出事了,或是不救他们,他们就得活活饿死在里面。

    光球激发的速度越来越快。

    直至高空,轰然炸开。

    吼!

    这一次的虎啸,才是真正的兽王咆哮。

    整个战场为之一顿。

    “不好!”

    “可恶!”

    “该死!”

    年富和苏泉则是都笑了。

    苏泉淡淡说道:“看来,命运依然站在我们这一边。”

    杨凌怒火中烧,一爪子拍过去,直接把高耸的虎王峰拍了个稀碎。

    “该死的兽王!”

    “快刷怪,抢分!”

    秋槿轻哼一声,如天女散花一般,无尽的花瓣洒落,荒兽一碰到就浑身开始发痒。

    战力直线下降,战死的越来越多。

    不过,里美这一嗓子,可真的是麻烦不小。

    这一次召唤来的,可不仅仅是陆地荒兽,还有数不胜数的飞行荒兽。

    哪怕是三阶强者,被围杀,也是有陨落的风险。

    而地面,又是一波一波的荒兽大军。

    这一次,荒兽数量多达数千万,真杀光了,可就不是占领的问题了。

    而是会不会惊动荒兽强者,过来看看,顺便吃点点心的问题。

    这一刻,天空中五大强者都有一种骂娘的冲动。

    ……

    苏文也看见了这一幕。

    心下感动的同时,也是更加着急了。

    毕竟,荒兽多了,他也会遭殃的,踩死一直小老鼠,荒兽真的不介意。

    又是半个时辰过去。

    苏文终于跑到了山谷之中。

    此时的山谷,已经一片狼藉,还有几只森林狼。

    苏文的到来直接惊动了它们。

    他也不迟疑,直接变成了纵云虎,开始急速奔跑起来。

    咻!

    一声鸣响,在空气中传的极远。

    苏文的虎尾仿佛划破了虚空,瞬间出现在半空中那只跳跃过来的森林狼身上。

    一招就将一头森林狼抽成了两半。

    紧接着,虎爪一拍,速度极快的将剩下的两只森林狼击杀。

    一刻不停的冲向已经裂开的石殿之内。

    从三米高的大门冲进去,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空旷的大厅。

    布局,和客厅类似。

    大厅内,有几张木质的座椅。

    大厅上方,悬挂着一盏灵能灯。

    此刻,大厅中空无一人。

    墙边放着几个大箱子,上了锁,不过在苏文面前跟没锁差不多。

    一爪子下去,打开一看,数十颗明亮的圆珠让他为之一愣。

    秘宝:月光珠

    等级:二阶

    说明:月亮族人修炼之物

    苏文眉头一跳,这说明看着好像没啥用。

    不管了,先收起来。

    然后是第二个箱子,也是咣当一声打开。

    “我去!”

    苏文眼珠子一凸,惊呼出声,只见箱子里面的,赫然是数十颗灵能石。

    发财了,发大财了!

    “咦!不对,这个成色看着不对呀。”

    苏文想了想,拿出他手里的灵能石一对比,可不就是么,箱子里的灵能石浑浊了一些。

    “这是自然凝聚的灵能石?”

    想了想,还是想不通,不管了,先收起来。

    第三第四个箱子就没什么惊喜了,都是一些金属灵材,他不是炼器师,也看不懂。

    暂时也不想用鉴定术,凭白花那个钱干什么。

    收起来。

    上到二楼。

    在一个柜子里面找到了一个灰色的石塔,激发后有一米高的样子。

    “奴兽塔?这东西可不能留,回去就卖了!”

    他可是和荒**朋友的男人,怎么能拿着这种东西。

    心里但凡有点邪恶的想法,他都会看不起他自己,三小只以后也不会和他玩了。

    奴役这个东西,一点都不能碰,扭曲人性。

    又找到了几颗月光珠,应该是平时拿来修炼用的,用完了才会去箱子里取。

    仔细搜了一遍,真没有了,他踏上三楼。

    三楼已经裂开一个大洞,碎石遍地,一片狼藉。

    这里已经是到顶了。

    除了中间一座用不知名兽骨搭建而成的床外,这一层中却是什么都没有。

    床上,此时正躺着一具尸体。

    没有腐烂,皮肤还是一副晶莹如玉的样子,整个身体都还栩栩如生。

    若不是没有半点生机和气息,苏文都怀疑尸体是活的。

    “肉身如玉,至少是四阶的存在!”

    看着床上这具依然栩栩如生的尸体,苏文眼中忍不住闪过一抹惊惧。

    四阶,整个赤天圣地,似乎只有圣地之主达到了这个境界。

    只不过多年闭关,也不知道现在是死是活。

    反正已经是传说中的人物。

    苏文走了过去,清晰的看见这具晶莹如玉的尸体胸口上有着三道恐怖的划痕。

    爪伤!

    这是被什么荒兽打的吗?

    这三道划痕几乎将其整个胸口剖开,他甚至都能透过这三道划痕看到尸体内部已经固化的赃器。

    由此可见,这一击是有多么恐怖。

    苏文围绕着骨床转了一圈,在一个磨损严重的凸起那里,试着按了下去。

    下一刻,他浑身毛骨悚然的激射而出。

    回头一看,只见整个三层,已经被一股黑气充满。

    苏文一脸懵逼,脸色黑得发紫,好悬塌了一边,正好有个出口在那里。

    否则,但凡拖延一息时间,他就凉了。

    微微一振虎翼,飞高了一些,掀起的狂风将黑气吹散。

    又等了一刻钟的时间,他才缓缓落下。

    骨床边沿,弹出了一个抽屉,里面放着两枚玉简。

    这东西苏文熟悉,他就是靠一枚这样的玉简,种植术达到了二阶。

    拿起,放在眉心,灵识浸入。

    两枚都试了一下,心中的激动无以复加。

    这赫然是一枚二阶炼丹师的炼丹心得,和一枚四阶种植师的种植心得。

    他下意识的看向那具尸体,四阶种植师。

    不可思议啊!

    荒兽果真是强大。

    就算是种植师,人家也是四阶,只需要一个形态是战斗侧的,就能保证基本的战力。

    而就是这样的存在,竟然被荒兽给挠死了。

    苏文伸出一只虎爪看了看,摇了摇头,这样的存在,他连破防都办不到。

    他看了看四周,这地方恐怕是没人管了。

    一旦外面的阵法被破掉,这家伙可能就要曝尸荒野了,有点于心不忍。

    毕竟白拿了人家那么多东西。

    想了想,苏文还是一探手,打算将其收进百宝戒。

    却是在这个时候。

    灵能系统弹出一个红色警告界面。

    “是否收取生命进入储物空间!”

    “啥玩意?”

    苏文反应过来,顿时一脸惊恐的看着那具尸体,这尼玛竟然是活的。

    现在怎么办?

    轰隆隆!

    苏文转头看向山谷外,那里,一层半透明的结界即将消失。

    “有人来了?!”

    他连忙从三楼跳下去,跑到了谷口边。

    突然,一声咔嚓响起,让他浑身一颤,眼皮直跳。

    在异动传来的刹那,他双腿一蹬,身形瞬间跳开,向着右前方而去。

    落地之前,整个人已经转了过来,早就警惕的他又怎么会被这种简单的偷袭给攻击到。

    下一刻,一具约莫两米高的白色骨架出现。

    骨魔!

    类人型怪物,双腿直立,下肢骨骼强壮,前肢极为细小,就好似两把匕首一般。

    扁平的头骨上,一张白骨大嘴中却还镶嵌着数量恐怖的锋利牙齿,看起来让人瘆的慌。

    苏文眼睛一眯,四肢一曲,身形瞬间冲出,却是率先动手。

    什么时候,区区一只一阶野怪也敢跟他炸刺了。

    这种兵级的东西,就是九品他都能杀。

    腾转挪移之间,虎尾仿佛利刃一般,直接斩下。

    锵!

    虽然纠缠了几招,但仅仅打中一招,骨魔便被苏文一分为二,头颅滚落,身体也是瞬间散架。

    啪啪!

    啪!

    下一刻,附近一个山坡背面传来一阵轻微的掌声。

    苏文转头看去,只见一个身披黑色斗篷长袍的人影正站在山坡上饶有意味的看着他。

    苏文见此,眉头一皱,眼中露出一抹凝重。

    眼前这个黑衣人身上散发的气息赫然是一阶五变,且筑基等级很高。

    他不是符纹师,他是魔修!

    在深渊世界,不仅有原生的人族,还有诸多被征服的世界的人族,更是有不少从宇通世界过去的人族。

    修炼体系也不是只有符纹师这一条路。

    “怎么,要拼命?”苏文声音低沉的说道。

    “怎么可能,我可是斯文人,正所谓,君子动口不动手,我一般办事都是靠嘴的。”

    “……”

    这话怎么那么别扭,加上那家伙的兰花指,更别扭了。

    苏文还在浮想联翩的时候,倏然间,忽然脸色一变,急忙后退!

    就在他刚退开,地面上忽然多了一个窟窿,一把利刃从空中捅了下来。

    紧接着,气浪翻滚,一道人影从天而降,飞速窜出,丝毫不停留的朝着他冲过来。

    “暗影魔!”苏文面色难看。

    这时候,苏文也是跑动了起来,一爪子拍向飞奔来的人影。

    不出所料的打空,他连忙腾转挪移起来。

    好几次有影子的地方,都突兀的飞出黑色锋利的利刃。

    不过终究是品级不高,被苏文差点一尾巴抽到。

    对方并未纠缠,稍微停顿些许,避开了苏文的攻击,继续潜伏起来。

    它是暗影魔,又不是拍电影,刚正面等于脑残。

    苏文心有余悸的跑开,转身向着石殿跑去。

    对方很有耐心,磨下去,输赢不好说,但局势上对他很不利。

    这里可不是单挑擂台,而是一个千万级的巨大战场。

    嗡!

    虎翼一振,直接飞上三楼。

    抱起那具尸体,空间波动传出,他赫然是直接登陆了沙漠世界。

    等到暗影魔从一楼爬上来的时候,人已经消失不见。

    ……

    几乎是同时。

    一个杂乱不堪的山谷中,苏文的身影出现。

    这里赫然就是沙漠世界的空间节点所在,他没停留,祭出寻宝鼠形态,钻入了地下。

    回去的时候,已经是一天之后了。

    “阿文,没事吧?”

    “我没事,嫂子你看着倒是有事,祖哥,怎么回事?”

    阿祖看了看媳妇的脸色,大胆把事情一说,里美想抽他一顿,但有气无力的,只能干瞪眼。

    “嫂子确定没问题?”

    “没事,就是需要修养一阵子……你身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怎么气息那么讨厌?”

    苏文闻言怔了一下,看了看四周,“孩子们呢?”

    “刚哄睡了。”

    “那就好。”

    苏文直接把那奴兽塔拿了出来,“祖哥说的应该是这个东西吧,这是那个石殿里找到的。

    应该是那个异族在赤天圣地买的,我打算回去就卖掉换钱。”

    装备:奴兽塔

    等级:二阶

    说明:说吧,你想对谁下手,猫耳的还是兔耳的

    “其实没那个必要,阿文,荒兽的世界比你想象的要残酷得多,这东西留着用正好。”

    “没错,只要别被孩子们看见就行。”

    阿祖抬手制止了苏文的话,“你应该知道了你嫂子的种族神通为虎作伥。

    那你知道,她除了天生的伴生灵体之外,还有很多后天培养的灵体吗?”

    “什么?”

    “为虎作伥,是一个人海流神通,只要时间足够,你嫂子一人就相当于一支军团!”

    苏文整个都震惊了,还能这样玩的?

    阿祖笑了笑,一脸得意,“神通和法术的区别,就是神通的可塑性更高,潜力几乎无穷无尽。

    只要你悟性够强,领悟的够深,便可以不断的开发。

    使得神通发展出更多的功能,威能变得更加强大。

    而后天的伥,其实就是死去的那些荒兽,甚至是人族的灵魂!”

    里美对于阿祖那傲娇的神情感到好笑,说地好像是他的神通似的。

    听到这里,她也是点了点头,“我目前可不仅仅是开发出了后天的伥。

    还能让这些后天的伥暂时融合,增加战力。

    就目前而言,我可以融合出十只战力相当于我一半的伥。

    加上先天的那只,就是十一只二品战力。”

    “好强!”

    “什么强不强的,你们人族才是真的强。”

    里美叹了一声,“我们的神通都是自己觉醒的,而你们人族却是可以后天学习。

    人族早慧,出生就有了灵智,这种差距真的很大。”

    苏文却是不怎么赞同里美的这个说法。

    人族是早慧,但是资质不行,而荒兽的确是难以自行领悟神通,但血脉里却是已经有着许多遗留。

    只要资源跟得上,可以全员觉醒。

    这其实是两条种族发展路线。

    在至今非常久远的年代,天地灵气浓郁无数倍,天才地宝遍地都是的时候。

    荒兽可谓是强大到了极致。

    现在被人族后方追车,那是因为环境变了而已。

    说不清楚孰优孰劣。

    他日环境若是再有大的变化,也许人族就是现在被圈养的猪猡,只是下一个猪脚餐桌上的一盘菜了。

    “留着吧,哪天有空了,哥带你出去抓几只厉害点的,以后在外你嫂子也放心。”

    “祖哥别说了,这东西不能留!”

    苏文甚至都没多做解释,意志很坚定,就是这样决定了。

    阿祖还想再劝,里美摇了摇头,眼中满是欣慰。

    她觉得,苏文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决定,是因为三个孩子,不想让他们失望。

    实则她不知道的是,那是苏文前世的性格在影响他。

    人在生活中,都容易焦虑、急躁,最后变得功利,无数次的妥协,无数次的退让。

    最终让自己活成了自己曾经讨厌的无数种人。

    临了老了,连一句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都说不出口。

    为什么?

    因为他所不欲的,他几乎都做过了。

    苏文可以在战场上无所不用其极的击杀目标,但不代表他心中不能有一块圣洁的地方。

    哪怕这块地方很小!

    说他伪善也好,说他圣母也罢,奴役这种东西,他就是不碰。

    杀人不过头点地,奴役这种行为,太过扭曲人性。

    当你习以为常、理所当然的时候,下一步很可能就是奴役同类了。

    他知道这东西可以极大的增强他的战力。

    二阶的奴兽塔,至少可以奴役一个一阶巅峰的打手。

    出门在外,带着这样一个保镖招摇过市,的确是一种很爽的感觉。

    不过他不稀罕,他不是没摔过,但都很快自己站起来。

    “嫂子,你这情况,看来是要暂住这里一阵了。”

    “没事,这里挺好的。”

    阿祖欲言又止,被里美瞪了一眼,虽然教训不了他,但雌威犹在。

    苏文点头,“我会重新开辟一条地道出口,等上面打完了,祖哥也可以带着孩子们出去晒晒太阳。”

    “辛苦你了。”里美笑了。

    这个小叔叔就是懂事。

    不像这个憨货,整天不气她就浑身难受。

    ……

    这一天,山脚城外,战局胶着。

    城内却是已经没有刚开始时那样紧张了,因为赤天圣地的援兵到了。

    附近几座边城的大军全部入场。

    而苏氏百货这边的炼丹工厂也是重新开始生产,苏文二十亿星币入账。

    怎么可能会错过这么好的一个赚钱机会。

    “文哥,你下线了。”

    “嗯,这是新的一批木李稻,拿过去吧。”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jsgs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