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游小说 > 千变神纹

千变神纹

第0001章 我乐意

作者: Ping哥

    赤天圣地,红斑区,一片连绵不绝的原始密林之中。

    喘息声重起来,仿佛破了口子的风箱。

    密林深处,树丛枝叶一震,哗啦啦的声音响起。

    一株十人环抱的大树后面,昂首阔步地走出来一只斑纹巨虎。

    猛然嗷的一声吼叫,巨虎蹿上了附近的一块巨石,这巨虎高壮如牛,额头上一个大大的“王”字。

    一个劲装破碎,面色苍白,身上血迹斑斑的青年,正直挺挺地躺在地上。

    脸上带着劫后余生的笑意。

    “呵,终究……终究是我赢了,这里已经是安全区,你奈何不了我了!”

    “人类,这一片林区,只有我家才有兽王菇!”

    “……”

    苏文听完,心中顿时“靠”了一声,面色铁青的看向红线外,密林中的斑纹巨虎。

    想了想,问道:“那东西其实对你没用!”

    巨虎老神在在的趴下,眼神轻蔑的看向苏文,“没用也是我家的东西。

    我高兴就让它长在那里,我乐意就一巴掌拍下去。

    人类,你若是堂堂正正上门求我,我们还有的谈,可你偏偏要偷。

    做这无本的买卖,这让我很生气。

    要不是看在你没有伤害几只虎崽的份上,你真以为你能活着跑到这里吗?”

    苏文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这段话,简言意骇之后的意思就是:想白拿,没门,得给钱!

    不对,现在是……得加钱!

    他一个穷得内内正反两面轮换穿四天的人,哪有钱去买兽王菇。

    更不要说,还是加了“得加钱”光环下的价钱。

    天爷,要人命了都。

    现在怎么办?

    退而求其次?

    将就?

    帅级还是将级?

    呸!

    那都是抬举他,就他那腰包,兵级都够呛。

    要不然怎么会冒死去做这无本的买卖。

    斑纹巨虎一只眼珠子侧移了一下,偷瞄了苏文一眼,眼神中满满的疑惑。

    什么情况?

    我的话很深奥吗?

    哦!

    斑纹巨虎想到了什么,心中暗暗呸了一声“穷鬼”后,满眼鄙夷的扫了苏文一眼。

    起身,跳下巨石,就打算回去了。

    原以为有大买卖了,结果对方是个马瘦毛长的家伙。

    简直浪费时间,又浪费感情。

    有这时间,跟婆娘玩滚孩子的游戏多香啊。

    “说吧,什么条件?”

    就在这时候,苏文咬了咬牙,突然开口说道。

    眼中满是坚定。

    兽王菇,必须要拿到手,不能给诸多伟大的穿越先辈丢脸。

    “你确定你出得起价钱?”斑纹巨虎眼中满是不信。

    “说!”

    “一颗蕴灵果,不二价!”

    “三颗,以后在这片林子,你罩我!”

    斑纹巨虎听完,神情诧异的看了苏文一眼,有些诡异啊,“成交!”

    “时间!”苏文再次咬着牙问。

    斑纹巨虎整个给笑了,这个人类小子,自尊心还挺强。

    摇了摇头,漫步走进密林,嗡嗡的声音传来,“你什么时候带来蕴灵果,就什么时候完成交易!”

    ……

    一年后。

    红斑区靠南边的山脚城,作为靠近边疆的一个小边城,山脚城连人级城市都算不上。

    不过人口不少,光是流动人口就有近百万。

    山脚城依山而建,同时一侧还靠海。

    站在城中的一些高耸建筑上,随便眺望,就能看到一条一望无际的海岸线。

    海岸线往外,依稀还能看到一些无规则的冲霄凸起。

    据说在数千年前,在这山脚城外侧的海面上,曾经爆发过聚魂阶大战。

    一场战斗可以说是打得天昏地暗、鬼哭狼嚎。

    哭得再惨的娃,都能吓停的那种。

    据说还是圣地来人调停,最终才结束了那场持续近月的疯狂战斗。

    在靠东的城区。

    有一座面朝大海的超凡商铺,店名颇为简单。

    叫:那啥百货铺!

    铺子内,苏文正坐在一楼的柜台前,柜台的外侧此时正站着一名身穿黑色大衣的男中年。

    手中拿着仪器。

    台上也放着不少小物件。

    他的目光扫过台上的数件材料,不经意的抬头看了眼男中年。

    心中组织了一番,轻声说道:

    “八级地裂狼的犬齿四颗,一颗残损,售价七星币!

    十年份的百香果三颗,两颗半熟,售价二十星币!

    雷属性小型兵级荒兽兽皮,完整度97%,售价九十七星币!

    不错啊赵先生,发财了!

    一百枚百兽香颗粒,颗粒饱满,杂质含量……”

    苏文一件件的将材料的价格报给对面的男中年,突然他眼中闪过一抹隐晦的精光,心中一震。

    那种眼神的变化,瞒不过正在盯着他的男中年。

    男中年也是突然一阵紧张,还以为是自己的材料有什么不对。

    想都没想,就立马开口道:

    “文哥,怎么了?是材料有什么问题吗?”

    苏文眼中异色瞬间沉寂,不动声色的拿起柜台上一个盘子里一枚紫色的百兽香,轻轻笑道:

    “材料没什么问题,毕竟是机器检测,只是我有些奇怪而已。

    这一百枚百兽香里,其他的百兽香纯度都在80%左右,唯独这一枚,竟然达到了95%以上。

    赵先生应该懂,材料提纯到90%以上的纯度,就不是一个价格了。

    甚至要是有渠道,卖对了人,比如一些做实验的,需要高纯度的材料,那就赚大了。”

    说着苏文将手中的那枚百兽香拿到眼前仔细看了一番。

    男中年也是仔细扫视了自己的材料一眼,再瞄向仪器上的检测结果。

    还是连看了两眼!

    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后,他的目光才重新回到苏文手中的百兽香上。

    紫色的,颜色很正,仔细这么一看,的确是比其他的百兽香颗粒要好得多。

    见此,男中年才收起了有些疑惑的目光,相信苏文的确是因为这个而惊讶。

    这时苏文想了想,说道:“赵先生有这方面的渠道吗?”

    “文哥说笑了,我的材料,都是在您这里下的。”

    能挂上这家店,可是走了不少的关系,哪里敢说自己吃里扒外。

    这外面争着抢着要来这里卖货的人多了。

    “那也行,那我就一起收了,九十九枚算你九十九星币,这一枚算你一千星币!

    这样算起来,就是……”

    “一千二百星币!”赵东立马抢答。

    脸上露出高兴之色,没想到,那枚百兽香竟然能卖这么多。

    “怪不得赵先生生意越做越大呢,行,下次来不用排队了。”

    “多谢文哥!”

    赵东点头哈腰,划了钱,千恩万谢的离开。

    “收到什么好东西了,这么激动?”

    “范老醒了,没什么,就是检测仪器走眼了,我今天开张了!”

    “有好东西?”

    铺子里间的珠帘被掀开,一个一身长袍的白发老者走了出来。

    其人名叫范忠,他才是这家店真正的老板。

    一个三变鼠纹师!

    一年前,就是这位三变鼠纹师惊走了斑纹巨虎,救下了他。

    不然他还真的以为是斑纹巨虎良心发现呢。

    原来暗中一直有一位强者存在。

    路过,看了一场好戏。

    并且可能是觉得苏文有点意思,或者是那点可怜的自尊心引起了他的兴趣。

    就将苏文带了回去,给他看店,传授鉴定术。

    范忠的二变形态就是寻宝鼠,天生自带鉴定术。

    苏文面上微微一笑,点了点头,他拿出了一枚百兽香,“的确是有好东西!

    那三颗百香果应该是变异的,不过检测仪器走眼了。

    只要您老出手启灵,就是三颗一品的蕴灵果,这样我就可以……”

    “要走了?”范忠幽幽说道。

    “的确是要走了,我都十五了,十六以前必须要觉醒神纹!”

    “你选的虎符?”

    苏文摇了摇头,“是王符!”

    范忠嗤笑,淡淡说道:“你野心倒是挺大,就怕你没那么好的底子。”

    “范老这话说的,不是有句话么:一个人如果没有梦想,那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也好,我会尽快招新的柜台。”

    “什么?”

    苏文惊呼,“范老不要我了,您要辞退我?”

    范忠也是一愣神,眼睛瞪得老大,“你不是要走了吗?”

    “我只是去取兽王菇而已,范老你这样就不地道了,这一年你躺着数钱,现在就想卸磨杀驴了?”

    “滚!”

    范忠听完,顿时气就不打一处来,一脚踹过去。

    苏文一脸笑嘻嘻的跳开。

    随后两人都是齐齐看向外面,那原本躲在远处偷偷观看的赵东此时已经离开。

    “这家伙还挺精的!”

    “是你还嫩,干这一行,没有强大的心脏,处变不惊的表情管理,你还想捡漏?”

    苏文挠了挠头,虚心接受,刚刚他的确是没控制住。

    蕴灵果,一颗都是难得,更不要说一下子三颗。

    当然,还得启灵,不过那都是零成本的事情,白赚的。

    范忠的一变形态就是百灵鼠,天生自带启灵术,他就是以启灵术起家的。

    后来二变寻宝鼠的时候,加上鉴定术,就开了这家店。

    一直到现在。

    已经是整个红斑区有名号的超凡商铺。

    范忠接着又说道:“不过你的应变能力还算不错,拿出一颗莫须有的……”

    “范老,这可不是莫须有的,是真的有!”

    苏文将那枚纯度超过95%的百兽香递给范忠,“咱们山脚城恐怕是来了一位厉害的提纯师了。”

    范忠接过一看,眼睛瞪得老大,“还是真的啊!”

    他又看向苏文,“一千?!你小子心真黑啊,翻手赚了一万星币!”

    “这是哪里的话,我这走的可是公账,是范老您赚了才是。”

    “这么好心?”

    范忠眼睛直直看向苏文,满脸的不信。

    一副你小子有啥求的就赶紧招供的表情,没几秒苏文就败下了阵。

    他双手端起百香果的盘子,“范老,现在行情不太好,咱能省则省,您看是不?”

    范忠鄙夷的接过盘子,“加班,赚不回来我的启灵钱,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着,单手伸出,凌空虚画。

    铺子内一股气浪掀起,一只袖珍可爱的小白鼠凭空出现。

    符纹所化,逐渐立体!

    苏文只听见几声吱吱的叫声,那小白鼠已经没入了范忠的眉心位置。

    一双眼睛整个全黑了,令人毛骨悚然。

    范忠心念一动,一只手很快变化,仿佛老鼠的爪子。

    黑黑的指甲对着变异的百香果轻轻一点。

    普通的百香果是没有灵性的,只有变异的百香果才有,如今经过启灵术点化。

    灵性赫然是全部激发,天地间的灵气涌入。

    本来看着还有些发干的果子,一下子变得跟刚刚摘下来的鲜果一般。

    “成了,早去早回!”

    “多谢范老。”

    苏文见此大喜,急忙接过蕴灵果,将其放入身前的百宝袋。

    然后一拍,百宝袋变成了真皮马甲背心。

    外面套上一件武者劲装。

    这就是一个超凡在外面最普通,也是最流行的打扮了。

    ……

    这一天,正在柜台后看书的范忠皱了皱眉。

    “大师,就是这里了!”

    一声讨好献媚响起,铺子外面,传来了许多嘈杂的声音。

    各种声音都有,议论声、脚步声、甚至街边的急刹声,不少人都停下驻足。

    看热闹这种事,似乎不管在哪个世界,都差不多。

    抬头一看,只见赵东点头哈腰的头前带路,引着一个西装男中年走了进来。

    范忠把眼镜摘下,“有什么事?”

    说着,借着放书的动作,轻轻敲了一下桌面,并且单手迅速掐诀。

    完成了三变符纹的开启。

    他的三变形态是一只金刚鼠,攻击防御均衡,算是市面上较为流行,性价比也较高的路线。

    “就是你拿了我的百兽香?”西装男中年一手从兜里拿出来,一手摘下墨镜。

    “阁下说话可要注意了,你这样是构成了诽谤罪的!”

    西装男中年闻言,转头看向赵东,赵东立马肯定的说道:“大师,真的是这里。

    我之前所有的材料,都是在这里卖的。

    ‘那啥百货铺’也是山脚城数一数二的超凡商铺之一!”

    西装男中年再次看向范忠,“我也不废话,交出那枚百兽香,这件事我可以当做没发生!”

    “交易买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范忠表情不变,抬眼看了对方一眼,“你打算花多少钱买回去?”

    “买?我想你误会了。”

    说着,西装男中年突然单手掐着赵东的脖子,“他偷了我的东西,拿出来卖。

    那是我的东西,你们之间的交易在法律上是无效的。”

    咔嚓一声!

    “我去!”

    “死……死人了!”

    “天啊,那是谁啊,竟然直接把赵东给杀了?!”

    “报警啊,出大事了!”

    “……”

    人群一下子炸开。

    看戏的人越来越多,但靠近却是一个也没有。

    范忠皱了皱眉,“不就是一万星币的百兽香吗?我赔给你就是了。

    阁下又何必要把事情闹成这样,不怕红斑区追究吗?”

    “我不要钱,我只要货!”西装男中年摇头。

    “那就没办法了,我这里的货,上架之后就登记了网点,你来之前就已经被人买走了。

    你要是有本事,现在追上速递精灵,说不定还能拦下来。”

    “你把东西卖了?”西装男中年大喝。

    原本云淡风轻的表情瞬间破功,一股巨大的威势骤然压下,整个百货铺的玻璃都给炸了。

    外面看热闹的瓜民都被掀飞了一圈。

    范忠整个给压得半跪了下去。

    但他不甘心,还在坚持,腰还挺直着,“阁下到底要干什么,不就是一枚纯度过了90%的百兽香吗?

    我卖过比这更贵的都有不少,有必要这样吗?

    一万不够,我赔你十万,你若是砸了店,可就不仅仅是十万的事情了!”

    “砸店?你根本就不知道那是什么!”

    西装男中年的脸一下子变得异常狰狞恐怖,“坏了长老的大事,你该死!”

    “想杀我,没那么容易!”范忠也是哽着嗓子低喝一声。

    巨掌落下,整个柜台都给拍烂了。

    尘土未散之际,一道金色的影子一闪而逝。

    直接在那西装男中年的脸上抓了一下,落地之后,却是一只篮球大小的金刚鼠。

    吱吱!

    吱!

    叫声尖锐刺耳,饱含愤怒。

    爪子上,鲜血淋漓,可见那一爪子,抓的有多深。

    不过,看了看被砸烂的柜台,他觉得下手还是轻了一些。

    吼!

    一股气浪冲散了所有灰尘。

    西装男中年直接变成了一只高达一丈的独眼黑猩猩。

    “天啊,是百怨鬼猿!”

    “混世魔猿路线的基础形态,力量道的代表之一!”

    “就是不知道此人第几变,不过看情况,范老处境不妙了。”

    “报警了吗?”

    “早就报了,这么久都没来,恐怕是此人身份不简单。”

    “上面有人!?”

    “……”

    诸多瓜民看傻子一般的看向那个四眼男,一个个离得远远的。

    这种事,看破不说破,说破人亡家破啊懂不懂。

    也是没谁了。

    轰隆!

    范忠站定后,没有等对方出手,而是急速奔跑起来。

    金刚鼠,攻击防御均衡,速度其实也不差。

    围绕着百怨鬼猿,展开了疯狂的攻击,血滴、毛发、咆哮声,充斥了百货铺。

    “你这样做有什么意义?”

    “事情搞砸了,杀了你,至少给我垫背。”

    “你惹不起那个所谓的‘长老’强者,你就确定你能惹得起我背后的人吗?”

    百怨鬼猿追不上金刚鼠的速度,便只能用范围攻击。

    双手跟拍苍蝇一般,对着百货铺到处乱拍。

    “呵,你的背后能有什么人,红斑区?”

    那不屑的声音,非常刺耳,“跟葛长老比起来,那些星纹阶的都是蝼蚁!”

    “葛长老?!”

    “你敢套我的话,你在找死!”

    范忠神情不屑,撇了撇嘴,瞅准了一个机会,直接冲了出去。

    “不许跑!”百怨鬼猿怒不可遏。

    “你当我傻啊,你四变,我三变,我打不过你,不跑干什么?等着过年啊!”

    范忠冲入大街,冲着高空就喊,“葛长老,我不知道你是哪里的葛长老。

    但为了一万星币的百兽香杀人、砸店,你一定会付出代价的。

    红斑区、甚至是赤天圣地,都不会轻饶你的。”

    轰隆!

    百怨鬼猿直接丢了一辆车过去。

    砸穿了一路。

    然而,原地只留下一个被掀开的井盖,在咣咣当当的响。

    恢复人形的西装男中年一脸绝望。

    他眼睛扫了一圈。

    “他看什么?”

    “不会是想杀人灭口吧?!”

    “我去!”

    “我什么都没听到,别看我啊,我就是个路过的。”

    “我刚来!”

    “我也没听到。”

    没几句话,刚刚还在看戏的所有瓜民,就散了个干净,一个都不剩。

    有些本来是停车看戏的,这会儿连车也不管了。

    大不了被拖走,回头交点钱再领车。

    车哪里有小命重要。

    西装男中年最终狼狈的离开,大街这才慢慢恢复了热闹。

    “范老这是招惹到什么人了?”

    “不知道。”

    “不是说叫什么‘葛长老’的吗?”

    此言一出,所有人再次看向那个四眼男,投以敬佩的眼光。

    作死一次,还能说是失言。

    连续作死,这家伙到底经历了什么啊?

    ……

    山脚城,城主府。

    一个青年一巴掌把一个男中年抽飞了出去。

    “你就是这样办事的,还把葛长老的关系给扯了出来,你想死为什么要拉上我?!”

    仔细一看,那男中年可不就是那个四变猿纹师么。

    “城主,我当时就是气懵了。”

    “本来什么事都没有,东西丢了可以慢慢找,人家只以为那是百兽香,结果你这张嘴……”

    “城主,救救我,我还不想死,我可以转暗卫,我到外面去跑任务,我给城主当死士!”

    青年刚要开口,突然神情一愣。

    城卫将军安中和一个少女从空中落下,此刻两人正一起踏入大殿。

    看着大殿内的情况,两人顿了顿,安中开口道:“看来不需要问了,的确是你们搞的鬼。

    李世生,李城主,没想到,你的人脉倒是挺广的。”

    李世生背着双手看向他,“安将军,说话注意一点,做事的是他,不是我。

    恰恰相反,你管军,我管政,结果却是我先抓到了人。

    你这占着茅坑不拉()的行为,我一定要上报圣地,参你一本!”

    李世生看着少女,道:“这位姑娘怎么称呼?”

    “圣地执法堂弟子,沈馨,见过李城主!”沈馨神情淡然点了点头,回应道。

    李世生闻言大惊,“李世生拜见上使,不知上使前来,所谓何事?”

    沈馨饶有意味的看了他一眼,来到男中年面前。

    心念一动,一缕秀发化为长蛇。

    直接扑了过去,咬在了男中年的脖子上,男中年一脸惊恐却是已经动弹不得。

    没一会儿,男中年就眼珠子泛白了。

    浑身开始颤抖,口吐白沫,很快瘫倒在地,渐渐化为一摊血水。

    “李城主,长老对你很失望!”沈馨淡淡说道。

    此言一出,李世生浑身一震,连忙躬身,表现的十分恭敬。

    一边的安中一样是心神惊骇,也是直接九十度弯腰。

    冷汗瞬间浸湿了背脊。

    “上使饶命!”

    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开口。

    “好在他没有透露什么重要的消息,不然整个山脚城都得被夷平。”

    沈馨一看就是一个沉默寡言,非常严肃的人。

    属于冰山系列,还是很高冷的那种。

    此时她的眼中依然很平静,“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不要再做任何动作。

    那个百货铺的老板也不用管了,自会有人处理他。

    山脚城一切恢复平静,老百姓都很健忘,你不提,他们也不会管。”

    “我等明白,我们不会有任何动作的!”李世生肃然道。

    “蠢货!”

    沈馨顿了顿,开口说道:“找个平常的理由,该处理的处理,该赔偿的赔偿。

    你当城主都当傻了吗?真的什么都不管?”

    “……”

    是你说了不管的嘛。

    好吧。

    形式上,还是要搞一个过场的,要给老百姓一个说得过去的交代。

    至于百货铺的老板,他们就不用管了。

    那些听到话的,看到大戏的,也是都不用管了。

    只有这样,这件事才能慢慢淡忘。

    少女面无表情,话说完,脚下轻点,背后一双洁白的羽翼展开,双翼一振,直冲云霄。

    作为星纹阶的符纹师,本身就会飞,但却没有这样来的快。

    “天使路线!”

    “好高的天赋!”

    两人喃喃赞叹,然后对视一眼,齐齐轻哼一声。

    不过事情还是要做。

    安中询问道:“那间铺子你了解吗?打算怎么处理?”

    李世生闻言,白了他一眼,“我是城主,不是档案馆的馆长。

    山脚城虽然是小城,不大,但终究人口不少,你觉得我能做到事无巨细都了解吗?”

    “那是间超凡商铺!”安中咬着牙,跟谁装傻充愣呢。

    真以为他什么都不懂?

    这样的商铺,哪一家没有在城主府报过备的,哪一家不给城主府发过红包的?

    真以为他傻吗?

    不仅仅是城主府好吧,他的城卫府也拿了好处的。

    现在你却跟我说你不知道,忽悠谁呢?

    李世生闻言,干咳道:“不用担心,这件事好解决,那间铺子有一个老板,半年前还带回来一个侄子。

    现在老板跑了,我们把铺子转给他侄子,再给点赔偿。

    老百姓那里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侄子?”安中闻言一愣。

    “边境那边,百万大山里捡来的,就是个伙计,不过他的确对外说是侄子!”

    “那倒的确是好办了。”

    安中点了点头,突然若有所思,问道:“那这个‘侄子’知不知道这件事?”

    李世生摇头,看着那滩血,说道:“这家伙我之前就审问过了,事发的时候,只有老板在,他侄子应该不知道。”

    “不能放松警惕吧!”

    “放心,这种事,我肯定比你擅长!”李世生撇了撇嘴。

    你一个大头兵,也敢来教我做事。

    玩这个,我能玩到你怀疑人生,被卖了,还得对我感激涕零。

    安中听着脸黑,“哼!要我说,抓过来打一顿,比你的阴谋诡计管用多了。

    拔几根指甲,割他一个耳朵,再不行,手筋脚筋。

    任何人都存在生理极限,我这法子最靠谱,不怕他不招。”

    “然后呢?”

    李世生看向他,幽幽说道:“你就这样给外界交代?把人家的侄子整成残疾?”

    安中不说话,转身就走,他就是玩不转这个。

    怎么着?

    你能怎么着吧?

    李世生见此,一脸的鄙夷和嘲笑,“莽夫!”

    ……

    两天过后。

    那啥百货铺在官府的工程队手中,慢慢的恢复了原样。

    各种铺天盖地的报纸也是开始头版头条的招呼。

    很快,事情就差不多平息了。

    唯一让人仍然心怀疑虑的,就是铺子里,没有老板,不管是以前老的那个,还是后来小的那个。

    一个都看不见。

    “我说是门面工程吧你们还不信,人都害没了,还修什么店。”

    “是啊,现在修好,恐怕也是被占了。”

    “光天化日之下,强行砸店杀人,报警警察不理,现在还抢了人家店,这日子啊,越来越不好过了。”

    “这里是边境城市,城外本来就不安生,没想到,城内治安也越来越不好了。”

    “谁说不是呢,这让人以后怎么活啊。”

    “说不得哪一天,就轮到我们了。”

    “现在是砸店杀人,以后还不得冲家里头杀人啊,不行了,我得回去和我媳妇商量商量。”

    “商量啥?”一个马脸问。

    “还能商量啥,当然是搬家啦。”那圆脸摇了摇头道。

    本来逐渐平息的事情,却是因为这一环节,开始发生了奇妙的反转。

    外界的媒体开始介入,本来一件边城人命案件,慢慢被搞大了。

    有种发展成整个红斑区的大事的趋势。

    四花城。

    范忠换了一身行头。

    不再慵懒,反而神采奕奕的行走在大街上。

    手中一块平板。

    上面各种信息闪过,网民议论纷纷。

    “听说了吗?”一个麻子说道。

    “怎么了?”

    那麻子说道:“就是我们隔壁,那个山脚城,发生了一件大事!”

    “什么大事?”

    “官方的某些大佬出手,想占人家的铺子,直接派人砸店杀人。”

    “不是吧,真的假的,山脚城不是边城吗?”

    “是啊,附近可是有大军驻扎的,他们几个菜了,敢干这种事?!”

    “真的,听说当时好多人都看见了。”

    “我也听说了,是一个四变强者出手干的,那家店是个超凡商铺,现在已经被官府占了。”

    “我也有朋友知道这件事,那店现在都修好了,已经开始营业了,的确是给占了。”

    “抢店杀人,这是乱世要来了吗?”

    “还真难说,现在赤天圣地的确是有些撑不住了,下面好几个势力已经快要赶上来了。”

    “唉,想搬家了,咱们四花城可就在隔壁啊,一旦出事,最先遭殃的可就是我们。”

    “搬家?能去哪?去其他圣地治下?”

    “还真别说,我一个亲戚就有门路去九灵圣地。”

    “真的么大哥,加个传讯号呗!”

    “还有我!”

    “……”

    好好的,楼越来越歪。

    不过随着时间的不断流逝,这个事隐隐有扩大的趋势。

    因为害怕而搬家的人越来越多。

    这可不是普通世界,是存在超凡的,而且普通人都知道,只要出事,还涉及到超凡,那就不是小事。

    那是有很大几率抄家灭族的大事。

    现在也不是以前,没什么故土难离的情结。

    有什么事,能比家人的安全重要吗?

    死在荒兽嘴里,那还是保家卫国,死在异界,那也是为了开疆扩土。

    死在大街上?

    死在被窝里?

    那简直是要憋屈得死了还要再死一次的。

    有条件的,肯定得搬家。

    而这些有条件的,往往还有影响力,他们一动,可就起了带头作用了。

    搬家的人,也是开始越来越多。

    “这小子竟然还没回去,难道是出事了吗?”范忠心中有些担忧。

    不过很快,他就苦笑起来。

    他自己都被通缉了,哪还管得了那么多。

    稍微侧了侧脸,直接离开原地。

    他不能长期的保持正脸在一个方向,也不能在一个地方长久驻足。

    这是一个资深的地下工作者的工作经验。

    没多久。

    他来到一栋老旧的公寓楼。

    刷脸,门打开,迎面走来一个女仆装的人偶,“欢迎老爷回家!”

    “家里最近怎么样?”

    “回老爷,还是没有人过来租房子,没有收入,我们要上街乞讨了。”

    “不用担心,老爷我还有些余粮。”

    女仆装人偶双手一拍,“那太好了,老爷,今晚我们吃水晶猪肘子怎么样?”

    “不好,没钱。”

    “果然,我们还是要上街乞讨了。”

    女仆装人偶一脸沮丧,“老爷那么丑,应该是讨不到钱的,难道要我牺牲色相吗?

    不行,老爷那么丑,为了他,太不值得了。”

    范忠越是听,脸越是黑,这个臭小子,到底给她加了什么程序。

    是要疯了吗?

    我丑?

    想当年,谁还没有一个十八岁的青葱岁月?

    他直接伸手点开了系统,恢复了以前的老版设置。

    “老爷,要喝茶吗?”

    “嗯。”

    “千源红枣茶?”

    “嗯。”

    女仆装人偶点了点头,转身就走,范忠见此,神情满意了。

    这才是一个女仆应该有的样子嘛。

    ……

    赤天圣地,九泉飞鹤峰。

    浩瀚的大海上,一座浮空的巨岛缓缓自转着。

    巨岛周围,一只只灵禽飞舞环绕,岛上奇珍异兽奔腾,珍惜灵植也是郁郁葱葱,枝繁叶茂。

    一座通体晶莹的阁楼,耸立在巨岛的最中心,雕栏玉砌,气势巍峨。

    一个牌匾,挂在阁楼上,上面写着:九泉殿

    整个阁楼的顶层,是一个观景亭似的跃层,没有墙壁,视野开扩。

    可以非常清晰的观看到周围整个巨岛的风貌。

    周围弥漫着大量的白雾,上升到天空,变成无数的云层,将周围笼罩。

    整个浮空岛,仿佛置身于天穹的深处。

    阁楼不远处,是一个淡水湖,一条条的小河道贯穿整个浮空岛,最终流下。

    如九天的银河,从水汽中穿透而出,倾泻而下,滂沱的注入到下方的大海之中。

    这一下,瞬间就完美了。

    水汽升腾,聚云于湖泊之上,雨落为水,注入小河,再次奔腾入海。

    整个就给盘活了。

    一个七八十岁的老者,满头的白发,如银丝般富有光泽,躺在湖边的躺椅上。

    身上穿着一件普普通通的长袍,容貌也是普通。

    这种人,不算修为的话,扔大街上,二十四小时后就得报失踪人口的。

    找不到!

    太普通太平凡了。

    “长老!”

    “什么事?”

    葛青山嘴巴都没动,话已经传了出来。

    站在不远处的,正是高冷的沈馨,只见她说道:“事情出了点变化。”

    “怎么回事?”葛青山皱了皱眉。

    沈馨走近几步,递过去一个精致的平板,“长老,还是您看吧。”

    葛青山接过平板,不断滑动。

    不到一分钟,平板就直接被他给捏碎了。

    “你们就是这样办事的?”

    “请长老责罚!”

    葛青山胸膛微微起伏,“派出人手,一定要找到人接手铺子,平息事件,让一切回归正轨!”

    些许谣言他不怕,怕的是有人借机搞事。

    这种事情,要是被人抓住了机会,一条接一条的玩起了接龙。

    整个赤天圣地还不得乱套了。

    传出去,赤天圣地的脸还要不要了。

    葛青山看向沈馨,“那个李世生,家族搬迁,人……处置了吧,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是,长老!”沈馨心中一颤。

    她其实也是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太出乎人预料了。

    找回东西,竟然派了一个脑残大嘴巴。

    砸了店,最后却是一无所获。

    原本以为迅速修好铺子,等人接手,再给点赔偿,一切就过去了,结果,人没了。

    找不到了,失踪了。

    最后事情闹大,竟然因此要死一个星纹阶符纹师。

    人生如戏,她这一趟可真是学到了。

    ……

    而正当山脚城沸沸扬扬的时候。

    苏文此时,却是深入了百万大山的外围林区,身形小心翼翼的来到一座巨峰下。

    他抬头看过去,半山腰那里,三只虎崽正在嬉闹。

    一只娇小一些的斑纹巨虎,正趴在一块望风石上眯着眼睛晒着太阳。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jsgs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