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游小说 > 欢迎回档世界游戏

欢迎回档世界游戏

一百八十九章·“苏明安不会失败”(“幽幽奈夜子”舵主加更)

作者: 封遥睡不够

    【02.此进度条仅计算“玩家当前持有积分量”及“玩家当前战斗力”之和,包括下场玩家及休闲玩家。

    【03.当下场玩家死亡,被清空积分和战斗力,会相应减少进度条值。当休闲玩家决定下场,被清空积分和战斗力,也会相应减少进度条值。】

    【04.距离世界游戏结束还余:311天】

    【05.当前进度值:20%】

    ……

    苏式早就知道,一年期的游戏结束,如果全体人类积分不够,会进行全体抹杀。

    但这个判定她一直不清楚,是计算的过程量,还是最终量。

    现在看来,是最终量,是那个时刻到来时,还存活着的所有玩家的积分和战斗力总和,包含下场的冒险玩家拥有的,也包含未下场玩家拥有的。

    【冒险玩家】在死亡时,会被清空积分,回归主神空间。他们要经过一系列主神空间的任务,比如做点攻略,看会直播后,才能继续带着一身白板实力下场。

    当然,他们也可以选择就此成为【休闲玩家】,只有拥有了【休闲玩家】这个写在个人信息界面的身份,他们才能通过副职业、水攻略等获得积分,但一旦要选择再次成为【冒险玩家】,去下场参加世界副本,他们就要被清空一切后才能继续下场。

    如果是那种经历几个世界,选择暂时休息一个世界的冒险玩家,是无法通过休闲玩家的任务获得积分的,他们也不必被清空实力才能再次下场。

    这有一些是早在开幕式时,就被老板兔宣告明确的规则,而在后续的试验中,也被论坛中人渐渐补全。

    所以,在明确放弃【冒险玩家】身份,选择成为【休闲玩家】后,苏式和秦泽也渐渐没了再次下场的心思——他们好不容易赚了那么多积分,可不愿意被清空一切再去冒险。

    而现在,进度条也在告诉她——最终决算时,计算的是最终量。

    换句话说,途中被清空的积分,不算在内。

    “你想到了什么?”苏式抬起了头。

    “固化。”秦泽说:“这样一来……愿意下场的人只会越来越少。不少人只会在苟了一两个世界后就带着几百的积分回归,不再下场——因为一旦再下场,就可能因为死亡清空一切。他们更愿意保留自己冒险一两个世界挣来的积分,而后作为休闲玩家安全地将积分积攒保留下去。”

    “——但我更担心一个事情。”他说:“开幕式上,老板兔说过,积分越高所占权重越大,我在想,一旦榜前玩家在哪个世界中失败,那损失的进度值……”

    “不会的。”苏式说:“苏明安不会失败。”

    “这个我知道,我是说其他玩家。”秦泽说:“第五世界中,榜前的鸢尾失败,被清空了一切,我不知道因为她,进度条损失了多少。”

    “我是害怕主办方玩阴的。”他继续说:“它看的是最终进度值,如果说最后几个世界非常难,难到榜前玩家全部失败——那进度值,会出现瞬间暴跌的局面……”

    苏式骤然反应过来。

    她的后背出现了绵密的冷汗。

    虽然看现在的进度条,20%,似乎十分乐观。离时间结束还有三百多天,足够他们把积分冲上100%。

    但它是计算的实时积分,且排位越高权重越大。

    如果,有一次副本,榜前玩家集体滑铁卢的话……

    “主办方应该不至于这么做吧。”苏式抹了抹额角的汗,她的目光有些颤抖:“从一切的表现来看,它似乎足够公平,不会做这种最后副本设坑的事。”

    “谁知道呢。”秦泽耸耸肩:“在他们眼里,我们只是蚂蚁。你见过孩子会因为什么公平就不去玩它了吗?”

    “如果说在主板方之外还有绝对的规则限制的话……”苏式抿了抿唇,而后突然释然般地松了口气。

    她看向窗外,窗外是一片湛蓝的天空,天色很好,从这儿可以看全整片CBD方形钻石般的建筑,在天光下镜面般闪闪发光。

    “算了,这些都是我们无法想象的事——这个程度的人类怎么可能和主办方作对呢,我们还是只能按照他们的规则做事。”她看着窗外的景色,看着街道上蚂蚁般大小行走着的人们,笑了笑:“还不如想想现在,见了明安……我该说些什么好呢。”

    她撩了撩耳边的碎发,耳尖和面色都现出浅淡的红霞,似乎在这一插曲之下,不再追究之前秦泽冒犯的事了般,她回到座位上,点开了世界论坛。

    每当大事来临,世界论坛总是人们第一时间光顾的地方。

    世界论坛似乎被主办方“装修”过,看上去倒没有那么一开始那么横平竖直,在点开后,还会出现一个短暂的加载界面,面板上刻意美化过的Q版老板兔,对着看着它的玩家露着看似纯洁友好的笑。

    天平在它肚子上短暂地摇摆了片刻,而后一切都消散开来,世界论坛的界面云雾拨开般完全展现。

    首页之上,最明显的,便是一系列的【全体人类进度条】的热点帖。

    人们非常善于跟进实事,除了一条条帖子,世界论坛右下角新增的【话题实时讨论区】也不断上涌着人们的聊天:

    【进度条到现在才出现,我还真以为主办方要设置一个完全不可能的数值,就为了看我们绝望呢!】

    【老天,进度值居然有百分之二十!真是太好了!看起来完全没有难度!】

    【确实,原本我还天天担惊受怕,生怕时间到了所有人都他娘的要完蛋,没想到主办方竟然这么友好,真是可喜可贺!】

    【这样一来,我似乎也不用那么着急着下场了,按照现在的进度,休闲玩家储存的积分反而更安全一些……】

    【三十人团征收锻造类副职业玩家,直接私信,都可+++】

    【冒险玩家随时可能被清空积分,一点都不稳定,休闲玩家就像一个个保险箱,不会因为死亡而清空一切,所以那些实力不太行的人还不如成为休闲玩家慢慢积累,免得下场突然就死了,没一点意义。】

    【我好像突然明白第一世界里第一玩家说过的“分级”的定义了——什么人该做什么事,与其次次下副本次次死亡清空实力,还不如安安心心待在主神空间成为休闲玩家积累积分。这人真是永远有先见之明,居然都直接预料到了现在的机制……不会真的是主办方派来的吧?】

    【可恶,没人心疼鸢尾小姐姐吗?自从她在第五世界死了之后就再没声音了,帖子也不更新了,她到底怎么样了……】

    【……】

    苏式迅速浏览着人们的讨论。

    由于进度条才刚刚出现,不少人眼界尚浅,即使讨论得很热烈,也暂时还没想到苏式和秦泽刚刚说到的问题,但很快,一些热点帖便对情况进行了总结。

    【(精)关于全体人类积分及战斗力总和进度条的分析】

    一条热度极高的帖子,出现在了她的视野中,这个似曾相识的标题格式,让她想起了早在世界游戏刚开始时极为火热的一条帖子。

    一点开,果然还是匿名发布,这位玩家似乎一直做好事不留名,只默默在论坛上留些极有先见之明的分析。

    明明进度条才是刚刚出现,这个玩家就迅速发布了一条极为详细的帖子,苏式都不知道这个人是怎么做到总结那么快的。

    她拉下帖子,浏览了起来。

    【各位安好。

    就在刚刚,世界游戏发布了一条更新提示,我们一直在担心着的“总体积分不够全体抹杀”机制,也渐渐于我们眼前明晰。

    主办方似乎没有将其彻底藏起来的意思,而是将其明确地展现在了所有人面前——这是否也意味着,我们担心的“掀桌子”“主板方只是为了戏弄人类”的事情,或许有了转机?

    一个游戏,有了明确的规则和胜负条件才值得让人期待。

    而现在,我们正在期待着这场游戏的终局。

    我相信,以目前的进度情况来看,即使存在着一些危机,最终迎接我们的,大概率会是全体人类的胜利——首先先恭喜一下我们,哪怕只是我美好的期望。

    当然,面对这种机制与进度,在兴奋之余,我们也要有所警惕……】

    接着,苏式便看见,这位玩家列出了数条警醒玩家的建议,内容与她刚才想到的无差。

    TA也是建议,让适合下场的去成为冒险玩家,不适合的便安心成为休闲玩家积攒积分,不要在两者之间反复横跳,在切换身份间平白无故被清空许多次积分。

    TA也提出,由于并不知道休闲玩家与冒险玩家积分占比有何不同,战斗力究竟怎么计算,还是建议能下场的尽量下场,至少经历一两个世界,带着一身战斗力回来。

    同时,TA做了个总结,认为“从此以后,道德绑架的情况会渐渐减少”,因为人们清晰地明白了,榜前的冒险玩家真的很重要,被他们击败的人也只是“不适合成为冒险玩家”。

    TA还说,因为目前不清楚权重的机制,这些建议后续还会进行调整,来帮助大家更好推进进度条。

    毕竟,所有人,无论是下场还是不下场,在这个机制推出后,都是为了全体人类挣积分,并不分什么高低贵贱。

    同时,TA也提出了一个崭新的观点……

    ……

    “全体人类进度条?”

    行走着的苏明安迅速抬起头,他看着疯狂飙过的弹幕,也看见了在视野中那一管血液般的进度条。

    “进度,百分之二十?”

    他有些惊讶。

    但很快,他便迅速从弹幕详细的描述中总结出了许多,包括弹幕没提到的一些可能存在的现象。

    ——这个百分之二十,看起来似乎不是那么乐观。

    尽管主神空间现在的许多人们为此欢欣鼓舞,庆祝着人类的未来,所有人也像一瞬间找到了指向标,为过去的努力而感到兴奋值得。但他却知道,这一切并没有那么简单。

    【固化】。

    【身份】。

    【冒险玩家】与【休闲玩家】。

    在这种机制下,原本挣扎着冒险的人们只会更加安心于安逸,尽管为了最后他们自己的排位,他们依然会想尽办法提升他们自己,但没了时刻亮在头上的全体抹杀危机,人类只会渐渐放松自己。

    ……虽然对他而言,这是个不错的消息,这条机制自动帮助人们自我定位,筛选适合冒险的人。道德绑架的情况也会减少,关注着他的目光也会越来越重。

    但这样的机制下,榜前玩家的压力会极其之大,因为他们一旦失败,对于整条进度,都是一个大损失。

    而对于那些排名靠后的水平线上下玩家,压力则骤减,因为他们就算失败也可以重来,在没了抹杀压力后,他们可以以更加轻松的姿态对待这样的“游戏世界”。

    宛如一个有了死亡痛苦的穿梭异世界游戏,人们或许会害怕痛苦,但不会像以前那般压力颇重,十分恐惧它。

    他还记得在第一世界时人们的表现——因为害怕第一次的死亡,人们像是疯了般地要挣扎求生,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对于副本的态度也越来越随便。

    他在一次浏览论坛时,还偶然看到,有着不少的“体验死亡组织”,“极限运动组织”,“异世界跑酷组织”,下场疯狂作死,或是在一些高地极限运动,体验这种生与死之间的刺激感。他们将他们自己的死亡画面录屏,传到论坛上,收获不少粉丝,还开了问卷,问粉丝“下次想看他们怎么死”。

    也有一些人,用各种方法召唤老板兔,跳大神,摆祭台,砍广场雕像,自残,剖腹,跳广场泉水里溺水,甚至大声辱骂主办方,他们像是放开了自我一般,完全不惧死亡,面对痛苦还能放声大笑。

    人类总是丰富多彩。

    在这样的世界里,一切都有可能发生。

    苏明安揉着太阳穴,思考着这个进度条可能带来的变动。

    而后,他看见了一些弹幕:

    【第一玩家不会真的是主办方派来的吧……论坛上有人细细分析了他的一切理论,还有灯塔理论中的【分级】,真的和主办方希望的情况一模一样……】

    他愣了愣。

    紧接着,像是被水军操控了一般,一条接一条类似的弹幕出现。虽然在一片讨论声中,这些弹幕并不起眼,但数量一多,便容易让人看见。

    【苏明安排位是最高的,积分和战斗力占比也那么重。如果他最后一个世界故意失败,让进度条暴跌……】

    【也不一定是主办方派来的,万一他的特殊身份给了他什么好处呢?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和那些npc过于亲近,每一次分配的身份也很特殊。哪怕面临绝境,也总有观测者或者其他特殊身份的玩家来帮他……】

    【他对副本过于了解了,第五世界更是这样,似乎一切路线都像规划好了一般,一天天进行地水到渠成。】

    【一个普通学生能做到这个地步?我真不信,我真不信他的身份会是表面上的那样。】

    【即使他没有受到主办方的指使,他这么不合群,又夺了那么多玩家的资源,一旦失败,不知道要有多少人去填他的漏洞……】

    【……】

    苏明安看着这些弹幕,而后移开了视线。

    在他的视线所及之处,一颗枯萎的榕树般的树下,肩上停驻着血红蝴蝶的青年正静静注视着他。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jsgs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